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宁波与中东欧商贸合作面临的问题及规避措施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02-08

  摘    要: 中国-中东欧合作项目开展已有8年有余,从国家和地方,从政府到企业都在积极地参与其中,取得了一系列显着地成果,但与期望仍有较大差距。归结原因,双方各有担忧,害怕承担风险。中国与中东欧在地缘上相距较远,发展历史所形成的政治体制、意识形态、经济环境、价值观念均有较大的差异性,参与主体又多,又无经验可借鉴,这些都给双方政府和企业带来不确定性。本文正是着眼于中国与中东欧商贸合作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关键词: 中国-中东欧; 商贸合作; 风险;

  0、 引言

  在中国领导层的主动推进与中东欧各国领导层的积极参与下,中国-中东欧商贸合作取得了显着成效:“16+1合作”升级为“17+1合作”;多个中东欧国家也与中国建立了良好的双边合作关系;合作领域不断拓展;中东欧班列线路越来越多等。为了搭上“17+1合作”和“一带一路”倡议经济助推顺风车,各地方政府也积极投入其中,尤其宁波。

  宁波借助其强大的民营企业资源和得天独厚的港口条件,迅速融入中国-中东欧合作的平台中,并成为中国-中东欧经贸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自2013年开始,宁波已举办三次“中国-中东欧国际经贸促进部长级会议”,四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建立了首个“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性政策,并提出快速将宁波打造为中东欧商品进入中国市场和双向投资合作的首选之地的目标。在这一系列举措下,宁波成了全国首个针对中东欧国家制订优惠政策的开放城市,商贸合作走在全国前列。根据统计数据,2019年,宁波与中东欧国家实现贸易额达41.28亿美元,占中国-中东欧总贸易额约1/20,累计双向投资项目157个。
 

宁波与中东欧商贸合作面临的问题及规避措施
 

  但与宁波进出口总贸易额相比,宁波-中东欧商贸绝对数量仍然偏小,进出口贸易额仅占宁波总贸易额的2%不到(表1),还有较大的开拓空间。近几年,宁波-中东欧进出口贸易额稳中有增(表1),但增长幅度并不稳定,参与双向投资的企业仍以大型国有或民营企业为主,如宁波的华翔电子、东方日升新能源、舜宇光学等。而宁波与中东欧国家拥有大量中小型民营企业,这将是双方合作的主要力量。但与大型民营企业或国企相比,中小型民营企业的风险承担能力相对较弱。而中国与中东欧各国除地缘距离产生的相互陌生外,由于涉及多个国家,每个国家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人文环境、自然环境、科技环境等差异较大,这将给合作双方带来一定的担忧。

  表1 宁波-中东欧进出口贸易额及增长率(亿美元)
表1 宁波-中东欧进出口贸易额及增长率(亿美元)

  1、 宁波与中东欧商贸合作可能面临的风险

  风险来自于对所要进入的新环境的不了解,对信息掌握的不全面、不及时,因而造成决策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将会造成企业不愿承担或无力承担的损失。本文主要以宁波企业投资性中东欧国家风险和宁波-中东欧贸易性合作为例,进行相应风险分析。

  1.1、 宁波企业投资中东欧国家的风险

  对外投资风险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在东道国的投资环境中,客观存在的,但事先难以确定的可能导致对外投资经济损失的变化。可以用对外投资的安全性表示,对外投资风险程度越高,投资的安全性就越差。不同学者或部门关于对外投资的风险类型界定也会有所不同。《新华网》2018年刊文章“境外投资需警惕四大类风险”中,将对外投资风险分为商业风险、政治风险、税务风险、法律风险等四大类风险;我国商务部出台的《对外投资合作境外安全风险预警和信息通报制度》中确定的境外投资风险包括政治风险、经济风险、政策风险、自然风险及境外发生的可能对我国对外投资合作造成危害或形成潜在威胁的其他各类风险;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发布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险分析报告中将对外投资风险划分为经济风险、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等三类。本文主要按照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和法律风险三类进行分析。

  1.1.1 、政治风险

  政治风险包括政局稳定性风险、政府治理风险、社会安全风险、政府管制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等。近年来,在多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下,中东欧的民粹主义力量迅速崛起,政治环境出现一些极化行为,这些行为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所在国的政局稳定性。同时执政党也会利用权力优势干涉媒体自由,从而形成偏向性宣传,引发民众恐慌或意识流的变化,最终可能会形成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也会引发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2019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风险评估报告显示,中东欧地区的整体政治风险相对较低,但不同地区也有区别,位于巴尔干半岛的马其顿、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政治风险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尤其马其顿,在2016-2017年曾出现长达6个月的无政府政治僵局,且执政党与反对党矛盾一直很激烈,选举中曾多次出现暴力现象。此外,马其顿与阿尔巴尼亚的民族矛盾冲突,阿尔巴尼亚与塞尔维亚的地缘矛盾,还有部分中东欧国家的政府治理问题,腐败现象等,这些都对中东欧地区的社会稳定性产生了一定影响,给宁波企业投资安全性带来一定的不确定。

  1.1.2 、经济风险

  经济风险主要是指东道国经济形势变化或经济政策调整导致对外投资收益降低的可能性。根据统计数据,自2013年“17+1合作”项目开展以来,中东欧各国的经济均处于较为稳定的增长状态,GDP年增长率基本保持在3%左右,国内需求相对也较为旺盛。这将为宁波企业投资中东欧创造良好的经济环境,同时稳定的经济发展趋势,也会减少失业率和工资收入,使投资者减少可能的风险。

  1.1.3 、法律风险

  总体而言,中东欧各国法律体系各不相同。但是中东欧17国除波黑和阿尔巴尼亚以外,其余15国均为欧盟成员方。根据欧盟组织规定,欧盟成员过必须执行欧盟统一的对外关税和共同贸易政策,同时,各国的法律政策也需要与欧盟法律法规接轨。从法律环境的完善性和规范性上是有利于宁波企业投资的。但是,对于宁波企业来说,也要关注欧盟组织对于中国投资上的制约性规定。

  1.2 、宁波企业与中东欧企业贸易合作风险

  宁波-中东欧国际贸易合作风险主要是指在宁波企业与中东欧企业进行贸易合作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关于这一类风险也有不同的观点,本文主要从业务欺诈风险、汇率风险与贸易结算风险、贸易壁垒风险、舆情风险等几个风险分析。

  1.2.1、 业务欺诈风险

  国际贸易业务中,贸易欺诈是最常见的贸易风险之一。尽管与中东欧国家合作已有较长的历史,但相较于美国、西欧、日本、东南亚等发达国家,中东欧国家对宁波企业仍然较为陌生,而国际贸易中得欺诈形式又非常多,如合同欺诈、信用证欺诈、原产地欺诈等。因此业务合作中的欺诈行为仍是需要关注的重要问题。宁波企业以中小民营企业为主,风险防范意识相对较弱,维权经验不足,维权成本过高,最终只能遭受损失。

  1.2.2、 汇率与贸易结算风险

  汇率风险一直是影响国际贸易的重要风险因素。由于到目前为止,美元和欧元仍然是国际贸易结算的首要币种,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进行,美元与人民币之前的汇率频繁波动。而对于贸易双方又无法准确预估签订合同时与贸易结束付款时的汇率变动,因而可能会造成由于汇率变动而带来的损失。

  1.2.3、 贸易壁垒风险

  由于中东欧17国中绝大部分属于欧盟成员国和北约成员国,其对华贸易政策将会受欧盟组织和美国的强权干涉。因此会处于经济利益取向对中国企业设置较高贸易壁垒,阻碍宁波产品出口中东欧各国。另一方面,根据统计,宁波甚至中国与中东欧各国基本处于贸易顺差状态,中东欧各国为了减少贸易逆差,也有可能设置相应的贸易壁垒。当然,由于媒体负面宣传对中国产品的不信任也会成为中东欧各国设置贸易壁垒的一个因素。

  1.2.4 、舆情风险

  相互合作来自于相互的信任,信任程度越高,双方合作积极性越高。中东欧国家大部分普通民众无法直接和直观地接触或了解中国,当地媒体涉华报道便成为当地民众了解中国的主要信息来源。而中东欧国家的主流媒体多被西方传媒集团控制,因此对中国的报道就会缺少一定的全面性和公允性,会对民主产生负面的中国印象,从而使民众产生对中国的不信任感。而民众的不信任最终会演化为消费的不信任,影响市场的真实需求响应。

  2 、宁波-中东欧商贸合作风险规避措施

  对外投资和国际贸易属于对外部环境具有较高依赖度的商贸活动,国家之间的各种关系的变化、政策的变动、国际市场竞争格局的改变、冷战思维与民粹主义的抬头,使得投资与贸易环境变得更加复杂、多变,投资与贸易参与者将要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走在与中东欧商贸合作前沿的宁波,更应尽早树立风险意识,构建风险管理体制,从而更早地预测可能发生的风险,才能有针对性地采取防范措施,减少风险可能造成的损失。

  2.1、 树立风险意识

  借助“宁波中东欧国家合作研究院”这个智库平台,增加对宁波-中东欧商贸合作风险研究项目,并以定期资讯手册的形式开展宣传。一是增加宁波政府机构和企业对中东欧各国的全面和实时了解;二是通过不断反复信息灌输,使企业树立风险防范意识。

  2.2、 构建企业风险管理体系

  参与宁波-中东欧商贸的主体是企业,因此企业必须将风险防范纳入日常管理,使风险管理成为企业日常基本管理的一部分。一个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包括风险管理的目标、风险管理组织结构、风险管理责任人、风险管理方法、风险管理过程监督与结果反馈等部分。企业应该主动构建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从而降低风险的不可控性。

  2.3 、加强与合作对象的信息互通

  风险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信息的不完备、不及时、不准确。商贸决策是对未来行为的选择,更是增加了信息的不确定性。因此,加强宁波-中东欧各国各合作城市之间的信息互通性,可借助不同层面的友好往来,相互商贸互动宣传活动、互联网络平台等多渠道实现双方的信息互通。当然,相互的信任度也是影响信息开放的重要因素,因此双方互信环境的构建也很重要。

  3 、总结

  宁波-中东欧商贸合作有较好的历史基础。自2014以来双方合作频繁,宁波也针对双方合作创建了良好的环境。宁波已经成为中东欧各国最为喜欢的合作城市之一。但从双方合作的数据来看,未来的合作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双方只有互相信任、互相支持,合作之路才会走得更远。

  参考文献

  [1] 袁其刚,郜晨.中东欧国家投资的政治风险研究[J].经济与管理评论,2019,35(05):149-161.
  [2] 欧云格(NYAMSUREN OYUNJARGAL).蒙古国对外贸易风险和对策研究[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18.
  [3] 杨立艳,苑梅.跨境贸易风险识别机制建立与风险规避策略[J].商业经济研究,2018,(10):139-141.
  [4] 郜志雄.中东欧16国经营环境的定量分析[J].对外经贸,2017,(11):30-34.
  [5] 杜娟.“一带一路”贸易投资便利化之中东欧国家法律环境评析[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7(06):75-82.
  [6] 张璐.中国在中东欧国家投资的机遇与风险研究[D].广州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7.
  [7] 刘作奎.新形势下中国对中东欧国家投资问题分析[J].国际问题研究,2013,(01):108-120.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