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票据善意取得的可能性与必要性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11-09

摘要

  近些年来, 市场经济蓬勃发展, 商业交易规模逐渐扩大, 有频繁的海外跨境交易, 也有跨区域大规模多批次交易, 当进行异地交易时, 双方不便携带大量现金, 负担过重而且不安全, 也存在着兑换货币的问题。票据作为一种有价证券, 是由出票人签发的无条件约定, 由本人或委托他人支付票据上的金额, 用书面形式简洁明了地记录债权债务关系, 操作简便。票据支付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 其有一定的流通、支付、信用功能, 有着便捷安全的特点, 票据自身的规则也随着日益发展的经济不停地得到完善和成熟。作为一种有价证券, 票据具有设权性、交付性、提示性和缴回性等特点, 其在交易中的作用也日趋凸显, 票据权利的行使与票据不可分割, 票据权利的使用以持有票据为前提, 行使以提示票据为前提, 转移以交付票据为前提, 金额的获取以缴回票据为前提。各国的民法中制定的善意取得制度为票据的发展提供助力, 本文将会对票据善意取得进行分析, 然后对票据善意取得正当性进行可能性和必要性的分析。

票据善意取得的可能性与必要性

  一、票据善意取得概述

  (一) 善意取得

  1. 善意取得概念及构成条件

  善意取得的概念是无处分权的占有人将所占有的动产, 以设定他物权或转让所有权为目的转移给善意第三人, 第三人获得该动产权利。善意取得的意图是调整交易关系, 维护交易秩序, 在进行使用之前首先应该满足当事人主体适格等合法交易的一般要件, 除此之外, 还需要更为严格的条件。

  首先是客体条件, 交易的物品一定是法律允许的流通物, 对于国家禁止流通的货物, 形成的交易是违法的, 不能满足合法交易的要求, 这些交易不存在通过善意取得来进行保护。对于一些限制流通物, 具体要根据法律的规定判断能否进行交易;还有占有人或转让人为无权处分人, 动产占有者无权处分分为无完全处分权人和无处分权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主要是指共同共有人, 这种情况下要转让财产需要获得所有共有人的同意。无处分权人一般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如保管、承租、借用等, 称为自始无处分权, 第二种是原来有处分权但是权利中途消灭, 第三种是占有人未取得期待权利;还有受让人为善意, 善意取得要求交易财产受让人主观上为善意, 但是对于转让人没有善意的要求。但是善意是交易主体的主观心理状态, 求证和确定很困难, 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采用非善意即恶意的反向推定方式来确定受让人是否善意, 通过恶意推定来反证善意, 可以采用受让人和转让人之间的关系推定, 或者在非正常场所交易等方式进行推定;还有动产以合理价格转让, 在交易中应该满足商业交往的等价有偿、公平交易的原则, 进行财产转让时应支付合理对价。如果无视交易原则, 就会造成有人投机取巧窃取他人财物的现象发生, 不利于转让人的权利保护, 也不利于维护正常的社会交易秩序;最后是动产已交付, 将财物变更情况公示, 能够让他人直观确定交易正常从而继续信赖该交易关系, 并且继续与善意第三人进行交易。如果法律不确认交易的效力, 就削弱了物权的公示力, 也会因为该物品由于权利状态无法确定而影响了后续交易的有效进行, 所以对已交付动产的善意取得要加以保护。

  2. 善意取得的法律渊源

  在法律界、学术界, 人们还在讨论善意取得的起源, 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的观点。但总体来说可以分成下述几种。第一种是来自德国法;第二种是来自日耳曼法;第三种是来自罗马法。后来, 随着相关研究的不断深入, 人们将上述三种观点综合成两种, 一种是日耳曼法起源说, 另一种是罗马法起源说。在日耳曼法中, 所有权和占有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必须要先占有才能具有动产所有权。在司法实践过程中, 往往会将占有动产的人推定了动产所有人。没有直接占有动产的权利人的所有权被削减, 当动产被无权处分人转移给第三人后, 原所有人无权要求第三人返还。在德国法中也有类似的规定, 即原所有权人需要向无处分权人追索自己的财产, 这和日耳曼法中的规定相似。因此, 人们将德国法起源说和日耳曼法起源说合并在一起。在罗马法中, 所有权和占有是相互独立的, 占有分为善意占有和恶意占有, 罗马法中没有对善意取得做出规定, 但是允许善意占有人获得动产的所有权。罗马法优先保护所有人的权利, 所有人可以直接追回已经转让给第三人的财物。这种规定损害了第三人的利益。

  3. 善意取得的立法价值取向

  市场主体在交易前都要对交易对象和交易标的进行调查, 形成调查报告后, 确信交易标的权利没有瑕疵, 然后就可以进行交易了。这样会增加市场交易成本, 减缓交易进行, 影响效率, 善意取得能够改善这种情况。

  从善意取得概念的表面来看, 法律牺牲了原权利人的所有权来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 让人难以理解, 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善意取得的价值取向。

  首先是平衡所有权人与善意取得人利益, 我们先忽略财产转移情况, 从权利的角度来看, 善意取得的出发点是想要平衡所有权人和善意第三人之间的利益, 本质上是平衡财产的安全保护和交易的安全保护, 而不是倾向某一个利益集体。善意取得的立法目的在于保护交易安全, 维护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 这并不会损害原所有人的权益;还有就是敦促原所有权人履行财产保管义务, 所有权是绝对排他的权利, 所有权人对财产享有占有使用等权利, 保护管理自己的财产是所有权人的责任。因为自身原因导致财产被无权处分人转让应该由原所有权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应由第三人承担责任。对于已经丧失的所有权, 原所有权人可以通过其他手段获得补偿, 但是过程复杂, 结果不确定, 所以还是应该保护好自己的财产。

  (二) 票据的善意取得

  1. 票据与票据权利

  票据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广义票据中第一类是指由出票人签发的无条件约定, 由本人或委托他人支付一定金额的有价证券, 第二类是表明权力的凭证。狭义票据种类少, 有汇票、本票和支票等。票据权利与票据本身不可分割, 为了保证票据的流通性, 达到索取货币金额的目的, 持票人被票据法赋予两类权利, 第一类是付款请求, 第二类是追索权。付款请求通常只有付款请求权遭拒后才有追索权的行使, 除此之外还有利益偿还请求权等权利。票据是票据权利行使的基础, 票据权力行使的对象为票据行为人。

  2. 票据丧失、补救和善意取得

  票据作为一种动产, 存在丧失的可能, 存在着不同的情形, 基本分为绝对丧失和相对丧失, 绝对丧失是指票据形态上的灭失, 如烧毁, 相对丧失是指票据的形式没有发生变化, 如遗失、盗窃等。绝对丧失时可以通过补救措施而不会影响票据权利的行使, 但是相对丧失如果没有及时补救就有可能会丧失票据权利。

  在我国, 票据的补救一般分为三步, 第一步是失票人及时通知付款人挂失支付, 接下来付款人立即停止支付, 最后一步是失票人向法院提起公示催告或提起诉讼。在丧失票据之后, 经过以上三步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资金的安全。

  票据的善意取得能够使票据权利善意取得, 但是两者并不能一概而论。首先, 有关于票据的权力除了票据权利之外还有许多非票据权利, 如果用票据权利的善意取得代替票据的善意取得会缩小票据善意取得的外延;其次, 根据善意取得的定义, 善意取得并不是一种权利, 其客体为有机物中的动产。票据成立的要件有:必须以规定的方式转让票据, 转让方式分为背书转让和交付转让;还有, 被转让的票据必须形式完整, 记载事项必须完整, 背书要求连续。第三人善意取得动产所有权后, 原所有权人不得要求其返还。票据善意的法律后果与一般动产取得的法律后果相类似, 在票据完整有效的前提下, 受让人会获得完整的票据权利。

  二、票据善意取得的可能性分析

  票据属于完全有价证券, 占有票据是票据权利享有的前提, 票据权利与票据本身不可分割, 与票据的外观实体相依傍, 除了票据本身, 票据权利是人们真正渴望的对象。票据还有独特的法律性质, 那就是票据的有价证券性质, 即以支付一定的财产为必要, 付款人见到票据立即付款不问缘由, 这是一种无条件支付, 此性质也能够免除在行使票据权利时被付款人盘根问底, 使权力顺畅行使。

  票据将市场交易中双方的债务债权关系书面化、确定化, 能够使权利义务可视化, 能够作为保证市场主体权利与利益的一个确定的证据。明确表达权利义务能够使市场主体信赖交易利益的可期待, 也能够增加市场的交易信心。票据是一种债权债务凭证, 比货币更加安全快捷, 但是仍旧不能完全代替货币本身。在进行钱货交易时,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交易立即完成, 交易双方债权债务关系解除。对于票据交易来说, 应该取得货币的一方只能取得票据, 票据上的金额代表的是持有者获取金额的可能性, 但是不代表持有人实际获得的金额, 中间可能有票据权利瑕疵等原因造成票据实际效力受损的情况。在交易完成后, 并不代表交易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结束, 而是以票据的形式继续行使权利义务。票据要求较高的兑付安全性和稳定性。票据的善意取得也是为了提高票据兑付安全性而产生的。

  票据的无因性是指票据一经开出, 票据权利的享有就以持有票据和票据文义为准, 票据原因关系和票据关系互不相关。票据的无因性促使票据达到最佳流通效果, 突出票据的流通支付功能, 降低交易风险, 提高效率。票据无因性想要达到的效果与善意取得殊途同归, 善意取得将不确定的财产权利确定化, 减轻交易双方的审查成本, 增强市场主体对交易的信心。

  三、票据善意取得的必要性分析

  在商法中, 票据法律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商法在世界各国都得到确立, 是最基本的法律之一,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 我国也相继颁发了一系列的单行法, 并且组成了商法部门。商法的主要价值取向是保障商事交易的安全以及提高商事交易的效率。商品经济自由开放, 要保证商事交易的效率就一定要加强对交易安全的保护;同时, 维持交易秩序, 保证交易的公平性也对商事交易起到规范作用。

  市场中的交易活动有着很强的逐利倾向, 能够将经济利益最大化, 缩短交易周期, 简化程序, 使商事交易能够便捷迅速地进行和完结, 从而达到利益最大化。商法通过以下几种方式促进交易迅捷、提高交易效益, 一是固定化交易方式和交易客体定型化, 二是引入短期时效制度。

  票据的存在是为了流通, 要想流通就少不了便捷与效率的设计。无论是从哪方面都宣示着效率在票据世界中的重要性, 可以说票据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存在的。为了使票据的功能全面发挥, 就要打通票据流通的障碍, 而票据的善意获取则是票据流通的助推剂, 能够提升交易效率, 增加交易信心。

  善意取得给予第三人保护, 第三人是指基于对公示公信力的信赖而有偿取得财产的人, 即使转让的财产有权力瑕疵, 但是第三人仍然可以基于善意取得获取所有权。其本质是对于市场交易主体诚实信用一方的肯定, 同时也确保了市场交易的秩序和效率, 保证了物权公示的权威性。这种设计是维护正常市场交易秩序的需要。

  综上所述, 经过多年的发展, 善意取得已经相当完善, 虽然票据可以直接适用于善意取得, 但是票据本身具有特殊的性质, 它既有动产物权的性质又有财产权利的性质。票据权利与票据本身不可分割, 票据也是票据权利行使的基础, 一旦票据丧失, 会让持有人不仅失去票据, 而且还会失去寄托在票据上的权利, 因此, 票据的善意取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 我国对票据善意取得制度规定不明确, 票据立法中还存在一些矛盾的地方, 这都需要不断改进。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