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妊娠期发生腰痛的危险因素和治疗及护理措施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09-22

  摘    要: 腰痛是女性妊娠期间常见的症状,甚至持续到分娩后。尽管妊娠期腰痛很常见,但却未得到重视,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正常现象。这种忽视严重影响着孕妇的生活质量,导致孕妇孕期活动能力下降,以及产科并发症和剖宫产率上升。本文通过对妊娠期腰痛的流行病学、危险因素、治疗及护理等方面来进行综述,旨在针对影响孕妇腰痛的因素进行早期识别和干预,同时为改善孕妇腰痛情况及生活质量提供参考。

  关键词 :     妊娠期腰痛;研究进展;生活质量,

  腰痛是指腰部一侧或两侧疼痛为主,可放射到腿部,常伴有外感或内伤症状[1]。妊娠期腰痛是指孕妇孕前没有腰部疾病,而在妊娠期出现的一种孕妇自感的腰、骶部疼痛或不适,可伴或不伴下肢放射痛,是一种以疼痛为主诉的综合征[2]。通过对孕妇绘制的疼痛图进行分析,下腰椎区域的疼痛称为妊娠相关的下腰痛,骶髂关节周围的疼痛称为骨盆痛。妊娠相关性腰痛和骨盆痛是妊娠期常见的骨骼肌肉疼痛,考虑到两者之间有相当大的重叠,且很多女性同时出现两种疼痛,很多学者并没有将其分开研究。妊娠期腰痛导致孕妇睡眠障碍、日间活动能力下降,增加了剖宫产率与产后抑郁的风险,严重影响到孕妇生活质量。目前大部分患者及家属甚至医护人员认为妊娠期腰痛是一种正常的妊娠期疼痛,未予以重视,致使妊娠期腰痛的孕妇未得到相关指导和干预。

  1、 流行病学

  不同地区的妊娠期腰痛发生率各不相同,以妊娠中晚期腰痛最常见。在国外的一项研究显示,妊娠期腰痛发生率为62%,其中34%的患者没有寻求治疗[3]。Backhausen等[4]研究中指出,妊娠20周时有75%的孕妇存在腰痛,妊娠32周时90%的孕妇存在腰痛;重度疼痛的患者随着孕周增加从20周时的1/3上升到32周时的1/2,病假和身体残疾随着下腰痛评分的增加而增加。可见妊娠期下腰痛不仅降低了孕妇的舒适度和生活质量,同时对社会效益也有一定的消极影响。在一项针对美国、英国、挪威及瑞典的多国调查中显示,妊娠期下腰痛的发生率为70%~86%,严重程度及对孕妇的影响各不相同,挪威有53%的女性接受治疗,美国为24%,在接受治疗的孕妇中,68%~87%有积极的效果[5]。国内尚无妊娠期腰痛的全国流行病学调查,黄海桃等[6]对海口地区妊娠期孕妇的调查中显示有43.7%的女性在妊娠期间有腰骨盆疼痛症状。王岚等[7]对重庆市孕晚期孕妇的调查中显示有48.96%的孕妇存在下腰痛及骨盆痛。在一项针对大连市的调查中显示,有15.26%的妊娠相关性腰痛发生在孕早期,32.13%发生在孕中期,52.61%发生在孕晚期[8]。

  2、 危险因素

  2.1、 妊娠年龄

  有学者调查显示孕妇妊娠年龄越小,发生妊娠期腰痛的概率越大,这可能与年纪较小的孕妇缺乏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关[9,10]。Mogren[11]研究表明高龄是妊娠相关性腰痛的危险因素,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加,躯干肌肉、韧带及骨骼的退化会更容易引起腰痛。王岚等[7]研究表明低龄及高龄孕妇较适龄孕妇更易腰痛。还有部分学者认为妊娠年龄与妊娠期腰痛无关[12]。这可能与各研究的方案设计、样本选择有一定关系,同时提示年龄可能与其他因素存在交互作用,共同影响着妊娠期腰痛的发生率。
 

妊娠期发生腰痛的危险因素和治疗及护理措施
 

  2.2 、文化程度

  Chang等[13]在控制生物因素后,研究妊娠相关性腰痛的心理社会因素发现,孕妇文化程度越低,疼痛强度越强,与孙珂等[14]研究结果(孕妇知识水平越低,下腰痛越严重)相似。王岚等[7]研究表明孕妇文化程度与妊娠期腰痛无关。在以后的健康教育中,应该根据孕妇的文化程度及接受度来进行个体化教育,这样有利于孕妇对妊娠腰痛相关知识的掌握。

  2.3 、体质量指数

  多项研究表明超重的孕妇较正常的孕妇更容易发生腰痛,可能是因为超重的孕妇腰部和骨盆都要承受更大的重量,长期的肌肉劳损导致其更容易发生妊娠期腰痛[6,7,9,11]。体质量指数高的孕妇不仅有腰痛的风险还有妊娠合并症的可能,因此医护人员应指导孕妇健康饮食,控制体质量。

  2.4 、孕周及孕次

  随着孕周的增加,妊娠腰痛的发生率也增加,这可能与子宫的增大、腰部负重增加有关[3,4,8]。Backhausen等[4]研究显示妊娠32周的孕妇腰痛发生率比妊娠20周的高,多胎妊娠还会加重妊娠腰痛程度。Charpentier等[15]研究表明经产妇更容易发生妊娠期腰痛,可能是由于经产妇要照顾已育子女,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及压力。也有研究表明经产妇在经历妊娠腰痛后,能更好地调整自己,并不会增加妊娠腰痛发生率[9]。

  2.5 、既往腰痛史

  土耳其的一项研究显示,孕妇怀孕前的腰痛史、痛经史是妊娠期腰痛的危险因素[16]。国内也有研究表明妊娠期腰痛与孕前腰痛相关,提示需重点关注有腰痛史的孕妇,应尽早干预治疗[5]。

  2.6 、心理

  初次妊娠的孕妇妊娠期腰痛与焦虑、抑郁情绪呈正相关[17,18]。妊娠期间,不仅要关注孕妇生理情况,同时也要加强心理支持,及时给予孕妇心理疏导及安慰,减轻孕妇的不良情绪,有助于缓解妊娠期腰痛。

  2.7、 其他因素

  妊娠期腰痛与卧床时间[18]、睡眠模式、活动能力、提举技术、性行为都有显着关系[3]。Saxena等[19]研究中显示血清钙水平与产次呈负相关,而疼痛强度与产次呈正相关。

  3 、治疗及护理措施

  3.1、 运动疗法

  尽管妊娠期腰痛发生率很高,但目前仍没有明确的治疗干预手段。通常孕妇会使用一些辅助性运动疗法,如瑜伽、水中运动、骨盆稳定训练、呼吸训练等来缓解自己的症状。相对于这些运动,核心稳定训练显得尤为重要,是长期慢性疼痛的重要解决办法。Orvieto等[20]认为女性孕早期妊娠下腰痛主要是松弛素增加,腹肌、下背肌肌力下降,肌耐力减弱导致;而妊娠中晚期腰痛主要是因为胎儿增大,脊柱在脊柱背伸肌的牵拉下出现前凸,腰背部负重分布发生变化,导致躯干核心肌肉无法满足姿势改变及负重要求,从而出现腰背部疼痛,故可尝试采取核心稳定训练来满足负重需求,从而减轻疼痛。Granath等[21]认为孕妇每周在水中进行3次有效锻炼,其效果相对陆地训练更加明显,疼痛减轻更为显着。李琳等[22]研究发现经过核心稳定训练后孕妇腰背疼痛评分较常规妊娠显着降低,且较核心训练前有下降趋势。但目前国内孕妇及家属对妊娠期间运动及训练相关知识的认知欠缺,认为妊娠期间尤其是在孕早期需要更多的卧床休息,尽量避免运动,甚至有的孕妇认为妊娠期运动易导致流产等妊娠期不良事件发生,故对于核心稳定训练的依从性相对较低、训练时间较短、运动量较小、效果相对较差。

  3.2 、被动手法治疗

  Maitland松动术是治疗非特异性腰痛的有效办法,患者腰椎能得到有效的伸展运动,对于关节活动受限患者具有明显疼痛改善作用。对于妊娠期脊柱关节活动受限的孕妇,可实施Maitland松动术以缓解妊娠期下腰痛,孕妇可以卧位或侧卧位接受被动的手法治疗,从而改善前屈后伸活动度,减轻患者疼痛。使用Maitland松动术治疗周期较长且频率相对较高,对国内孕妇来说经济负担更大,被接受程度较低,尤其是在较落后城市,Maitland松动术开展更为困难,故目前国内临床上少有医院开展此治疗手段。Peterson等[23]研究发现,对妊娠期下腰痛孕妇实施脊柱按摩治疗,有将近52%的患者在治疗后的不同时间段内出现疼痛症状的改善,随着治疗时间的增加,改善率呈上升趋势,腰背疼痛发作次数逐渐减少。但目前由于对脊柱按摩治疗缺乏统一定义,对于疗效缺乏标准量化,国内对孕妇这一特定人群尚未开展相关治疗。[24]

  3.3、 物理治疗

  Foster等[24]使用针刺治疗联合产科护理治疗妊娠期腰痛患者,研究发现患者疼痛程度显着降低,其功能状态及生活明显改善,且该方法不良反应相对较轻,孕妇死亡、流产等不良事件发生率无明显增加。陈伟业等[25]对妊娠期疼痛患者采用韩式穴位神经刺激仪,分别刺激双肾肾俞穴、大肠俞或阿是穴,刺激机体内阿片肽系统,脊髓背角突触传递受抑制,从而降低疼痛感,但对于腰背痛患者的治疗时机仍需进一步探讨。

  3.4、 护具运用

  Kinesio胶带由100%棉组成聚合物弹性纤维,其弹性性能能保持7 d,主要运用于肌肉骨骼系统损伤,防止肌肉组织进一步损伤。Reyhan等[26]应用Kinesio胶带治疗妊娠期腰痛后,患者疼痛评分明显降低。但Kinesio胶带具有丙烯酸酯,易导致患者皮肤出现过敏反应,目前国内运用相对较少。范友强等[27]利用肌内效贴网格型贴扎技术治疗妊娠期腰痛患者,分别于髂后上棘、同侧十二浮肋、第十二胸椎及对侧相同位置进行贴扎,治疗后患者VAS评分、RMQD评分及躯干角明显减小,腰椎活动范围明显改善。肌内效贴可有效刺激皮肤本体感受器,促进血液循环,减少炎症、疼痛因子聚集,适合临床推广使用。

  3.5、 健康教育

  Pek9etins等[28]对妊娠期腰痛患者展开每周8~10 min的电话支持会议,提供个性化的人体工程学教育方案,包括划分活动、坐着准备饭菜及不能长时间保持静止状态等,研究发现受试女性积极改善生活运动方式,干预后患者VAS评分、ODI评分显着下降,SF-36评分显着上升。对妊娠晚期下腰痛孕妇进行个性化教育,不仅增加了孕妇关于下腰痛的保健知识,而且还有效降低了孕妇下腰痛的频率和程度,间接提高了孕妇的生活质量[29]。目前国内暂无结合人体工程学来提供个性化的健康教育,在以后的工作中可多学科结合为患者提供适宜的健康指导。

  3.6、 其他

  除上述提到的治疗护理手段,在平时日常生活中孕妇还可通过静卧、热敷、按摩、腰下垫枕头等来缓解腰痛。临床上也可用药物来止痛,但由于担心对胎儿造成不良影响,不管是孕妇还是医生对药物治疗的态度还是比较保守。

  4、 小结与展望

  妊娠期腰痛主要发生在妊娠中晚期,是导致孕妇病休的主要原因,目前关于妊娠期腰痛发病原因尚不明确,大多数观点认为早期发病与松弛素增加关系较大,晚期发病主要与胎儿增长导致脊柱负荷增加有关,但是国内外尚无确切的研究支持该论点。目前国外针对妊娠期腰痛的治疗方法主要包括核心稳定训练、脊柱按摩治疗及Maitland松动术,但对于国内孕妇的适用性不高。国内孕妇对于妊娠期腰痛缺乏相关知识的了解,医务人员开展相关治疗手段依从性较差,患者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更易选择逃避或屈服的应对方式,从而加大孕妇病休率,增加孕妇经济负担,降低生活质量,严重者出现终生性后遗症。

  结合国内实际情况,可从中国传统医学入手开展相关工作,选择孕妇更能接受的方式,如针灸、穴位电刺激等方式。平时可使用运动腰带等护具保护患者腰部,减轻脊柱负担。同时医护人员应加强妊娠期腰痛相关知识的健康教育,改善孕妇生活方式,从而减少孕妇不良事件发生率,降低孕妇生活负担,增加依从性,降低妊娠期腰痛发生率。

  参考文献

  [1]汪敏加,廖远朋妊娠期腰痛的影响因素及其康复治疗进展[J]中国全科医学, 2018,21(17):2130-2133.
  [2]张月妊娠期腰背痛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研究[D].杭州:杭州师范大学, 2017.
  [3] MANYOZO S D.NESTO T,BONONGWE P,et al. Low back pain during pregnancy:Prevalence,risk factors and association with daily activities among pregnant women in urbanBlantyre,Malawi[J]. Malawi Med J,2019,31(1):71-76.
  [4] BACKHAUSEN M G,BENDIX J M,DAMM P,et al. Low back pain intensity among childbearing women and associated predictors. A cohort study[J]. Women Birth,2019,32(4):e467-e476.
  [5] GUTKE A,BOISSONNAULT J,BROOK G,et al. The severity and impact of pelvic girdle pain and low-back pain in pregnancy:a mulinational study[J]. J Womens Health(Larchmt),2018,27(4)-510-517.
  [6]黄海桃,陈珊娜,汪玉勤海口地区妊娠期妇女腰痛和骨盆痛的流行病学调查[J].现代预防医学, 2014.41(17):3138-3140.
  [7]岚,张媛,兰,等妊娠晚期下腰及骨盆痛影响因素分析[J].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2,9(4):428-430.
  [8]薛虹霞,刘晏兵,韩翠华,等妊娠相关腰痛和或骨盆痛孕妇疼痛管理现状的调查分析[J]护士进修杂志, 2019,34(24):2298-2300.
  [9] MOHSENI-BANDPEI M,FAKHRI M.AHMAD SHIRVANI M,et al. Low back pain in 1,100 Iranian pregnant women: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J] Spine J,2009,9(10):795-801.
  [10] WANG S M,DEZINNO P,MARANETS I,et al. Low back pain during pregnancy:prevalence, risk factors, and outcomes[J]. Obstet Gynecol, 2004,104(1):65-70.
  [11] MOGREN 1 M. BMI,pain and hyper-mobility are determinants of long-term outcome for women with low back pain and pelvic pain during pregnancy[J]. Eur Spine J,2006,15(7):1093-1102.
  [12] DEZINNO P,MARANETS 1 ,刘亦恒妊娠期下腰痛的患病率,危险因素和结局[J].世界核心医学期刊文摘:妇产科学分册, 2005(8):37-38.
  [13] CHANG H Y,JENSEN M P.YANG Y L,et al. Risk factors of pregnancy-related lumbopelvic pain:a biopsychosocial approach[J]. J Clin Nurs 2012,21(9/10)-1274-1283.
  [14]孙珂,万丽红,黄宝琴,等妊娠晚期孕妇下腰痛及其影响因素的现状调查分析[J]现代临床护理,2009,8(2)-1-4.
  [15] CHARPENTIER K,LEBOUCHER J,LAWANI M,et al. Back pain during pregnancy and living conditions:a comparison between Beninese and Canadian women[J]. Ann Phys Rehabil Med,2012,55(3):148-159.
  [16] SENCAN S,OZCAN-EKSI E E,CUCE I,et al. Pregnancyrelated low back pain in women in Turkey: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J]. Ann Phys Rehabil Med,2018.,61();33-37.
  [17] VIRGARA R,MAHER C,VAN KESSEL G. The comorbidity of low back pelvic pain and risk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pregnancy in primiparous women[J]. BMC Pregnancy Childbirth,2018.18(1):288.
  [18] KOVACS F M,GARCIA E ROYUELAA.et al. Prevalence an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low back pain and pelvic girdle pain during pregnancy a multicenter study conducted in the Spanish National Health Service[J]. Spine(Phila Pa1976),.2012,37(17):1516-1533.
  [19] SAXENAA K,CHILKOTI G T,SINGH A,et al. Pregnancyinduced low back pain in Indian women:Prevalence ,isk factors, and correlation with serum calcium levels[J].Anesth Essays Res,2019, 13(2):395-402.
  [20] ORVIETO R,ACHIRON A. BEN-RAFAEL Z,et al. Low-back pain of pregnancy[J]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1994,73(3):209-214.
  [21] GRANATH A B,HELLGREN M S,GUNNARSSON R K.Water aerobics reduces sick leave due to low back pain during pregnancy[J]. J Obstet Gynecol Neonatal Nurs ,2006,35(4):465-471.
  [22]李琳,叶祥明,林坚,等核心稳定性训练治疗妊娠期腰痛的临床效果分析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 2012.27(11):1073-1074.
  [23] PETERSON C K,McHL EMANN D,HUMPHREYS B K. Outcomes of pregnant patients with low back pain undergoing chiropractic treatment: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with short term,medium term and 1 year fllow-up[J]. Chiropr Man Therap,2014,22(1):15.
  [24] FOSTER N E,BISHOP A,BARTLAM B,et al. Evaluating acupuncture and standard care for pregnant women with back pain(EASE Back);a feasibility study and pilot randomised trial[J]. Health Technol Assess,2016,20(33):1-236.
  [25]陈伟业,席四平,王爱群,等韩氏穴位神经刺激仪联合心理支持疗法对妊娠晚期腰背痛的影响[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13,19():39-41.51.
  [26] REYHANAC , DERELIEE, COLAK T K. Low back pain during pregnancy and Kinesio tape application[J]. J Back Musculoskelet Rehabil,2017 ,30(3)-609-613.
  [27]范友强,王志兰,王友,等肌内效贴对妊娠期腰痛的疗效[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8,24(11):1344-1348.
  [28] PEKCETIN S , OZDINC S,ATA H,et al. Effect of telephonesupported ergonomic education on pregnancy-related low back pain[J]. Women Health,2019,59(3)-.294-304.
  [29]孙珂,万丽红,苏小茵,等个体化健康教育对妊娠晚期下腰痛的影响[J]护理研究, 2009,23(17):1533-1535.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