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福州方言在英语语法习得中的负迁移和教学策略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11-22

  摘    要: 以福州市闽侯县青圃中学七年级段学生英语语法习得作业为对象,运用查阅资料、访谈、调查等方法,从词汇、句子结构层面进行对比分析,进而提出英语语法学习中规避福州方言负迁移的合理化建议,为英语教师开展语法教学提供可靠借鉴。

  关键词 :     福州方言;英语语法;语言迁移;

  Abstract: Taking the English grammar acquisition of the seventh graders in Qingpu Middle School in Minhou County of Fuzhou as the object, the study makes a contrastive analysis from the level of vocabulary and sentence structure by using the methods of consulting materials, interviews, investigation and so on; furthermore,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reasonable suggestions to avoid the negative transfer of Fuzhou dialect in English grammar learning, so as to provide some ideas for English teachers to carry out grammar teaching.

  Keyword: Fuzhou dialect; English grammar; language migration;

  方言是一种语言的变体,现在语言学界通常把方言分为两种:“一种是地域方言,一种是社会方言。”[1]福州方言属于闽东方言,是闽东次方言的代表。与其他汉语方言相比较,福州方言不仅在语音、语法、词汇等方面别具一格,还保留了大量古汉语的特点,是一个巨大的语言学术宝藏。

  根据已有的研究,发现关于福州方言对英语语法学习产生负迁移的研究成果较少。本文根据语言迁移理论,结合福州地区学生的英语语法学习情况,通过查阅资料、访谈、调查等方式,分析福州方言对英语语法产生的干扰,并据此提出有效对策以期减少福州方言对英语语法习得的消极影响。

  一、迁移理论研究

  语言迁移是语言学研究领域的重要理论,这一概念最早由R.Lado于1957年提出。1989年,Od1in提出“迁移是先前所习得的(也许是不完美的)由目标语和其他第二语言之间的相似及差异产生的影响。”[2]行为主义理论认为,“通常是第一语言对第二语言产生迁移;当第一语言与第二语言有相同的形式时,就会产生对学习有利的语言习惯转移,这种第一语言对第二语言习得的促进作用,就是正迁移;当第一语言对第二语言习得起阻碍作用时,就是负迁移,也叫干扰。”[3]根据迁移理论,学习者原有的习惯会影响新习惯的养成。对于第二语言学习来说,母语的特性往往会被迁移到第二语言的学习中。学习者大脑中已形成的母语规则会干扰第二语言学习的顺利进行。这种干扰作用在第二语言的语音习得方面尤为突出。[4]
 

福州方言在英语语法习得中的负迁移和教学策略
 

  三、福州方言在英语语法习得中的负迁移

  综合语的特征是运用形态变化来表示语法关系,拉丁语、德语及古英语等都属于这类语言。现代英语是从古英语发展而来的,仍保留了古英语的某些特征。汉语属分析语,不用形态变化而用词序及虚词来表达语法关系。[5]闽方言是汉语方言的七大分支之一,故福州方言也是分析语。福州方言和英语既有相似性,也存在着许多本质上的不同点。语言学家发现错误有两类:一类是规则使用正确,但是表达的形式不对或者是用得不到位;另一类则是发明性错误,学习者把一语和二语的规则结合起来,制造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既不符合一语的规范也不符合二语的规范,结果既不被一语所接受,也不被二语所接受。[6]而福州地区学生学习英语语法时容易犯第二类错误,将福州方言的语法规则和英语的语法规则相结合,创造一种“二不像”的错误语言。福州方言语法负迁移主要表现在词法层面负迁移、句法层面负迁移等两方面。

  (一)词法层面负迁移

  英语和福州方言属于不同的语系,表达的各个层面上均存在差异,其差异主要表现在句法和词法层面,而词法层面则体现得尤为突出。由于受福州方言行文规律的负迁移影响,福州方言区的学生在英语表达时,常常会把母语的词法表达习惯迁移到英语中。

  1. 名词使用问题

  中国式英语是指中国的英语学习和使用者由于受到母语的干扰和影响,硬套英语规则和习惯,在英语交际中出现的不合规范英语或不合英语文化习惯的畸形英语。[7]许多福州地区的英语学习者在对名词进行翻译时经常带有明显的汉语痕迹。例如:“茄子”用福州方言说是“紫菜”故容易被翻译成“purple vegetable”;“海带”用福州方言说是“海菜”故容易被翻译成“sea vegetable”。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

  福州方言中名词的复数形式通常是在前面加表数量的修饰词。因此学生对名词数的变化还没有形成惯性思维。如果按照福州方言表达习惯去判断英语名词的可数与否,会频繁出错。

  2. 人称代词的使用问题

  福州方言和英语在内部形态上存在一些差异,主要体现为格范畴和三身代词“伊”的使用。格范畴是人称代词的重要范畴。英语的格范畴包括主格、宾格、所有格三类。福州方言没有“格”这种语法范畴。此外,福州方言中的“伊”等同于汉语方言中的“它”“他”“她”,据此对应“it”“he/him”“she/her”如:

  例1:She is very cute.伊野可爱。(它很可爱。)

  例2:I love he.我中意伊。(我喜欢他。)

  分析:例1、例2虽都是用福州方言的三身代词“伊”,但例1中“伊”指的是“它”,故例1改成“It is very cute”。例2中“伊”指的是“他”,且处于宾语位置,应使用宾格“him”。例2应改为“I love him”。

  3. 程度副词的使用问题

  在英语中,需表达“最……”这样的概念时,一般要使用“the”+形容词或副词的最高级形式。英语中最高级意义的表达通常有以下两种形式:一是以“y”结尾的单音节词和少数双音节词词尾加“est”;二是其他双音节词和多音节词前面加“the most”。[8]福州方言是分析性语言,缺少形态变化,主要通过虚词和词序表达语法意义和语法关系。在福州方言中,在表达“最……”这样的概念时,也可说“最”,但更多时候是使用已经副词化的序数词“第一”。[9]如“最好”——福州方言中说“第一好”;“最快”——福州方言中说“第一快”等等。

  例1:This rope is first short.这条索第一短。(这条绳子最短。)

  例2:He is first clever.他第一聪明。(他最聪明。)

  分析:由于受到母语负迁移的影响,福州方言区学生在程度副词的使用上出现了不合英语语法规则的表达形式。在英语中,需表达“最……”这样的概念时,需牢记这两种通常的表达形式以及其他几种特殊形式。因此,例1应改为“This rope is the shortest”。例2应改为“He is the most clever”。

  (二)句法层面负迁移

  句法学是研究语言的不同成分组成句子的规则或句子结构成分之间关系的一个语言学分支。由于福州方言的干扰和对句法规则的模糊认知,福州方言区的学生在写作和口语交流时,常常会把福州方言中的句法规则迁移到英语表达中,所以常常出现以下几种问题:主语错乱、搭配不当、省略be动词。

  1. 主语错乱

  由于福州方言和英语的语法规则存在差异性。受福州方言的影响,英语学习者会不自觉地把母语中的语言规则运用到英语的表达上,导致语法错误的出现。如:普通话谓语动词带受事宾语,一般是动词在前,受事宾语在动词之后。英语也是如此。而福州方言是将受事宾语提到谓语前。[10]

  例1:My rice have eaten.我饭食了。(我吃过饭了。)

  例2:Today,my books have read.今天,我书读了。(今天,我读书了。)

  分析:由于受到福州方言受事宾语提到谓语动词前的影响,福州方言区的学生对句中主语存在模糊认知和理解误区。例1的主语应为“我”。例2的主语也应为“我”。因此,“My rice have eaten.”应改为“I have eaten rice.”。例2“Today,my books have read.”改为“Today,I have read books.”。

  2. 搭配不当

  每种语言均有其独特的词汇搭配,这种搭配的产生基于各民族社会心理的语言习惯,由传统遗留下来,无法从逻辑上予以解释,外国人不可能通过类比而想到这种搭配。[11]在进行词汇搭配时,由于福州方言和英语之间存在历史文化,风俗习惯等方面的不同,福州方言区学生容易把当地方言中的词汇翻译成英语,从而形成方言地域式的英语表达方式。如:

  例1:My stomach is empty.我肚子很空。(我肚子很饿。)

  例2:You should eat plenty of hot water.你要多吃开水(你要多喝开水。)

  分析:例1应该为“I get really hungry”。例2应改为“You should drink plenty of hot water”。受福州方言词汇搭配负迁移的影响,福州方言区学习者的英语表达中出现了不少此类错误。如:“eat tea”(吃茶)、“dry mouth”(嘴巴干)等等。

  3. 省略be动词

  在英语中,“be”动词是较为复杂的一类动词,其使用频率高,语法范畴广。与之相比,福州方言中的“是”则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用法,不用涉及到各种句型、语态、时态。在判断句中起判断使用的“是”在福州方言里经常被省略。[12]受福州方言行文规律负迁移的影响,福州方言区学生容易把这种省略判断词“是”的思维方式带入英语表达中,造成表达错误。

  例1:This my sister.这个我妹。(这个是我妹。)

  例2:That my dog.那只我家狗(那只是我家的狗)

  分析:英语中的“be”动词相当于福州方言中的“是”。两者语法规则之间存在差异,使得福州方言区英语学习者很容易遗漏be动词。因此例1应改为“This is my sister.”。例2应改为“That is my dog.”。

  四、教学策略

  (一)合理利用母语的正迁移

  认识到语言迁移的重要性后,教师在授课的过程中应当有意识地培养学生们的迁移意识,这样能够让学生学习得更加扎实牢固,提高学习质量和语言的应用能力,实现汉语语法到英语语法的有效转化,努力实现语言的正迁移作用。[13]福州方言是福州地区英语学习者的“第一母语”,时刻对他们的言语习惯、行为模式产生影响,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第二语言的习得。教师在开展英语语法的教学过程中,应充分认识到福州方言的正迁移作用。例如:在福州方言中,几乎所有带脑袋的动物都可用“头”计量,无须纠结量词的搭配问题。而在英语表达或翻译中,表动物的名词也可用“head of”直接修饰。如:a head of sheep;a head of horse等等。福州方言和英语属于不同的语言体系,但在量词“头”(head)的用法上却有共通之处。明确二者的相似处将有助于英语学习者在英语表达习得中的正迁移。因此,教师应在课堂中强化福州方言的正迁移作用,弱化对英语语法的负迁移作用,引导学生借助固有的母语思维学习英语,留心观察、总结福州方言和英语之间的相关性。

  (二)巧妙运用对比法

  在英语语法的学习过程中,福州方言区的英语学习者有时会用福州方言的惯性思维而导致语法错误。因此,在英语课堂中,教师应尽可能将对比分析法应用到英语教学中,给学生讲解福州方言与英语的差异与特性。教师还应当激发学生对英语学习的兴趣,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自主地比较两种文化的相似性和差异性,进而发现两种语言语法之间的差异。

  (三)教学模式创新化,教学手段多样化

  要想让学生全身心融入课堂,就必须让课堂“活”起来。王静认为,要想让英语课堂“活”起来,必须树立新的教学观念,改革旧的教学模式,优化教学环节,活跃教学气氛。[14]随着时代的变迁,教学观念的转变,教学模式的改革也应与时俱进。在方言地区的英语语法教学课堂中,教师应真正地把学生作为学习的主体,让学生在受教育过程中能够积极参与到课堂中来,真正做到授之以渔而不是授之以鱼。除此以外,多样化的教学手段也是快速掌握语言知识的有效手段之一。将多样化的教学方法应用到英语语法课堂中,使原本枯燥晦涩的英语语法变得生动、有趣,这不仅能快速提升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还有助于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拓宽学生的英语学习思维。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英语教师应采用多元化教学手段,如:多媒体教学法、翻转课堂教学法、情境教学法等。教师利用这些教学方法能够更迅速地将语法知识输送给学生,使学生充分了解语法体系。

  五、结语

  福州方言和汉语分属于两个不同的语系,存在很大的差异,致使母语负迁移问题突出。减少福州方言负迁移对于福州方言地区学生学习英语所造成的障碍是英语教师的责任。因此,在初中英语语法课堂中,教师应积极探索有效的教学手段,帮助学生克服母语的负迁移影响,学会说、写地道的英语句子。英语老师在教学时应尽可能介绍相关的背景知识,以便学生能将新旧知识联系起来,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起到为学生的思维发展和能力培养穿针引线开路搭桥的作用。[15]与此同时,教师还应该将汉英对比分析理论与翻译理论相结合,避免学生机械地套用汉语思维,同时也要记录学生所犯的典型错误,进行分类,并集中讲解。

  参考文献

  [1]郭熙中国社会语言学[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9.
  [2] OdlintLanguage transfer.cross linguistic influence in language learning[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3]王宏军吴方言对英语语音产生负迁移影响的变量论析[J]嘉兴学院学报, 2007(5):81-86.
  [4]邱艳芳闽西客家方言对英语语音学习的负迁移及其对策[J]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17,19(3):64-66.
  [5]连淑能略谈汉英语法特点[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3(3)113-125.
  [6]李筑萍.二_语习得中的错误分析[J]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05(1):42-45.
  [7]文中中国英语与中国式英语[J].外语教学与研究, 1993(4):18-24.
  [8]张道真实用英语语法[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5.
  [9]林寒生闽东方言词汇语法研究[M]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02.
  [10]胡壮麟.语言学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
  [11]梁守锵法语搭配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12]陈泽平福州方言研究[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8.
  [13]马建强.论语言结构的两个维度及其相互关系并比较英汉两种语言的结构特点[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2011(12):69-71.
  [14]王静中学英语课中的素质教育[J]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01(3):78-80.
  [15]明勇.对大学英语教学现状的一些思考[] 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03(2):66-67.

上一篇:初中英语阅读的现状和教学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