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中美粮食贸易结构的指数分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6-17

  摘    要: 中美粮食贸易规模逐渐增大却摩擦频发,深刻影响到我国粮食安全。本文对2002至2017年的中美粮食贸易数据进行系统梳理,研究两国粮食贸易的现状,并运用RCA指数、产业贸易互补指数和贸易结合度指数分析中美粮食贸易结构。结果表明,中国粮食贸易处于劣势地位,美国处于优势地位,而中美粮食贸易逆差将持续增大。最后,本文结合上述研究结论,为中国粮食贸易的健康发展提供政策性建议。

  关键词: 中美贸易; 粮食贸易; 贸易结构指数; 粮食安全;

  一、引言与文献综述

  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农业国家,粮食生产和安全一直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关注的重点,从上个世纪末,我国就已成为世界第一大粮食生产国,但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粮食消费国。成升魁等(2018)指出我国目前已基本实现国民口粮消费自给目标[1]。但由于人们对粮食质量要求提高、国内外粮食价格差异和国内粮食种类供需不平衡等因素,国内相应粮食质量和产量无法满足整体消费要求,所以存在巨大进口量。刘悦等(2013)认为美国作为农业以及粮食出口大国,已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和产业化,对外粮食出口基本以土地密集型产品为主,其在国际市场上具有强大的竞争优势[2]。崔戈、焦玉平(2019)认为美国对世界大豆从转基因技术、价格、贸易都具有强大的隐形控制,因此对中国大豆全产业几乎完全隐形控制[3]。

  二、中美粮食贸易现状

  本文采用国际通用口径和海关编码(即HS编码)对粮食进行商品分类,分为谷物、薯类和豆类。相关贸易数据均来自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选取2002年至2017年数据,并根据数据库中的HS四位编码对三大类粮食进行细分,其中谷物包括1001小麦、1002黑麦、1003大麦、1004燕麦、1005玉米、1006稻谷、1007高粱和1008其他谷物;薯类包括0701马铃薯和0714木薯;豆类包括0713豆类和1201大豆。
 

中美粮食贸易结构的指数分析
 

  (一)中美粮食贸易规模不断扩大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粮食出口国,中国对美国粮食进口额占美国粮食出口总额从2002年的6.23%,持续增长到2017年的32.75%,且从2012年到2017年一直在30%以上。从2002年到2017年,中国对美国粮食进口规模从10.26亿美元增长到136.29亿美元,增长13.3倍,年均增长率为88.6%;而中国对美国粮食出口规模虽从2002年到2017年增长3.5倍,但贸易额相比较小,常年贸易额不足1亿美元,因此中美粮食贸易逆差较大,且差值从2002年的10.1亿美元逐年增大,其中2012年达到峰值163.07亿美元,近三年虽有所减少,但2017年逆差额依旧为135.77亿美元。

  (二)中国进口美国粮食主要结构

  在三大类粮食中,中国对美国豆类产品进口比重较大且以1201大豆为主,虽近些年有所下降,从2002年的97.16%下降到2017年的90.10%,但比重最小的2015年,仍高达81.06%。且豆类产品进口额从2002年的9.96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22.80亿美元,其中2012年达到148.91亿美元的峰值。其他两大类粮食种类中,薯类占比最少,常年进口额不足粮食总进口额的1%,谷物类产品总进口额稳定在20%以内。依据HS四位编码对三大类粮食进行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1201大豆、1007高粱和1001小麦占据进口额前三,其中在2017年,分别占所有种类进口额的89.90%、6.16%以及2.59%。

  三、中美粮食贸易结构的指数分析

  (一)RCA指数测算

  RCA指数即显性比较优势指数,由贝拉-巴拉萨于1965年提出,用于研究一国某一类产品在国际市场中所具有的竞争优势的指数,计算公式为:

  RCAak=(Eak/Ea)/(Ewk/Ew)

  其中,RCAak表示a国在国际贸易中,k类产品的显性比较优势。Eak表示a国k类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的总额,Ea表示a国所有产品的出口到国际市场的总额,Ewk表示基于国际市场中k类产品的世界出口总额,Ew表示国际市场中所有产品的世界总出口额。RCAak<0.8,表示a国k类产品的出口贸易在国际市场中不具备比较优势,呈现比较劣势状态;0.8≤RCAak<1.25,表示具有中等竞争优势;1.25≤RCAak<2.5,表示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2.5<RCAak,表示具有极强的竞争优势。

  如表1所示,中国的三大类粮食RCA指数近些年均小于0.8,表明中国对外出口的粮食产品在国际市场中均呈现比较劣势。美国谷物产品从2009年后,RCA指数均小于2.5,大于1.25,表明具有中等竞争优势;美国薯类产品的RCA指数均小于0.8,表明呈现比较劣势;美国豆类产品的RCA指数虽在研究时间内逐年减小,但仅有两年小于2.5,表明具有极强的竞争优势。

  表1 中美粮食RCA指数
表1 中美粮食RCA指数

  (二)产业贸易互补指数测算

  产业贸易互补性指数用于测算研究双边国家在某类产品之间的贸易互补程度和紧密程度,计算公式为:

  Cab=RCAaek*RCAbik

  其中,Cab表示a国出口与b国进口之间的贸易互补性指数。RCAaek表示在k类产品的国际贸易中,a国的显性比较优势指数,RCAbik表示在k类产品的国际贸易中,b国的显性比较劣势指数。显性比较劣势指数的计算公式为:RCAbik=(Ibk/Ib)/(Iwk/Iw),Ibk表示b国k类产品的进口额,Ib表示b国所有产品的进口总额,Iwk表示在世界市场中,k类产品的总贸易进口额,Iw表示世界市场中,所有产品的进口总额。Cab<1,表示a国和b国的k类产品双边贸易表现为较弱的互补性和紧密程度;Cab≥1,表示互补性较强,贸易紧密程度较高。

  如表2所示,中国对美国粮食进口产品中,谷物和薯类产品的Cab值基本都在1附近浮动,表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这两类产品对中国市场具有较强的互补性,紧密程度较高,而豆类产品的Cab一直大于11,表明互补性极强,紧密程度极高;而美国进口中国的三类粮食的Cab值均小于1,表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粮食对美国市场的互补性较弱,紧密程度较低。

  表2 中美粮食贸易互补指数
表2 中美粮食贸易互补指数

  (三)贸易结合度指数测算

  贸易结合度指数即TII指数,是衡量双边贸易国之间的贸易市场相互依存程度的指数,计算公式为:

  TIIabk=(Eabk/Eab)/(Ibwk/Iwk)

  其中,TIIabk表示基于a国角度时,a国和b国就k类产品的贸易依存程度。Eabk表示a国对b国的k类产品贸易总出口额,Eab表示a国对b国的所有产品的贸易总出口额,Ibwk表示b国从国际市场中,对k类产品的贸易总进口额,Iwk表示在国际市场中,k类产品的贸易总进口额。TIIabk<1,表示a国k类产品对b国消费市场的依存程度较低;1≤TIIabk,表示依存程度较强。

  如表3所示,中美两国粮食贸易的结合度指数都小于1,因此从两国角度出发,粮食贸易关系都不是特别密切。但相较于中国对美国粮食消费市场基本为0的依存程度,美国对中国的依存程度较大。

  表3 中美粮食贸易结合度指数
表3 中美粮食贸易结合度指数

  四、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根据以上中美粮食贸易现状以及关于贸易结构的指数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中美粮食贸易主要以中国进口美国粮食为主,且进口额主要集中在豆类和谷物两大类产品。中国对美国粮食进口额每年递增,且占对美总进口额的比重颇大。相比之下,中国出口美国粮食产品较少。
  第二,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三大类粮食产品均表现为比较劣势,在美国市场上的竞争性较弱,面临的挑战较多,对美国贸易的结合度较差。
  第三,美国对中国出口的豆类和谷物产品数额巨大,且具有较强的比较竞争优势,薯类产品出口额较小,且表现为比较劣势,但都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和紧密程度,且豆类产品最为显着。

  (二)建议

  结合以上结论分析,为应对中美粮食贸易的机遇和挑战,保障我国粮食安全以及促进我国粮食贸易健康发展,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积极推进农业现代化建设,降低粮食生产成本。政府应大力提倡和扶持大型农场建设,加快粮食生产由家庭制向产业性、专业性转变进程,提升粮食初级产品产量和质量,降低生产成本。
  第二,提高粮食产品的附加值。提高粮食产品竞争力必须实现农业产业化,扶持粮食产品龙头企业,同时让一批富有创新活力的企业积极参与涉农产业发展[4],建设产业战略联盟,对出口粮食进行深加工、精细加工,依靠科技力量,提升粮食加工产品整体品质。
  第三,改进粮食出口贸易结构。完善对谷物和薯类粮食生产者、加工者全产业链的帮扶政策,鼓励其提高资金和技术投入,实现产量和质量双提升。在保障我国口粮自给的前提下,鼓励谷物和薯类产品出口,实现国际市场竞争向优势转变,提高对美国粮食贸易的互补性。
  第四,提高粮食贸易市场营销能力。强化市场营销观念,提高农产品贸易的国际竞争力[5],政府应重视我国粮食国际化市场营销,帮助企业深入分析国际粮食市场结构和需求,结合我国粮食产业自身状况,有针对性地进行国际推广。
  第五,寻求粮食进口多元化。为缓解中美持续的贸易摩擦,中国应理性处理中美粮食贸易,但由于粮食安全是一国命脉,所以我国应和其他农业大国进行积极的粮食贸易往来,重视与粮食贸易可替代国的经贸关系建设,避免因贸易摩擦引起国内粮食储备危机。
  第六,树立粮食安全世界观。中国应充分利用世界粮食市场和资源,发挥资本和技术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参与粮食跨国贸易。我国应依靠现有资源和“一带一路”机会向沿线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技术援助,提升世界粮食生产能力,彰显大国风范,积极参与全球粮食贸易市场秩序的维护。

  参考文献

  [1]成升魁,汪寿阳,刘旭,等.新时期我国国民营养与粮食安全[J].科学通报,2018,63(18):1764-1774.
  [2]崔戈,焦玉平.国家粮食安全视角下的中国大豆贸易[J].社会科学,2019(02):13-28.
  [3]刘悦,杨浩然,刘合光.中美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比较研究[J].亚太经济,2013(04):74-79
  [4]毛学峰,孔祥智.重塑中国粮食安全观[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19(01):142-150+168.
  [5]孙铭壕,钱馨蕾.中国和东盟各国农产品比较优势分析[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9(01):110-114.

上一篇:中美贸易失衡问题及其理性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