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云南洱海浮游动物四季变化的规律与近况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03-25

  摘    要: 通过对洱海浮游动物2019年春夏秋冬四季的调查研究,探讨了洱海浮游动物季节变化规律及现状。结果表明:洱海浮游动物有3大类70种,其中轮虫43种,枝角类19种,桡足类8种;优势种以螺形龟甲轮虫、长额象鼻溞为主,螺形龟甲轮虫在春季、夏季和冬季都是全湖第一优势种,长额象鼻溞仅在秋季成为全湖第一优势种;密度季节变化具有显着差异,夏季最高218.17ind/L,秋季最低103.81ind/L,全年平均密度173.8 ind/L。在1957—2019年近60a已有历史资料中,2019年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是第二低的一年,与往年相比,浮游动物对藻类的下行效应在减弱,对湖内有机碎屑的消耗在减弱。

  关键词: 浮游动物; 季节变化; 现状; 密度; 洱海;

  Abstract: Zooplankton,as primary consumers,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ecological process of material transformation,energy flow,and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It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indicators for evaluating the service functions of water ecosystems. A total of 70 species of zooplankton were found in Erhai Lake in 2019,including 43 species of rotifers,19 species of cladocerans and 8 species of copepods. The dominant species were spiral tortoise shell rotifer and Daphnia Magna. Spiral tortoise beetle rotifer was the dominant species in spring,summer and winter,and Daphnia Magna was the dominant species in autumn. The density and biomass of zooplankton showed seasonal differences. The annual average value was 173. 8 ind/L with significantly highest density in summer( 218. 17 ind/L) and the lowest density in autumn( 103. 81 ind/L). From 1957 to 2019,the density of rotifers,cladocerans and copepods of 2019 was the second lowest year in the Lake. Compared with previous years,the downward effect of zooplankton on algae is weakening,and the consumption of organic debris in the lake is weakening.

  Keyword: zooplankton; seasonal variation; current status; density; Erhai Lake;

  0 、引言

  浮游动物(zooplankton)是指悬浮生活于水中的水生动物[1]。它们是一类个体微小、悬浮生活在水层中、游泳能力有限、不能作自主的远距离移动、靠水的浮力漂浮并随水漂流生活的脊椎动物幼体和浮游生活的无脊椎动物的总称[1]。大多数浮游动物作为初级消费者,它们摄食藻类、细菌或有机碎屑,同时又作为其他更高营养级的水生动物的食物,处于湖泊生态系统食物网的中间环节,在物质转化、能量流动和信息传递等生态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2,3],是评价水域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重要指标之一[4]。本研究仅涉及轮虫(Rotifera)、枝角类(Cladocera)、桡足类(Copepoda)三大类浮游动物。
 

云南洱海浮游动物四季变化的规律与近况
 

  1 、研究区域

  洱海(99°32'E~100°27'E,25°25'N~26°16'N)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境内,是云南省高原湖泊中面积仅次于滇池的第二大高原湖泊,是我国水质良好的湖泊之一,是生态环境部定义的“新三湖”之一,其对人类经济社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洱海浮游动物相关论文最新的调查时间是2013—2014年,但是从2016年洱海实施封湖禁渔,近几年湖内生态系统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展洱海浮游动物季节变化及现状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 、研究方法

  2.1 、采样点位

  2019年3月、6月、9月、12月4个季度采集浮游动物样品,采样点位共计11个,具体点位见图1。

  表1 洱海浮游动物种类组成
表1 洱海浮游动物种类组成

  表2 洱海各类群浮游动物物种数季节变化和占比情况
表2 洱海各类群浮游动物物种数季节变化和占比情况

  表3 洱海各季浮游动物优势种及优势度变化
表3 洱海各季浮游动物优势种及优势度变化

  2.2、 采样方法

  浮游动物定性样品采集方法:使用25号浮游生物网在采样点水面下0.5m深处以20~30cm/s的速度呈“8”字形循环缓慢拖动,拖动时间至少5min,捞取后的水样注入样品瓶,加5%甲醛进行固定,定性样品用于浮游动物种类的鉴定。

  浮游动物定量样品采集方法:采用分层采样法,按照水深分为4个水层,在表层下0.5m、中上层、中下层以及底层上0.5m处各取2.5L水样,全部用400目(孔径38um)浮游生物网过滤,把过滤物放入标本瓶中,并洗3次,所得的过滤物亦放入上述瓶中,加5%甲醛固定,定性样品用于浮游动物密度的鉴定。

  2.3 、鉴定方法

  轮虫和无节幼虫计数时,取摇匀的浓缩样品1m L,放入1m L计数框内,全片计数;每个样品计数3片,求出平均值。枝角类和桡足类计数时,取摇匀的浓缩样品5m L,置于5m L计数框内,在20倍显微镜下进行全片计数。最后按照如下公式换算成每1L水中的个体数量:

  式中:N为单位体积(1L)升水中浮游动物个体数(ind);V为采样体积(L);Vs为沉淀体积(m L);Va为计数体积(m L);n为计数所获得的个体数。

  2.4 、物种优势度计算公式

  优势度计算公式:

  式中:Y表示物种优势度;n为第i种的个体数;N为每个类群的总密度;f为该种出现的频度,当某一物种Y≥0.02时,视为优势种类[5]。

  3 、结果

  3.1 、洱海浮游动物种类组成

  调查期间共记录浮游动物3大类70种(表1),其中轮虫43种,枝角类19种,桡足类8种。臂尾轮虫、龟甲轮虫和多肢轮虫等富营养化水体的指示种多有出现[6]。

  3.2、 洱海浮游动物物种数季节变化

  从表2可知,洱海浮游动物物种数的季节变化规律呈现秋季>冬季>夏季>春季。轮虫物种数在春季最少,枝角类物种数在春季、夏季较少,桡足类季节间物种数差异不大。从各季节浮游动物组成比例来看,轮虫物种数占比最大,在夏季平均占比最大为86.1%,秋季平均占比最小为61.5%;枝角类在秋季占比最大为26.9%,在夏季占比最小为8.3%;桡足类在春季占比最大为12.5%,夏季占比最小为5.6%。

  3.3 、洱海浮游动物优势种季节变化

  优势度计算结果显示,洱海季节间优势种存在差异(表3),在春季有11种优势种,夏季有6种,秋季有5种,冬季有5种;四个季节中>0.02的物种共有13种,其中轮虫9种,枝角类3种,桡足类1种。

  螺形龟甲轮虫和无棘龟甲轮虫在四个季节都形成优势,螺形龟甲轮虫除秋季外,春季、夏季和冬季三季都是全湖第一势种;长额象鼻溞是枝角类中优势最大的物种,在四个季节都形成优势,秋季是全湖第一势种;桡足类中盔形溞和刘氏中剑水蚤在春季成为优势种,其余季节不具有优势。

  3.4 、浮游动物密度和相对密度的季节变化

  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洱海浮游动物密度具有显着差异(P=0.007),浮游动物密度在夏季最高,达218.17ind/L;秋季最低,达103.81ind/L;浮游动物密度变化范围为45.8~409.9ind/L,全年平均173.8ind/L。从浮游动物相对密度可以看出(图2),在浮游动物相对密度群落结构中,轮虫是春夏秋冬四季中相对密度群落结构占比最高的种群,枝角类在春季和秋季是占比第二的种群,桡足类在夏季和冬季是占比第二的种群。

  3.5 、历史变化趋势

  1957—1980年,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的密度有不同程度增加,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由1957年的184ind/L增至1980年的315ind/L[7,8]。

  1992—1997年,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急剧下降,由1992年的562.3ind/L减至66.6ind/L,没有明显优势种类[8],其中,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下降幅度分别为89.1%、68.4%、86.0%。

  1997—2009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数据不足,年度跨越大,趋势变化描述意义不大,但从2009年278ind/L的轮虫密度看[9],浮游动物密度2009年高于1997年。

  2009年洱海轮虫密度278ind/L[9],2010—2011年洱海枝角类、桡足类密度66.8ind/L[10],2009—2011年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在344.8ind/L左右。

  2014年洱海轮虫密度390ind/L,枝角类23.38ind/L,桡足类35.4ind/L,三大类密度合计448.8ind/L[11]。

  2019年本研究结果表明,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173.8ind/L,其中轮虫138.5ind/L,占总密度的79.7%;枝角类16.9ind/L,占9.7%;桡足类18.5ind/L,占10.6%。

  在1957—2019年近60年已有历史资料中,2019年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是第二低的一年,与往年相比,浮游动物在生态系统中的作用有所减弱,主要体现在对藻类的下行效应在减弱,对湖内有机碎屑的消耗在减弱。

  4 、讨论

  由于食物生态位的重叠,轮虫与枝角类存在食物竞争关系,在捕食压力比较低的温带水体中,枝角类通常以溞属各种类为优势,溞属各种类在与轮虫的食物竞争中都能取得绝对优势;相反,在捕食压力比较大的水体中,浮游动物通常小型枝角类、桡足类或轮虫占据优势[9]。1957—1980年洱海浮游动物枝角类以溞属长刺溞等为优势种[8],此阶段鱼类对浮游动物捕食压力比较低;1980—1997年洱海轮虫、枝角类和桡足类等大中型浮游动物大幅减少,此阶段没有明显优势种类,鱼类对浮游动物捕食压力比较大[8];2010年洱海浮游动物枝角类以溞属长刺溞、小型枝角类长额象鼻溞等为优势种[12],鱼类对浮游动物捕食压力处于中间阶段;2014年洱海浮游动物枝角类以小型枝角类长额象鼻溞为第一优势种[11],鱼类对浮游动物捕食压力比较大;本研究洱海浮游动物枝角类仍然以小型枝角类长额象鼻溞为第一优势种,但是2019年浮游动物密度远低于2014年,2019年浮游动物被捕食的压力大于2014年。由此可见,近几年来洱海鱼类对浮游动物的下行效应明显,大量捕食浮游动物,浮游动物被捕食的压力在增加。

  对于浮游动物来说,洱海属于捕食压力比较大的水体,浮游动物密度出现1997年和2019年两个低值年,1997年浮游动物密度低是因为洱海从1984年开始移植银鱼,银鱼选择性捕食浮游动物、大量捕食浮游动物,导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下降[8]。从鱼类捕食压力角度来研究2019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低的原因,大理市洱海管理局对洱海鱼类资源量的调查显示,洱海银鱼捕捞量从2017年的1014t,减少到2018年的500t,再减少到2019年的50t,从银鱼的捕捞量可以看出,三年来,洱海湖内银鱼的资源量是逐年减少的;洱海西太公鱼捕捞量从2017年的63t,增加到2018年的4500t,增加到2019年的5000t,从西太公鱼的捕捞量可以看出,三年来,洱海湖内西太公鱼的资源量是逐年增加的。西太公鱼是近几年洱海鱼类的优势种之一,是一年生的小型外来鱼类,选择性捕食浮游动物。由此可见,银鱼已经不再是导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下降的主要原因,西太公鱼成为导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降低的主要原因。

  5、 结论

  (1) 2019年洱海水体中共发现浮游动物3大类70种,其中轮虫43种,枝角类19种,桡足类8种;物种数的季节变化规律呈现秋季>冬季>夏季>春季;臂尾轮虫、龟甲轮虫和多肢轮虫等富营养化水体的指示种多有出现。

  (2) 2019年螺形龟甲轮虫和无棘龟甲轮虫在四个季节都形成优势,螺形龟甲轮虫除秋季外,春季、夏季和冬季三季都是全湖第一优势种;长额象鼻溞是枝角类中优势最大的物种,在四个季节都形成优势,秋季形成全湖第一优势种;桡足类中盔形溞和刘氏中剑水蚤在春季成为优势种,其余季节不具有优势。

  (3)洱海浮游动物密度具有显着差异,密度季节变化规律呈现夏季>春季>冬季>秋季,其变化范围为45.8~409.9ind/L,全年平均173.8ind/L。

  (4)在浮游动物相对密度群落结构中,轮虫是春夏秋冬四季中相对密度群落结构占比最高的种群,枝角类在春季和秋季是占比第二的种群,桡足类在夏季和冬季是占比第二的种群。

  (5)在1957—2019年近60年已有历史资料中,2019年洱海轮虫、枝角类、桡足类三大类浮游动物密度是第二低的一年,与往年相比,浮游动物在生态系统中的作用有所减弱,主要体现在对藻类的下行效应在减弱,对湖内有机碎屑的消耗在减弱。

  (6)银鱼已经不再是导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下降的主要原因,西太公鱼成为导致洱海浮游动物密度降低的主要原因。

  参考文献

  [1] 刘建康.高级水生生物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
  [2] 郭沛涌,沈焕庭,刘阿成,等.长江河口浮游动物的种类组成、群落结构及多样性[J].生态学报,2003,23(5):892-900.
  [3] Lampert W.Zooplankton research:the contribution of limnology to general ecological paradigms[J].Aquatic Ecology,1997,31(1):19-27.
  [4] 谷孝鸿,刘桂英.滤食性鲢鳙鱼对池塘浮游生物的影响[J].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1996(1):6-10.
  [5] Dufrene M,Legendre P.Species assemblages and indicator species:the need for a flexible asymmetrical approach[J].Ecological monographs,1997,67(3):345-366.
  [6]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流域水生态环境质量监测与评价指南[M].北京:中国环境出版集团,2017.
  [7] 黎尚豪.云南高原湖泊调查[J].海洋与湖沼,1963,5(2):87-113.
  [8] 吴庆龙,王云飞.洱海生物群落的历史演变分析[J].湖泊科学,1999,11(3):267-273.
  [9] 吴秋婷.一座季节性休渔湖泊---洱海轮虫的季节动态特征[J].湖泊科学,2012,24(4):586-592.
  [10] 杨威.洱海浮游生物生态学研究[D].淮北:淮北师范大学,2015.
  [11] 张瑶,郭宏龙,田为刚.洱海浮游动物历史演变规律探讨[J].环境科学导刊,2016,35(6).
  [12] 卫志宏.洱海控藻技术研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