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建炎年间的黄天荡之战的胜负原因及其影响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05-28

  摘    要: 1127年,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称帝,重新建立了赵宋王朝,史称南宋。南宋高宗、孝宗期间,统治者力主抗金,其中高宗建炎和绍兴年间抗金斗争尤为激烈。正面抗金战场主要是由南宋名将韩世忠、岳飞、张俊、刘光世、吴玠带领的朝廷军与金军反复在两淮地区、长江沿岸地区、川蜀地区和湖北襄樊一带对峙,黄天荡之战就是在这一片区域开展的,而指挥此次战役的宋军主将是韩世忠,金军主将则是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

  关键词: 建炎四年; 韩世忠; 兀术; 黄天荡;

  Abstract: In 1127, Zhao Gou, king of Kang, became emperor in Nanjing and reestablished the Zhao Song Dynasty, which is known as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in history. During the period of Emperor Gaozong and Emperor Xiaozong in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the rulers strongly fought against Jin, especially in the period of emperor Jianyan and Shaoxing. The frontline battlefield against Jin was mainly the confrontation between the imperial army led by Han Shizhong, Yue Fei, Zhang Jun, Liu Guangshi and Wu Jie, the famous generals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and the Jin army, in the Lianghuai area, the area along the Yangtze River, the Sichuan-Shu area and the Xiangfan area of Hubei, where the battle of Huangtiandang was carried out. The leader of the Song army who commanded the battle was Han Shizhong, and the leader of the Jin army was Wanyan Wuzhu, the fourth prince of the state of Jin.

  Keyword: the fourth year of Jianyan; Han Shizhong; Wuzhu; Huangtiandang;

  黄天荡之战是南宋初年对金军的阻击战,尽管金军最后突围而走,但这场战役打击了金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南宋军民抗击金朝南下的决心。论文主要讨论战争经过以及胜负原因及其影响等问题。

  1、 黄天荡之战经过

  建炎元年(1127年)五月,宋高宗即位于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建立南宋。金朝闻讯后,立即派军南下,试图消灭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十月,金军第三次打到长江流域,以摧枯拉朽之势攻下了建康,迫近临安。宋高宗继续出逃至明州。建炎四年(1130年)正月,金军继续南下攻打明州,高宗赵构南逃至温州。金军一路尾追。此时南宋水军将领张公裕率部在台州海面阻击金军,高宗得以逃脱。自金军南下入侵后,江南各地烽火四起,南宋军民团结一心,誓死保卫土地。金军不断受到南宋军民的侵扰,大肆掠夺后,于二月,被迫北归。[1]
 

建炎年间的黄天荡之战的胜负原因及其影响
 

  建炎四年(1130年)三月,当金军撤到镇江时,遭到了韩世忠部的截击,于是金军与宋军对峙于镇江东面的焦山寺。“丁巳,金人至镇江府,浙西制置使韩世忠已屯山寺以邀之。降其将铁爪鹰李选选者,江淮宣抚司溃卒也。宗弼遣使通问,世忠亦遣使臣石皋报之,约日会战。世忠谓诸将曰:‘是间形势,无如金山龙王庙者,敌必登此,觇我虚实。’”[2]后兀术下战书于韩世忠,此时兀术麾下兵马十万,韩世忠部仅八千余人。双方第一次交锋,兀术兵败,于是兀术以送钱买路以及以名马换路的方式,两次向韩世忠求情,均被韩世忠拒绝。史书记载:“金兵终不得渡。尽归所掠假道,不听;请以名马献,又不听。”[3]宋代刘时举写道:“乃遣偏将苏德将二百卒伏庙中,又遣二百卒伏庙下,戒之曰:‘闻江中鼓声,岸兵先入,庙兵继出。’敌至,果有五骑趋龙王庙,庙中之伏喜,先鼓而出,五骑振策以驰。仅得其二,有一人红袍玉带,既坠,复跳驰而脱,诘二人者,即宗弼也。既而战数十合,世忠妻和国夫人梁氏在行间,亲执桴鼓,敌终不得济。”[4]尽管兀术给了韩世忠非常好的条件,但是韩世忠不为所动。焦山寺之战只是黄天荡之战的前奏,此时完颜兀术对韩世忠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但为时已晚,兀术被韩世忠在黄天荡围困四十八天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焦山寺之战结束后,韩世忠并没有被胜利的喜悦冲昏头脑,他依然加强军事部署,针对金军的弱点,用大船舰大钩子钩住金人小船的方法,使得金军无还手之力。元代史书记载:“明旦,敌舟噪而前,世忠分海舟为两道出其背,每缒一绠,则曳一舟沉之。兀术穷蹙,求会语,祈请甚哀。”[2]由此可见,黄天荡之战初期,金军由于装备的劣势,被打得惨不忍睹。战争过程中,韩世忠的妻子与爱妾梁氏擂鼓助战,宋军士气高昂,金军大败。又有说:“既而战数十合,世忠妻和国夫人梁氏在行间,亲执桴鼓,敌终不得济。”[5]后双方在黄天荡再次爆发激战,金军数千只小船冲向韩世忠大营,韩世忠严阵以待,命令用大船钩小船,金军的小船迅速沉没,金军负隅顽抗,用弓箭射向韩世忠的大船舰,无用。这一回合金军伤亡极大,其残部且战且退,最终被困于黄天荡。金军此时又向韩世忠求情:“复使致词,愿还所掠假道,世忠不从;益以名马,又不从。”[2]“世忠使人招青,青受招安,布不以会,乃曰:‘我方为贼,其下皆穷,恐不为用,故不可动也。’”[6]此时兀术又一次向韩世忠求和,韩世忠再一次拒绝了兀术,并说:“复我疆土,还我两宫,则可以相全。”[2]兀术技穷,韩世忠堵死了黄天荡,江北的金军也已无多少口粮。但是这时候奇迹出现了。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兀术得到了福建人王氏的建议。这个王氏是卖米的,他路过此处,告诉兀术逃离的方法。十二日,兀术迅速疏浚河道,连通了黄天荡和长江。“将至黄天荡,宗弼乃因老鹳河故道开三十里通秦淮,一日一夜而成,宗弼乃得至江宁。”[7]由此可见兀术逃命之心切。“宗弼既为世忠所扼,欲自建康谋北归,不得去。或献谋于金人曰:‘江水方涨,宜于芦场地凿大渠二十余里,上接江口,舟出江背,在世忠之上流矣。’宗弼从之,傍治城西南隅凿渠,一夜渠成,次日早出舟,世忠大惊。金人悉趋建康,世忠尾击,败之,金人终不得济。”[6]兀术带领金军逃离了黄天荡,最后逃到了建康。到此为止,黄天荡之战的前中期就结束了。在这一时期,宋军战无不胜,打得金军闻风丧胆,十万金军节节败退,最后在黄天荡被围困整整四十八天。但是当金军突围后,局势反转,宋军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宋军的失败也就在所难免,这就是黄天荡之战后期的状况。兀术的突围让韩世忠始料未及,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二十五日,韩世忠迅速派军队追赶金军,此时兀术已经在上游地区,而韩世忠部在下游,由于天气无风,韩世忠部的大船舰追赶不及,此时韩世忠部在装备上的优势已经转变成劣势。兀术占据了优势,便率军开拔,向下游的韩世忠部进攻。这场战争打得异常激烈。“宗弼发江宁,将渡江而北。宗弼军渡自东,移剌古渡自西,与世忠战于江渡。世忠分舟师绝江流上下,将左右掩击之。世忠舟皆张五网,宗弼选善射者,乘轻舟,以火箭射世忠舟上五网,五网着火箭,皆自焚,烟焰满江,世忠不能军,追北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7]韩世忠此时退保镇江,金军继续追击。“乌珠(兀术)信之,一夜造火箭成,以戊申出江,擢桨行舟,其疾如风。天霁无风,赫日丽天,海船皆不能动,蓬则火起。世忠海船本备水陆之战,人皆全装,马皆铁面皮甲。每船有兵、有马、有老少、有粮食、有辎重,无风不能行。火烘日曝,人乱而呼,马惊而嘶,被焚与堕江者不可胜计。”[6]宋军兵败如山倒,“翌日风止,金人桨舟出,疾行如飞,世忠舟大辎重,马具载火矢所及,无弗焚者,火烘日曝,八马都尽,孙世询、严允皆战死。世忠堕江,杨家州僧普借以小舟出援,乃得登岸,奔还镇江。”[8]最终韩世忠部在当地的红巾义勇军的帮助下才得以逃脱。黄天荡之战最后以宋军惨败而告终。

  2、 黄天荡之战胜负原因分析

  建炎四年(1130年)的黄天荡之战以韩世忠部惨败而告终。战争前中期韩世忠部占据很大的优势,但是当兀术逃离黄天荡后,迅速组织力量反攻,宋军最终大溃败。战争先胜后败这一过程和结果值得人们反思。

  韩世忠部在战争的前中期之所以能成功,有以下原因。第一,韩世忠个人的军事才能在这一场战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首先他战略得当,运用大船钩小船的方法,使得宋军在前期占尽优势。“世忠以海舟连巨江中,预以铁链贯大钩俟。敌船出,每甚哀。”[9]由于金军的船多为小船,容易被拉沉,所以在大战中也证明了金军小船以卵击石,金军伤亡巨大。其次是他坚定的信念。“愿还所掠以假道,世忠不许;复益以名马,又不许。”[10]兀术愿意归还所有的掳掠品,以求韩世忠放他一条生路,但是他多次拒绝了兀术的请求,坚持打击金军,使得金军多次求和未果后,冒险选择了最后的突围。最后,韩世忠部以八千宋军对十万金军,军队数量相差巨大。在军事装备上,虽然南宋军火武器的发展速度较快,但是铠甲却依然在使用。相反,为了对抗金国的重甲骑兵,甲胄的制造依旧被统治者所重视,统治者继续推广重甲在军队的配备。[11]面对重重困难,韩世忠此时需要巨大的勇气。虽然金军骁勇善战,宋军的战斗力远不如金军,但韩世忠依旧从容镇定,“于是宗弼循南岸,世忠循北岸,且战且行。世忠艨艟大舰数倍宗弼军,出宗弼军前后数里,击柝之声,自夜达旦。世忠以轻舟来挑战,一日数接。”[7]他的妻子和爱妾梁氏也助他一臂之力。“世忠妻和国夫人梁氏在行间,亲执桴鼓,敌终不得济。”[12]最终,韩世忠迫使金军被围困四十八天而难以逃脱。第二,黄天荡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注定了金军会被韩世忠部包围的结局。黄天荡是长江上一个淤积多年的死胡同,一个没有进口、没有出口的死港汊,周围几无任何逃脱的通道,即使有,也鲜为人知。还有一点就是黄天荡的存在使水流改变流向,形成水流湍急、暗流不断的险境,这些造成了黄天荡的险恶。[13]金军逃入此地,可以说是插翅难逃了。但结果是金军逃走了,黄天荡之战功亏一篑。

  黄天荡之战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韩世忠虽然在前中期大败金军,但兀术最后率军成功逃脱,金军反败为胜,韩世忠作为主将是负主要责任的。第一,在围困金军期间,围而不攻致使宋军在金军突围后没能及时做出反应。韩世忠始终相信黄天荡是死胡同,金军插翅难逃,没有及时调整军事部署,整整四十八天,只是单纯地强化了巡逻[14],以至于兀术率领金军突围成功,韩世忠措手不及。就连韩世忠的爱妾梁氏也上疏弹劾丈夫“失机纵敌”,请朝廷“加罪”。[14]第二,在黄天荡围困金军的期间,韩世忠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韩世忠变得骄傲自满起来,当金军从上游向下游的宋军冲来时,韩世忠仍不以为意,未能够积极应对,导致后来金军火攻宋军,宋军惨败,最终韩世忠退守镇江。“次日风止,我军帆弱不能运,金人以小舟纵火,矢下如雨。孙世询、严允皆战死,敌得绝江遁去。世忠收余军还镇江。”[3]第三,韩世忠手中的兵马虽然有八千,但是相对于金军的十万还是太少,而且韩世忠由于害怕被偷袭而没有冒险分兵进入河道内。第四,当韩世忠部包围金军时,由于其在之前的焦山寺之战中已经损失一些兵马,韩世忠担心不能完全困金军于黄天荡,所以围而不攻。此外,南宋其他军队不予支持也是黄天荡之战失败的原因之一,宋军只有韩世忠部在黄天荡孤军奋战,而其他将领,比如岳飞,此时他的部队已经达到了两万人之多,但其在常州四捷后并没有进军与韩世忠部会合,一起合围兀术。张俊、辛企宗、刘光世,甚至坐镇长江上游的范宗尹,对韩世忠部都视若无睹,“去年敌骑将欲北归,韩世忠于大江中流以舟师邀击……宗尹坐视不恤,敌人果自上流乘风纵掠,而世忠孤军挫敌。”[12]他们坐视韩世忠部先胜后败。还有一点就是卖米者王氏给予兀术的建议,这只是此战最后失败的次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在韩世忠自己。

  3 、黄天荡之战的影响

  黄天荡之战是南宋初期为数不多的一场战役,尽管黄天荡之战的前中期,宋军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以区区八千人马抵挡住了十万金军的进攻,还将金军残部围困在黄天荡整整四十八天,但是最后金军借助外力得以逃脱,最终战争失败。黄天荡之战对双方都有影响,不仅对南宋,对金朝也有巨大的影响。

  首先,对南宋来说:第一,黄天荡之战是南宋初期最着名的战役之一,这场战役是具有正义性质的。尤其是淮河以南的汉族人民,面对金军的烧杀淫掠,组建了忠义社、八字军等民间军事组织,辅助南宋军队打击金军。[15]第二,黄天荡之战总体是一场成功的战役。靖康之变中金军的烧杀淫掠和南宋初期宋军对金军作战的连连失败,使得南宋统治阶级产生了“畏金”的情绪。以宋高宗赵构尤为突出,从1127年到1130年,赵构一直向南逃跑,从应天府跑到了扬州,后又继续南逃至瓜州、镇江、江宁、越州、明州,最后跑到了温州。[6]从逃跑的急切程度可以看出他对金人的军事打击甚是恐惧。不光是统治阶级,那些普通的士兵也由于对金战役屡屡失利而加深了对金军的恐惧。黄天荡之战,金军横扫千里,无人能挡。宋金战事一开,往往宋军一触即溃。[16]黄天荡之战,韩世忠以少胜多,大大增强了南宋军民抗金的信心,使统治阶级加大了对抗金的支持力度。赵构甚至认为:“今冬金人南来,似有可胜之理。”[12]此后,在绍兴年间,韩世忠部、岳飞部、张俊部、刘光世部、吴玠部等在抗金战场上对金军展开了坚决打击,并取得了一些战役的胜利,比如大仪大捷、仙人关大捷、和尚原大捷以及郾城大捷等。这些战役的胜利都深受黄天荡之战的影响,不仅鼓舞了南宋军队的士气,也坚定了主战派抗金的决心。

  其次,对金朝来说:第一,黄天荡之战使金军伤亡惨重,金朝上层统治者开始慢慢地认识到了南宋军队军力的变化。南宋不断扩充军备,如张俊部,大量的全装甲、马甲、弓弩、提刀、应鼓等被造出,给金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17]。第二,金朝上层对南宋朝廷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原来金军一味进攻的策略,后来在绍兴时期逐渐由武力压迫变成了谈判与武力压迫并存的策略。第三,黄天荡之战使金军从此兵戈止于长江沿岸,而未能进一步侵入江南地区。即使在绍兴时期这一军事冲突激烈的时期,金军也仅仅突入两淮地区,而未过江。“其后两淮交兵伏尸流血十有余年,而金人卒不敢饮一马于江者,世忠一战之力也。”[12]1161年,完颜亮南侵,兵锋直指江南,大军至采石,四十万大军欲过江灭宋,被中书舍人虞允文率领的南宋军队打败,金军依旧未能打到江南地区。但是黄天荡之战的失败并没有伤到金军的根本,完颜兀术逃离黄天荡后,迅速组织力量,首先是对处在下游的韩世忠部进行反攻,“世忠引舟出江,天霁无风,海舟不能动。以火箭射海舟篛篷,世忠军乱,焚溺而死者不可胜数。世忠与余军至瓜步,弃舟而陆,奔还镇江聚兵[10]。”韩世忠部惨败后逃离了战场,接着就是金军继续在江淮、襄樊地区与宋军交战。金军战斗力强悍,胜多败少,宋军伤亡惨重。最终,南宋于1141年被迫与金签订《绍兴和议》,向金称臣。南宋与金开始了短暂的和平时期。

  最后,黄天荡之战不单单是中原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的一次军事较量,也是中原农耕文明和少数民族游牧民族相互碰撞的产物。汉民族见识到了少数民族强悍的战斗力,而少数民族也见识到了汉民族所在地区的文明。史书记载:“又况黎州过大渡河外,弥望皆是蕃田,每汉人过河耕种其地,及其秋成,十归其一,谓之蕃租,土丁之耕蕃地者,十有七八。”[18]虽然黄天荡之战是局部地区的军事冲突,但是它也加强了民族融合。有些少数民族人民随着金军到达两淮、长江沿岸附近便定居下来,与汉族人民生活在一起,由此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联系加强了。

  4 、结语

  黄天荡之战是南宋建炎年间最重要的战争之一,其虽未能彻底改变金强宋弱的局面,但是在军事层面上体现出了宋军战斗力的提升,更重要的还是在金军对宋军的态度方面产生的影响,金军开始重视宋军。而宋军的心态也有了很大变化,宋军在后来的对金战争中逐渐放平了心态,在绍兴年间屡屡抗击金军,使得金军望而却步,金一时无法灭亡南宋。最终,南宋与金于1141年签订条约:南宋向金称臣,向金纳贡25万两白银、25万匹绢。南宋与金的军事冲突至此才暂时告一段落。

  参考文献

  [1] 刘黎平.解开黄天荡之战的历史疑云[J].金秋,2018(14):43-44.
  [2] 佚名.中兴两朝圣政[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6.
  [3] 脱脱,等.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11361.
  [4] 刘时举.续宋编年资治通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55.
  [5] 毕沅.续资治通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579.
  [6] 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990.
  [7] 脱脱,等.金史[M].北京:中华书局,2011.
  [8] 钱士升.南宋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9] 毕沅.续资治通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578.
  [10] 刘时举.续宋编年资治通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54.
  [11] 黄诚.论南诏大理国与北宋南宋军事建制[J].鄂州大学学报,2018,25(3):33-36
  [12]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13] 管秋惠.险恶黄天荡[J].江苏地方志,2003(2):30-31.
  [14] 吴启雷.砥柱中流:韩世忠传[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
  [15] 蔡东藩.宋史演义[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4.
  [16] 宋志红.南宋名将韩世忠研究[D].广州:暨南大学,2006.
  [17] 范建文.南宋军队生产兵器述论[J].宋史研究论丛,2020(1):96-112.
  [18] 徐松.宋会要辑稿[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