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北魏时期洛阳的发达运输研究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6-23

  摘    要: 东汉、魏晋洛阳运输以水运为主,但到了北魏,全国水利设施普遍衰败,水运也随之衰落,而陆运却发达畅通起来,全国经济腹地都有陆运干道通往洛阳,促进了都城的繁荣。同一时期的东晋、南朝,水运发达,为北魏士大夫所仰慕,于是他们在记录本朝都城运输景象时颇含曲笔,掩去自身水运衰败的史实,贻误后世至今。

  关键词: 洛阳; 水运; 陆运;

  北魏洛阳运输发达,沿用了汉晋故都的阳渠、堤堰、石桥、仓库、市场与道路,在城郭的扩充中,又根据新建的坊市扩充了道路网络。在这种新旧交通运输道路、集散储存设施并存的背景下,北朝着作《洛阳伽蓝记》《水经注》渲染了洛阳繁荣的水运景象,暗示了汉魏一脉相承的正统性。此点为史界所首肯。如张兴兆认为十六国时期洛河航运一度停滞,北魏迁都洛阳后,河、洛水运始兴[1];刘汉东认为魏晋南北朝河运普遍,北魏时通运四方[2];薛瑞泽认为北魏内河航运以迁都洛阳为枢机,以后逐渐发达[3]。但笔者研读相关史料,发现北魏内河航运已衰落,陆运却比较发达,畜力供给充裕,制约了洛阳的运输方式。本文对此略做考察,并结合当时社会氛围、历史发展趋势,分析史家含混记录洛阳运输方式的原因。

  一、洛阳运输的时代背景

  (一)荒废的内河航运

  北魏以前,全国各地陆运已四通八达,无须赘述。水运方面,先秦秦汉时期,人工运渠的开发分别促进了黄河、长江间水系及长江、钱塘江间水系的沟通。《史记·河渠书》称早在先秦时:“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鸿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菑济之间……此渠皆可行舟。”[4]东汉末,曹操在华北凿渠,遏淇水入白沟,引漳水入清、洹,又连通漳水、白沟,舟船由洛阳可达邺(今河北临漳)[5]155。运渠需不断维修,曹魏正始四年(243),疏浚荒废了的鸿沟、蔡水,“修广淮阳、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颍,大治诸陂于颍南、颍北,穿渠三百余里……每东南有事,大军出征,泛舟而下,达于江淮”[6]785-786。十六国时期,黄河、淮河间的汝、颍水路失修,泗水航运吃重,成为东晋、南朝北伐通道[5]154-155。后赵伐辽东前燕,曾“具船万艘,自河通海,运谷豆千一百万斛于安乐城”[6]2770,系利用黄河下游入海道,并不常行。长江上的航道则很繁荣,东吴“州郡吏民及诸营兵……皆浮船长江,贾作上下”[7]。与北魏并立的东晋、南朝,修破岗渎,沟通吴、会,再经京口水道进入长江,西上经秦淮河抵建康(今江苏南京)[5]151。水乡泽国,天然河流、人工运渠密如织网。
 

北魏时期洛阳的发达运输研究
 

  《水经注》毕载北魏境内丰富的水系,但当时华北、黄淮罕见兴修水利工程[8]。北魏除保留中原传统农业外,还分外重视畜牧业,因而对农田水利、凿渠通运事较淡漠,几度发起整治水运规划,但均无落实。下以北魏中、后期三次疏浚汴、蔡等规划为例说明。孝文帝曾提议修汴、蔡:“高祖自邺还京,泛舟洪池,乃从容谓(李)冲曰:‘朕欲从此通渠于洛,南伐之日,何容不从此入洛,从洛入河,从河入汴,从汴入清,以至于淮?……今沟渠若须二万人以下、六十日有成者,宜以渐修之。’”[9]1185到孝文帝子宣武帝时,又拟修此二渠:“自迁都之后,经略四方,又营洛邑,费用甚广。(崔)亮在度支,别立条格,岁省亿计。又议修汴、蔡二渠,以通边运,公私赖焉。”[9]1477两条史料所述时间、工程前后相接,说明第一次并未开工。第二次虽云“公私赖焉”,但实际仍未施工。第三次是孝明帝正光元年(520),距北魏灭亡仅十余年。大臣崔休建议疏通黄淮、华北水运:“且鸿沟之引宋卫,史牒具存;讨虏之通幽冀,古迹备在……请诸通水运之处,皆宜率同此式。纵复五百、三百里,车运水次,校计利饶,犹为不少……东路诸州皆先通水运,今年租调,悉用舟楫。”大臣元雍、李崇等附和之:“若此请蒙遂,必须沟洫通流,即求开兴修筑。或先以开治,或古迹仍在,旧事可因,用功差易。此冬闲月,令疏通咸讫,比春水之时,使运漕无滞。”“诏从之,而未能尽行也。”[9]2860君臣讨论的内容,乃当时见闻事实,说明北魏沿用的战国、魏晋华北、黄淮水运,直至末期都未予修整,故致航道阻塞,需水陆接驳以供漕运。孝明帝莅政初始,欲有所作为,但国势已衰,加上不久胡太后复辟,终未能改变水运废象。十四年后的永熙三年(534),北魏亡,权臣高欢迁都于邺(今河北临漳),“遣三千骑镇建兴,益河东及济州兵,于白沟虏船不听向洛,诸州和籴粟运入邺城”[10]。如上,北魏始终未修复华北水运,仅依赖“古迹备在”的漳水、白沟,经“车运水次”,勉强通往洛阳,高欢时仍之。北魏前期供给江淮前线也如此。史载“自徐扬内附之后,仍世经略江淮,于是转运中州,以实边镇,百姓疲于道路……有司又请于水运之次,随便置仓,乃于小平、石门、白马津、漳涯、黑水、济州、陈郡、大梁凡八所,各立邸阁,每军国有须,应机漕引”[9]2858。巨仓分别坐落于黄河、漳水、济水、鸿沟与泗水等河渠枢纽处或津渡上,系华北、黄淮水陆运接驳点或黄河摆渡处。

  以上由汴、蔡而论及整个黄淮、华北漕运荒废概况。史界论证北魏汴、蔡通航的史料还有数则,学者们断章取义,往往并不全引其文字,笔者在此全录前后文字以正误。其一,《魏书·薛野·附薛虎子传》载:“徐州左右,水陆壤沃,清、汴通流,足盈激灌。其中良田十万余顷。”[9]997系录汴水、清水灌田事,不见帆影。其二,《魏书·鹿悆传》载:“尝诣徐州,马疫,附船而至大梁。”[9]1761时鹿悆为孝文帝弟彭城王元勰馆客,居洛阳,向东航至大梁(今河南开封),并不录行汴水事。其三,《水经注·渠(沙水)》载:“王隐《晋书地道记》云:城北有故沙,名之为死沙,而今水流津通,漕运所由矣。”[11]535所述乃晋代王隐家乡陈县(今河南淮阳)城北古鸿沟漕运景象,岂可挪用于北魏?北魏陈县上游一些支流已枯,检沙水同条上流段,有“鲁沟又南入涡,今无水也”[11]532与“沙水枝渎西南达洧,谓之甲庚沟,今无水”[11]535之语,由此可知当时陈县运渠已干涸。

  至于黄河水运,十六国时虽有,但非惯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时,刁雍在薄骨律镇(治在今宁夏灵武南)与沃野镇(治在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南)间开发漕运[9]868-869,此后不再闻。魏晋南北朝时期,黄河中游流域畜牧业比重大,土壤植被覆盖良好,黄河下游含沙量小[12],丰水季水浩难航,平时仅有对岸津渡。太和十九年(495),孝文帝在洛阳撰《祭河文》,云“千舻桓桓,万艘斌斌”[13],此乃憧憬,因为同年“高祖幸徐州,敕(成)淹与闾龙驹等主舟楫,将泛泗入河,溯流还洛。军次碻磝,淹以黄河浚急,虑有倾危,乃上疏陈谏。高祖敕淹曰:‘……今移都伊洛,欲通运四方,而黄河急浚,人皆难涉。我因有此行,必须乘流,所以开百姓之心’”[9]1754。碻磝(在今山东聊城)至洛阳间河运艰险难行,孝文帝欲试航以做表率,说明了河运的荒凉。

  综上,北魏沿用前朝内河航运网,因从未疏浚,较前代衰落。

  (二)繁荣的长途陆运

  从代国定都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至改国号魏,再到移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后,北魏一直偏重于陆运。十六国末群雄林立,北边柔然、高车势力强大,在内陆地理环境制约下,北魏的运输偏重于畜力。经道武帝拓跋珪、明元帝拓跋嗣与太武帝拓跋焘三代努力,消灭了匈奴刘卫辰部、后燕、夏、北燕与北凉,基本统一北方。其间及此后,北魏多次远袭柔然、高车,常于农牧分界线北侧行军作战,畜运、车运规模大,战后俘获人口仍从事畜牧业。如神二年(429),拓跋焘伐柔然大檀部,“高车诸部杀大檀种类,前后归降三十余万,俘获首虏及戎马百余万匹”[9]2293。太平真君十年(449),拓跋焘征柔然,“尽收其人户畜产百余万”[9]2295。文成帝拓跋濬太安四年(458)讨柔然,“车驾北征,骑十万,车十五万两(辆),旌旗千里,遂渡大漠”[9]2295。此类例子很多,可知北魏政治中心偏北时重视陆运、畜牧业之缘由。

  北魏对东晋、南朝仍用步骑作战,舟船仅用于运输。如神三年(430)三月,“帝闻刘义隆将寇边,乃诏冀、定、相三州造船三千艘,简幽州以南戍兵集于河上以备之”[9]75。从华北内陆往黄河的漳水、白沟久未疏浚,三州船只未必全程走水路抵达黄河北岸。北魏自平城迁都洛阳后,随着版图内河流水系的增多,才渐拾起汉晋漕运残迹。这时柔然虽中衰,但在漠北仍有势力;高车复盛,也威胁边地。军事需要促进畜牧业与陆运的发展,全国交通格局、运输方式深受影响。北魏一代,洛阳通往华北、中原经济腹地的交通一直以陆运为主。如孝文帝太和十九年(495),“时宫极初基,庙库未构,车驾将水路幸邺……(高)道悦表谏曰:‘……又欲御泛龙舟,经由石济,其沿河挽道,久以荒芜,舟楫之人,素不便习……且邺洛相望,陆路平直,时乘沃若,往来匪难’”[9]1400,证明洛阳到华北间运输以陆运为主。北魏末,“计京西水次汾华二州、恒农、河北、河东、正平、平阳五郡年常绵绢及资麻皆折公物,雇车牛送京”[9]2858。“年常”即“常年”,说明黄河、汾、渭沿岸仓库通往洛阳的运输工具系牛车。前引“水运之次”八座邸阁通往两淮的运输类此,略析如下:中原往淮河流域的交通有东、西两条水系,西面的汝、颍水北魏未予疏浚,东边的汶、泗通航有季节性,所以通往两淮前线以陆运为主。如494—495年孝文帝伐南齐,从中原至两淮,“铁骑为群,前后相接。步军皆乌盾槊……牛车及驴骆驼载军资妓女,三十许万人”[14]994。综上,北魏以洛阳为中心的陆运干线,辐射到黄土高原、华北平原经济腹地与两淮前线,发达的陆运网维持了全国经济运行与政局稳定。陆运畜力的供给保障受益于北疆的开拓,如收服高车后,“高车诸部望军而降者数十万落,获马牛羊亦百余万,皆徙置漠南千里之地。乘高车,逐水草,畜牧蕃息,数年之后,渐知粒食,岁致献贡,由是国家马及牛羊遂至于贱,毡皮委积”[9]2309。北魏灭胡夏、北凉,迁都中原,均置牧场,以备畜力运输,即“世祖之平统万,定秦陇,以河西水草善,乃以为牧地。畜产滋息,马至二百余万匹,橐驼将半之,牛羊则无数。高祖即位之后,复以河阳为牧场,恒置戎马十万匹,以拟京师军警之备……而河西之牧弥滋矣”[9]2857。

  总之,北魏全国范围内的畜力、车辆支撑的大规模中长途陆运占绝对比重,形成以洛阳为中心的交通运输网络,这种基础格局制约着洛阳的运输方式。

  二、发达的洛阳陆运

  (一)北魏洛阳水运的衰落

  全国运输网络通到洛阳周围后,经两个重要的地理交通要道进入城郭,一个是伊河、洛河在偃师汇合后(称伊洛河)北流巩义入黄河的洛口,另一个是通往江淮的城南三关[15]。外地来的漕运经洛口上至伊洛河中游停歇,“洛水东径计素渚,中朝时,百国贡计所顿,故渚得其名。又直偃师故县南”[11]370。这是顺流观察视角,中朝指西晋。西晋又在伊洛河北边凿九曲渎(洛阳东阳门—洛口)[11]396-397。从计素渚沿伊洛河西上,经大城东南角北折走阳渠,经青阳门、东阳门至建春门(东面北来第一门,即东汉上东门)。这里的石桥一带是漕运集散地,自城西来的阳渠(由千金堨分自谷水)经石桥而南流。史载“阳嘉四年乙酉壬申,诏书以城下漕渠,东通河、济,南引江、淮,方贡委输,所由而至……流通万里云云”[11]396。又载建春门石桥、马市石桥与旅人桥等,“皆累石为之,亦高壮矣……朱超石《与兄书》云:桥去洛阳宫六七里,悉用大石,下圆以通水,可受大舫过也”[11]403。又载“(谷水)至建春门外,东入阳渠石桥。桥有四石柱,在道南……逮我孝昌三年大雨颓桥,南柱始埋没,道北二柱,至今犹存”[16]71。又载“千金堨旧堰谷水,魏时更修此堰,谓之千金堨……永嘉初,汝阴太守李矩、汝南太守袁孚修之,以利漕运,公私赖之。水积年,渠堨颓毁,石砌殆尽,遗基见存,朝廷太和中修复故堨”[11]392。第一条史料所录系东汉顺帝阳嘉四年(135)水运盛景。第二条史料系东晋末,朱超石为前锋,随刘裕伐后秦,沿黄河舟行而上,沿途为北魏骑兵骚扰,无缘进入洛阳,《与兄书》为回忆西晋旧景之作。第三条史料仅说明洛阳城东石桥沿用到北魏末孝明帝孝昌三年(527)。东汉、西晋时,深入到黄河、济水、长江与淮河流域经济腹地的水运网,汇入全国水陆运中心洛阳,铸就繁盛的漕运。而北魏经济腹地通往洛阳的运输或为牛车陆运(中原),或水陆接驳(华北),帆影罕见进入洛口,否则以郦道元、杨之的性格、笔风,早将北魏水运景象写得淋漓尽致了。相反,郦、杨却有意将汉魏洛阳景象混淆,有遮掩北魏水运衰落之嫌。第四条史料说明千金堨自汉以来调节谷水、阳渠水量,晋怀帝永嘉间(307—313)、北魏孝文帝太和间(477—499)曾修之。但北魏不将它用于漕运,仅供给街渠、苑囿用水。如“太和中,皇都迁洛阳,经构宫极,修理街渠,务穷隐,发石视之,曾无毁坏。又石工细密,非今知所拟,亦奇为精至也,遂因用之”[11]397。北魏宫苑池沼“皆有石窦流于地下,西通谷水,东连阳渠”[16]69。郦、杨的谨细性格于对洛阳的详尽描述中展露无遗,但何以唯独于北魏水运景象无只言片语呢?

  (二)洛阳城郭惯见的车马运输

  北魏经济腹地通往洛阳的陆运繁忙,建春门石桥(又称阳渠石桥)与附近的租场(城外)、太仓(城内)集散了粮食等各类物资。由石桥向东一里有市南桥(马市石桥),建于西晋太康元年(280),桥南为魏晋牛马市[16]78。北魏在全国有数个大牧场,牲畜供应充裕,都城沿用了前朝牛马市,太仓、牛马市的毗邻与运输畜力来源有关。从市场布局环境观察,洛阳宣阳门外洛河对岸有四通市(永桥市),商品物资有从洛口水陆并济来的,有从夏道旱路来的,致使四通市呈半桥市、半旱市形态。西阳门外的大市属于旱市。洛阳较大的市场都离不开陆运支撑,与北魏全国交通运输方式偏重陆运相符。洛阳城郭内的水渠,上架桥梁,供人通行。渠水流入宫苑、权贵宅院,汇成池沼,美化园林。绝无江南水乡泽国以舟穿街过巷,直抵千门万户景象。相反,畜运车载景象常见于坊市。如洛阳东阳门外东南方向的昭德里,内有司农张伦宅,伦“车马出入,逾于邦君”[16]89-90。城南宣阳门外东南的景明寺,“四月七日京师诸像皆来此寺……至八日,以次入宣阳门,向阊阖宫前受皇帝散花……车骑填咽,繁衍相倾”[16]114-115。城西大市东有通商、达货二里,商人刘宝居此,“宅宇逾制,楼观出云,车马服饰拟于王者”[16]157。洛阳城市生活运输平时依赖车马,即前文所述洛阳以西黄河、汾、渭沿岸“年常绵绢及资麻皆折公物,雇车牛送京”[9]2858。车牛是汉晋北方传统运输方式。如三国魏黄初年间(220—226)京兆太守颜斐在关中普及车牛,“京兆自马超之乱,百姓不专农殖,乃无车牛。斐又课百姓,令闲月取车材,转相教匠……一二年中编户皆有车牛”[6]784。高车在漠北,“其迁徙随水草,衣皮食肉,牛羊畜产尽与蠕蠕同,唯车轮高大,辐数至多”[9]2308。高车内附后带来发达的畜牧业与造车业,推动了内地传统车牛运输业发展。北魏都平城时,入华胡商商队牵骆驼、马与驴等载货[17]。迁都洛阳后,他们被安置于永桥市、大市坊市中,垄断中外长途陆运商贸。以上都促进了北魏陆运的发达。

  三、南朝化趋势中的上国心态

  孝文帝迁都洛阳,虽重视伊、洛水运,并在洛河上筑永桥,联系两岸城郭,但在交通如此便利的伊、洛间地带,兴建的却系外来商队、使者聚居的四夷里。鲜卑权贵聚居的寿丘里,规划置于洛河北岸到邙山之间,地势高亢,西为地沟,东为拥挤的汉族权贵等居住的里坊及商业中心大市,出入均依赖畜运。由宫城通往永桥的铜驼街乃全城中轴线,它与寿丘里均为南北走向。如此,城市中轴线、主体空间布局都由邙山指向洛河,处于旱地。其他坊市也顺着南北方向布局,导致沿洛河未形成人口聚居空间走廊,洛河北岸“了无人家”[16]121,显然是都城空间格局的边缘。洛阳与全国都以陆运为主,但北魏臣民郦道元、遗民杨之为何不以发达的陆运为炫耀洛都的资本呢?

  从北魏社会环境与士大夫心态入手,可了解郦、杨心理活动的社会生活基础,以及二人着述时主观趋向背后的时代意志。先说环境。北魏洛阳布局系凉州、平城、江南文化因子的集大成之作[18]71,既有北方都市格局的基调,又有南朝建康风韵的点缀。在南北朝对峙中,江淮运输是别一番景象。长江、淮河、珠江流域都有水路抵达建康[19],建康城的淮水(今秦淮河)上架有朱雀航等二十四浮航,城东青溪上架有七桥,城西运渎上也有五桥,沟通了城内外水陆交通[20]。大市、小市、草市、苑市与专业集市多沿秦淮河岸分布,商市、里坊自发结合成紧密格局,这一点不同于中原[21]。崭新的建康城市布局引发北魏君臣内心的动摇与羡慕。史载:“(平城)土气寒凝,风砂恒起,六月雨雪。议迁都洛京。”“(永明)九年,遣使李道固、蒋少游报使。少游有机巧,密令观京师宫殿楷式……少游,安乐人。虏宫室制度,皆从其出。”[14]990时为北魏太和十五年(491),蒋少游仅仿建康筑洛阳宫殿,而未袭其城市布局[18]71。四年后,即太和十九年(495),北魏成淹又仿建康架浮航,“于时宫殿初构,运材日有万计,伊、洛流澌,苦于厉涉。淹遂启求敕都水造浮航。帝赏纳之”[22]。成淹祖籍上谷居庸(今北京延庆区),祖父时迁北海青州(今山东青州)[9]1751,从此世居海隅。他耳濡目染,奉南朝水陆交通为楷模,而仿建康城中轴线上的朱雀航,修造洛阳城中轴线上的洛河永桥。孝文帝死后,宣武帝继续扩建都城,苑囿也面目一新。“茹皓,字禽奇,旧吴人也。”[9]2000“皓性微工巧,多所兴立。为山于天渊池西,采掘北邙及南山佳石。徙竹汝颍,罗莳其间;经构楼馆,列于上下。树草栽木,颇有野致。世宗心悦之,以时临幸。”[9]2001自然山水写意的江南宫苑布局风格被茹皓借鉴到中原。蒋少游则系乐安博昌(今山东博兴)人[9]1970(《南齐书》载为安乐人,误),与成淹同属青州降人,即“平齐户”。北魏重视吸收南朝宋、齐制度文化[18]3-4,蒋少游、成淹、茹皓三人感激受到重用,在从邙坂到洛河间的城市中轴线上,用苑囿、宫殿与浮航为这座壮丽的城市平添了南国风韵。在西域商人、中亚僧侣、北方各地入京吏民艳羡的目光中,都城中的君臣们陶醉于大国恢宏的气度。同时,因坚持中原本位主义,他们不得不把追慕江南的心思压在心底。北国士大夫郦道元、杨之也难以逃脱这一社会意识的无形束缚。

  再说心态。郦道元,涿州(今河北涿州)世家,孝文帝追随者。孝文帝死后,北魏国力衰落,胡太后当朝腐败。郦道元在失落中着述《水经注》以表达其爱国主义心愿[23]时,特别强调北魏传承的正统性。如描述各地建筑景致、都城城门撰名时,均突出自汉晋到北魏的传承。他写到洛阳城东水运时,以汉晋盛事遮掩当朝衰象,就是出于这一心态。除前文所引外,又如写到汉晋太仓时云“《洛阳地记》曰:大城东有太仓,仓下运船常有千计”[11]402,就不再述北魏是以何种运输方式入仓的,试图含混汉魏为一体。杨之,“北平人,元魏末为秘书监”[16]序1,所着《洛阳伽蓝记》带有浓烈的家国感。如描述永安二年(529)梁使陈庆之出访北魏回江南后称:“自晋宋以来,号洛阳为荒土,此中谓长江以北尽是夷狄。昨至洛阳,始知衣冠士族并在中原,礼仪富盛,人物殷阜,目所不识,口不能传。”[16]108郦、杨的家国情怀立足于北国社会经济、制度文化模式。秦汉以来,运渠的疏浚与都城漕运的繁荣,象征经济发展、政令畅通与统治稳定,彰显王朝正统气象。秦汉定都关中,渭水、黄河、济水、鸿沟、荷水等连成漕运系统。东汉都洛阳,漕运仍通畅[24]。东晋、南朝的长江上常见船队,都城更剧。史载元兴三年(404)二月,建康“贡使商旅,方舟万计”[25],南国水运继承并发展了正统气象。而长途畜运、车运支撑着北魏军事、经济活动,当时主要生产部门中畜牧业占重要地位,影响了全国运输体系格局,汇聚到洛阳形成陆运枢纽。畅通无阻的陆运本是北国昌盛强大的骄傲与象征,但北魏模仿东晋、南朝制度文化已成趋势[18]3-4,15-16。这令当朝士大夫感到正统传承的危殆、内心的动摇。如将洛阳视作毕生精神寄托的郦道元、杨之,面对北魏正统失落的前景不无忧虑,在描述洛都时,他们有意回避当朝运输方式的情景描述,而大肆渲染汉晋水运如织的盛况,且与北魏混杂而不断清。郦、杨纤细心意虽如斯,却也遮掩了北国社会物质基础的强盛面貌与精神文化的独特性,有失于中原本位心理的坚定性。缘于此,郦、杨本意,后世罕识。

  参考文献

  [1] 张兴兆.魏晋南北朝时期黄河干支流航运状况考察[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14.
  [2] 刘汉东.水路交通运输与魏晋南北朝商品经济的发展[J].许昌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3):53-54.
  [3] 薛瑞泽.北魏的内河航运[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3):30-32.
  [4] 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59:1407.
  [5] 何德章.魏晋南北朝时期南北水路交通的拓展[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4(2).
  [6] 房玄龄.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4.
  [7] 陈寿.三国志[M].北京:中华书局,1959:1158.
  [8] 王元林.变害为利,泽惠社会:《水经注》记载的治水与水利社会图卷[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17.
  [9] 魏收.魏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4.
  [10] 李百药.北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2:16.
  [11] 郦道元.水经注校证[M].陈桥驿,校证.北京:中华书局,2007.
  [12] 谭其骧.何以黄河在东汉以后会出现一个长期安流的局面:从历史上论证黄河中游的土地合理利用是消弭下游水害的决定性因素[J].学术月刊,1962(2):31-32.
  [13] 徐坚.初学记[M].北京:中华书局,1962:123.
  [14] 萧子显.南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2.
  [15] 岳东.北魏洛阳市场布局环境、格局与境界[J].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3):8-9.
  [16] 杨衒之.洛阳伽蓝记校释[M].周祖谟,校释.北京:中华书局,1963.
  [17] 张庆捷.北朝唐代的胡商俑、胡商图与胡商文书[M]∥民族汇聚与文明互动:北朝社会的考古学观察.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176.
  [18] 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19] 何德章.六朝建康的水陆交通:读《宋书·州郡志》札记之二[M]∥武汉大学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第19辑.武汉:武汉大学文科学报编辑部,2002:65-66.
  [20] 郭黎安.试论六朝建康的水陆交通[J].江苏社会科学,1999(5):127.
  [21] 卢海鸣.六朝建康的商市[J].东南文化,1992(5):240.
  [22] 李延寿.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1700.
  [23] 陈桥驿.爱国主义者郦道元与爱国主义着作《水经注》[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4):8-9.
  [24] 王明德.论中国古代漕运体系发展的几个阶段[J].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8-9.
  [25] 沈约.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4:956.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