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罗布泊野骆驼分布和种群特点探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5-18

  摘    要: 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当今世界残存纯血统野骆驼种群主要分布区域,也是野骆驼模式标本产地。随着自然生态环境变化,特别是受人类活动影响,野骆驼分布区域及数量、生境质量都随之发生了变化。本文分析了野骆驼变化因素影响,提出较合理的野骆驼保护对策,对进一步掌握罗布泊野骆驼活动区域、生活规律,以及改善野骆驼生存环境,实现野骆驼种群数量持续增长,由濒危物种降至易危物种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 罗布泊野骆驼; 分布区域; 种群; 变化;

  Abstract: The Lop Nur wild camel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is the main distribution area of the remaining pure wild camel species in the world, and also the type specimen producing area of wild camel. With the change of natur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especially influenced by human activities, the distribution area, quantity and habitat quality of wild camels have changed.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influence of wild camel's changing factors, and provides a reasonable protection strategy for wild camel, which will play a positive role in further grasping the activity area and living law of wild camel in Lop Nur, improving the living environment of wild camel, realizing the continuous growth of wild camel population and reducing the number of endangered species to vulnerable species.

  Keyword: Lop Nurwild camel; distribution area; population; change;

  野骆驼是世界极度濒危珍稀物种,起源于北美洲,经历长期自然环境演变生存至今,具有陆地脊椎动物活化石价值[1,2]。1876年,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在罗布泊获取3具野骆驼标本,罗布泊地区成为世界上发现野骆驼的模式产地和野骆驼的“种质基因库”[3,4,5]。

  1995~1999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约翰·海尔与新疆环保科研所研究员袁国映等合作,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家环保总局和新疆环保局的支持下,对以罗布泊地区为主的野骆驼分布区域进行为期5年的科学考察。经多年调查估算,罗布泊地区野双峰驼不足500峰,全世界野双峰驼种群数量不到1 000峰,且主要分布区域已向南移至阿奇克谷地和阿尔金山北麓[6]。
 

罗布泊野骆驼分布和种群特点探析
 

  随着保护区规范化管理日臻成熟,特别是实施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专项行动以来,有效遏制了保护区内人为活动,野骆驼的栖息环境得到保护,种群结构健康稳定,数量稳中有升[7]。本文通过分析对比多年统计数据,分析研究野骆驼主要分布区域、种群状况、栖息环境、变化因素,掌握其变化规律和趋势,提出科学管理对策,对于建设示范性保护区,实现野骆驼种群数量恢复性增长,使之由濒危物种降至易危物种具有积极作用。

  1、 保护区概况

  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保护区)位于新疆东南部,是新疆面积最大的干旱荒漠类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始建于1986年,面积1.5×106 ha;2000年5月,更名扩界,面积7.8×106 ha;2003年6月,保护区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3年7月,环保部正式发布保护区调减后面积为6.12×106 ha。保护区地理坐标N38°42'~42°25’,E89°00’~93°30’,包括罗布泊北部的戛顺戈壁和南湖戈壁、库鲁克塔格山东段、东部阿奇克谷地和东南部阿尔金山及若羌库姆塔格沙漠。保护区跨吐鲁番市、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哈密市,与甘肃和青海的部分区域毗邻。核心区面积1.31×106 ha,缓冲区面积1.64×106 ha,实验区面积3.17×106 ha,见图1和表1。

  图1 保护区功能区划图
图1 保护区功能区划图

  Fig.1 Reserve function zoning map

  表1 保护区各地州和功能区面积
表1 保护区各地州和功能区面积

  2 、保护区野骆驼种群数量及变化

  2.1 、数量

  野骆驼是世界上骆驼科真驼,属唯存的野生物种,目前全世界仅分布于我国新疆与甘肃交界处及中蒙边境地区,全球野骆驼数量不到1 000峰,濒临灭绝[8]。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已将其作为极度濒危物种列入红皮书,国际贸易公约(CITES)将其列为Ⅰ级濒危物种,我国也将野骆驼列为国家Ⅰ 级保护动物[9]。

  世界上2/3的野骆驼分布在新疆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保护区自成立以来,开展了数十次科学考察,特别是2010年,保护区联合北京林业大学、兰州大学、中科院新疆生地所、新疆环科院、新疆监测总站等科研院所,实施了大规模的保护区综合科学考察,对罗布泊地区气候、水文、动植物资源、人类活动影响等进行综合科学调查研究,基本摸清了野骆驼主要分布区域、种群数量。阿尔金山北麓一带是野骆驼活动的高热点区,北部戛顺戈壁和库鲁克塔格山一带是低热点区,罗布泊地区野骆驼的分布由南到北呈现由高到低的趋势。目前,野骆驼主要分布在阿奇克谷地及以南区域,阿尔金山北麓是其最重要的栖息活动区域[10]。

  据1995~1999年考察估算,保护区野骆驼总数400~480峰,2010年综考估算450~550峰,2010~2013年调查估算638±251峰。保护区野骆驼种群呈现恢复性增长。

  2.2 、种群结构

  2010~2013年对个体数在2峰以上的群统计显示,野骆驼群体成驼与幼驼比4.4∶1,见表2。

  表2 2010~2013年野骆驼种群结构
表2 2010~2013年野骆驼种群结构

  根据2010~2013年对大于10峰以上的群调查统计显示,随着幼驼数量的增长,野骆驼种群数量逐渐增加。种群结构较10年前趋于稳定,成幼驼比分别是3.6∶1和3.0∶1,见表3。

  表3 大于10峰野骆驼群的种群结构
表3 大于10峰野骆驼群的种群结构

  3、 野骆驼分布区变化

  1980~1985年,中科院动物学家谷景和、高行宜、周家镝等对野骆驼进行调查。野骆驼分布区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部、罗布泊北部、阿尔金山北麓、蒙古国西南部与我国新疆、甘肃、内蒙古交界的边境地带。共有2 500~3 000峰野骆驼。若按谷景和在1980~1981年考察估算的密度推算,戛顺戈壁和罗布泊土垠、白龙堆2.1×106 ha的分布区应有野骆驼1 070~1 340峰。据1985年考察(hare,2008)蒙古国西南部与我国新疆、甘肃、内蒙古交界的边境地带,野骆驼数量为650峰。1980~1981年考察估算(Zhirnov et al.,1986),蒙古国野骆驼500~800峰。

  1995~1999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约翰·海尔与新疆环保科研所等合作,连续多次对罗布泊野双峰驼考察研究,基本摸清了世界上野骆驼残存于以罗布泊为中心的4个分布区,即西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约40~60峰、北部戛顺戈壁80~100峰,东部阿奇克谷地和阿尔金山北麓260~340峰,总数约500峰。加上中蒙边境分布区根据蒙古国专家估算的380峰野骆驼,全世界野骆驼总数仅剩760~880峰。

  2010年保护区开展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对戛顺-南湖戈壁区、库鲁克塔格低山残蚀丘陵区、罗布泊湖盆区、阿奇克谷地、库姆塔格沙漠和阿尔金山北麓区域野骆驼进行综合调查,估算保护区内野骆驼数量450~550峰。

  近些年,野骆驼主要活动区域在阿尔金山北麓、阿奇克谷地、罗布泊湖盆南缘,库姆塔格沙漠南沿,库鲁克塔格东段低山残蚀丘陵。库姆塔格沙漠是野骆驼随季节变化在阿尔金山北麓与罗布泊南缘及阿奇克谷地生境岛之间来回迁徙的通道,沙漠中沙丘之间谷地时有野骆驼活动。2010~2013年调查平均估算保护区野骆驼数量638±251峰,见表4和图2。

  表4 野骆驼分布区域变化
表4 野骆驼分布区域变化

  图2 野骆驼种群数量变化

  图2 野骆驼种群数量变化

  Fig.2 Variation of wild camel population

  4 、野骆驼变化与生境质量的关系

  生态环境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着野骆驼的数量、种群结构和分布,生境质量较好的区域,野骆驼出现率较高,种群结构也相对稳定,反之则野骆驼出现率低[11]。

  比如阿尔金山北坡降水稍高,最大降雨带在阿尔金山海拔3 000~4 000 m,约100~150 mm;阿尔金山北麓沟谷中分布有较多泉水,红柳沟、红柳泉及库姆苏等地红柳、芦苇群落盖度有的可达30%~50%;海拔超过4 000 m的阿尔金山山脉冰雪融水和夏季洪水补给,使山前戈壁带植被得到水分补给,生长较好;泉水出山后渗入地下,以地下水形式穿过库姆塔格沙漠,汇聚罗布泊南缘和阿奇克谷地,形成泉水溢出带,地下水埋深较浅,植被良好,为野骆驼提供了较丰富食物,这些区域属于保护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及部分核心区,目前已成为野骆驼主要分布区[12]。尤其从近几年收集到的阿尔金山北麓水源地红外自拍相机数据可以看出,水源周围常出现大大小小的野骆驼,结构较稳定,数量逐渐增多。阿尔金山北麓由于较丰富的水源和食物,以及中央环保督察后,人类活动明显减少,成为野骆驼优先选择的生存栖息地,见表5。

  表5 阿尔金山北麓野骆驼实体数量观测统计表
表5 阿尔金山北麓野骆驼实体数量观测统计表

  5、 野骆驼变化因素影响分析

  5.1、 自然条件严酷

  保护区地处极度干旱辽阔无人区,面积大、入口多,自然条件恶劣,夏季酷热,冬季严寒,最高温55℃,地表温度可达70℃,最低温-29℃,干燥少雨、风沙肆虐。大部分地区降雨量<50 mm,干燥度大于30%~60%,极端环境给野骆驼生存和保护区管护带来很大难度。

  5.2、 狼等食肉动物危害

  保护区有狼、豺、赤狐、猞猁、雪豹等食肉动物,从近年红外触发相机拍摄结果发现,狼群频频出现,尤其对野骆驼幼仔构成一定威胁。

  5.3 、探险旅游影响

  由于古丝绸之路主要通道穿越保护区,成为考古及探险旅游热点地区,近些年人数渐增,造成对野骆驼惊扰,干扰野骆驼正常生活,缩小其活动范围。

  5.4、 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影响

  受利益驱动,保护区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给野骆驼生存带来很大压力,破坏野骆驼生存环境的原始地貌,随意占用野骆驼水源等,严重影响了野骆驼的正常活动,导致生境质量下降。近两年,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专项行动对保护区矿产勘探开发等非法活动进行全面彻底清理,确保了野骆驼生存安全。

  5.5、 道路建设影响

  目前穿越保护区的除西气东输管道外,还有哈罗公路、罗若公路、315国道、哈罗铁路、格库铁路,这些道路建设对野骆驼觅食、迁徙活动造成阻隔,使其栖息地破碎化,严重影响野骆驼繁衍生息。

  5.6 、捕猎放牧影响

  交通便利的同时,也出现偷猎野骆驼和捡石头现象。而放牧则使野骆驼和家骆驼杂交,改变野骆驼纯正血统。

  5.7、 水资源匮乏影响

  水源是野骆驼生命之源。保护区气候极度干旱,大部分地区降雨量不超过50 mm,罗布泊湖盆仅10~20 mm。阿尔金山中高山区和天山支脉库鲁克塔格山为带状降雨带,雨季有阵发性暴雨、季节性山洪。保护区蒸发量在4 000 mm以上,无常年地表径流,只出露少量盐泉,盐泉相距20~60 km,除斯米尔布拉克泉水外,其余盐泉水质均超标,且部分盐泉已干涸。

  6、 野骆驼保护对策

  6.1、 加强站卡等基础设施建设

  除三垄沙检查站外,保护区其他站卡均未发挥正常功能。在重要入口处建设站卡、设置路障非常必要,可以有效控制进入保护区人员车辆,减少对野骆驼的干扰。

  6.2 、扩大野骆驼监测范围

  红外相机监测区域目前仅限于阿尔金山北麓,建议在保护区阿奇克谷地、红柳沟、罗布泊南缘和磁海南部增设监测点位,观察不同区域野骆驼自然状态下活动等情况。

  6.3 、调整保护区功能区

  通过调查观测研究,野骆驼主要集中分布于阿尔金山北麓与库姆塔格沙漠之间的保护区缓冲区内,建议将此区域调整为保护区核心区,增加重点区域保护力度。

  6.4 、实施生态修复

  利用生态补偿款的实施保护区生态修复工程,建设完善保护区警示牌、宣传牌,修整盐泉,开挖饮水池,改善野骆驼饮水条件和栖息环境。

  6.5 、增加资金投入

  保护区属公益事业需全民参与。通过实施相关项目及非政府组织、社会团体、国际组织等多渠道筹措资金,为建设国家级示范性保护区提供资金保障。

  6.6 、建设野骆驼救护研究基地

  建设野骆驼救护研究基地,救助受伤野骆驼,伤好后放归野外,也可进行野骆驼习性等项目研究。

  6.7 、加大野骆驼宣教力度

  建设野骆驼宣教基地,建设标本馆、多媒体放映室等;持续开展“野骆驼保护进校园”科普活动、生物多样性保护等主题活动;制作野骆驼保护宣传片、宣传资料等宣教精品。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公众的物种保护意识、自然保护意识,增强行动自觉。

  6.8、 加强野骆驼保护执法巡护力度

  严格遵守保护区巡护监督制度,每两月开展一次保护区执法巡护,发现违法违规人类活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时查处。

  6.9 、加强保护区现代化建设

  建设远程监控系统、地理信息系统,实施重点区域无人机巡检等,实现保护区空地一体化管理。

  参考文献

  [1] 袁国映,张宇.罗布泊自然保护区[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25-30,269-275,329-334.
  [2] 程芸,袁磊,沙拉等.罗布泊野骆驼自然保护区野骆驼种群数量研究[J].新疆环境保护,2018,40(2):14-20.
  [3] 萨根古丽,沙拉,袁磊等.红外触发相机在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监测中的应用[J].干旱环境监测,2017,31(2):79-84.
  [4] 薛亚东,吴三雄,孙志成等.野骆驼的研究和保护:现状与展望[J].四川动物,2014,33(3):476-480.
  [5] 薛亚东,刘芳,张于光等.利用红外相机视频数据进行库姆塔格沙漠地区野骆驼集群行为研究的可行性[J].生物多样性,2014,22(6):746-751.
  [6] 高丽君,袁磊,张凌,萨根古丽.加强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管理的探讨[J].新疆环境保护,2006,28(1):45-47.
  [7] 高丽君,程芸,特列吾汗.巴合提.改善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的对策探讨[J].新疆环境保护,2009,31(4):20-23.
  [8] 高丽君,袁磊,于谦.罗布泊野骆驼自然保护区野双峰驼的分布与生态环境的关系[J].新疆环境保护,2003,25(1):09-12.
  [9] 周旭东,付尔登,袁国映.罗布泊极旱荒漠区的盐泉水文特征[J].新疆环境保护,2011,33(1):06-11.
  [10] 萨根古丽,张宇,袁磊等.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环境概况及其保护[J].干旱环境监测,2012,26(1):50-54.
  [11] 沙拉.哈那皮亚.极旱荒漠区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研究[J].新疆环境保护,2017,39(2):12-17.
  [12] 袁磊,马浩,程芸等.罗布泊野骆驼的家域特征及其意义[J].生物多样性,2015,23(3):314-320.

上一篇:细胞凋亡在脊椎动物再生中的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