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2020年世界经济与中国经济的宏观形势探究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3-17

  摘    要: 2020年,预计全球贸易进展局势出现缓和,世界经济增长小幅回升至2.6%左右,主要经济体面临的贸易政策、货币政策和地缘政治局势等不确定性因素仍较多,世界经济增长面临的下行风险仍较大。2019年中国经济总体平稳,GDP增长6.1%。2020年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稳健、结构优化、动能转换的发展态势,预计将实现6.0%的增长。

  关键词: 2020年; 世界经济; 中国经济; 经济政策;

  Abstract: Looking ahead to 2020, it is expected that global trade situation will ease, driving world economic growth moderately to about 2.6%, and major economies will still face many uncertainties from trade policies, monetary policies and geopolitical situations, posing significant downside risks to world economic growth. China's economy was overall steady in 2019, with GDP recording a 6.1% growth, and will keep economic development on course for steady growth, structural optimization and new driving forces to achieve 6.0% growth target in 2020.

  Keyword: 2020; world economy; China's economy; economic policy;

  1、 世界经济出现改善,仍有下行风险

  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明显放缓,预计为2010年以来最低。由于全球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加剧,英国“脱欧”悬而未决,严重削弱了企业和金融市场信心,按市场汇率法估计,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为2.5%左右,明显低于2018年的3.1%,增速连续第二年放缓。主要经济体增速同步放缓。美国企业投资明显下滑、私人消费支出减弱,增速由连续两年回升转为放缓,欧元区和英国受“脱欧”不确定性增加影响,增速继续放缓;日本出口和内需增长受到阻碍,增长仍乏力,与2018年大体持平,新兴经济体因部分南美和亚洲经济体仍面临严重的经济困境,增速较预期和2018年继续减弱。

  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将出现缓和,主要经济体央行将保持宽松货币政策,世界经济增长将有所改善。预计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为2.6%左右,较2019年略有回升,但仍低于2018年的3.1%,总体仍疲软。

  预计2020年发达经济体增长保持基本稳定,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可能回升,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美国减税政策效应弱化,降息作用有限,预计2020年将继续减速至2.0%左右,低于2019年的2.3%和2018年的2.9%,不排除可能出现回升趋势。约翰逊大选获胜,英国大概率“协议”脱欧,货币政策趋于放松,将支撑欧元区,英国增速分别从2019年的1.3%小幅回升至1.5%左右(2018年分别为1.9%和1.4%);日本经济增速将从2019年的1.0%继续下滑至0.5%左右;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的资本流入增加和出口增速上升,将促使增速分别回升至7.0%、2.0%和1.8%左右(2019年分别为6.1%、0.9%和1.1%)。
 

2020年世界经济与中国经济的宏观形势探究
 

  同时应看到,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依然存在较多不确定性因素,下行风险仍较大。美国总统选举是2020年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将对美国和世界的贸易政策和货币政策走向带来较大影响;如果贸易紧张局势再次反复,中东、南美等地缘政治局势动荡加剧,可能影响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世界经济增长将可能出现小幅放缓。目前三大国际着名机构预测报告均显示,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将较2019年小幅回升0.1~0.2个百分点,见图1。

  图1 世界及主要经济体GDP增速走势
图1 世界及主要经济体GDP增速走势

  注:世界GDP按市场汇率法核算数据来源:万得、EDRI

  1.1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缓和,贸易增速有望回升

  一方面,世界贸易形势出现改善。一是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内容达成一致,呈现阶段性缓和,有助于提振全球市场信心。美国同意对自中国进口的3 000亿清单中已加征部分(约1 2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幅度由15%降至7.5%,余下部分不再加征关税(此前预定12月15日开始加征),但继续保留对2 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则相应暂停征收部分原产美国商品关税,包括美产汽车及零部件等;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增加自美国进口商品和服务总额不低于2 000亿美元;每年至少购买价值4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等。二是RCEP、CPTPP等区域贸易协定推进,有利于促进区域内各经济体贸易发展,将推动2020年世界贸易增速高于2019年。三是世界商品贸易先行指标仍远低于长期平均水平,但出现持续改善。WTO世界商品贸易景气指数自2018年第四季度起连续5个季度降到平均线以下,但下滑速度逐渐减缓,2019年第四季度甚至有所回升。

  另一方面,世界贸易形势出现明显好转的可能性较小。一是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仍将持续,近期对南美洲国家和欧盟国家实施征税或301调查。二是中美贸易摩擦仍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中美冲突已涉及金融、科技、地缘政治、国际规则、人员流动等领域,短期内达成全面贸易协议的困难较大。

  预计2020年世界贸易增速将由2019年的1.1%升至2.5%左右,但仍低于近五年3.1%的平均增速。从出口增速看,美国和拉丁美洲均上升2.7个百分点,上升速度最快;其次是日本,上升1.9个百分点;新兴亚洲、新兴欧洲和欧元区则分别上升1.3、1.0和0.7个百分点左右。

  世界贸易改善带动世界制造业景气和世界经济出现回升迹象。截至2019年12月,全球制造业PMI指数由连续6个月低于荣枯线转为连续两个月高于荣枯线,其中,美国、欧元区、英国和日本均出现降幅缩窄或回升迹象。OECD领先指标由2019年初以来的降幅持续收窄转为上升。

  1.2、 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继续宽松,但空间有限

  随着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剧,2019年主要经济体央行转向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上半年暂停加息,7月底推出2015年12月以来首次降息,并结束了2017年10月开启的“缩表”进程,9月和10月又连续两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至1.50%~1.75%,同时进行国债购买和回购操作,至少延续至2020年年初,12月底国债持有量较8月初增加了2 410亿美元。继美联储降息后,欧洲央行9月也随之下调了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至–0.5%,并决定从11月开始重启每月2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此外,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央行也由2018年的升息再次转为降息,分别连续4次、5次和5次下调基准利率至4.5%、5.15%和6.25%。

  考虑到目前主要经济体仍面临下行压力和通胀水平趋升,预计2020年主要经济体仍有一定降息空间,但大幅降息的可能性较小。截至11月,美联储高度关注的美国核心PCE同比小幅回落至1.6%,仍低于美联储2%目标,但总体CPI同比增速连续2个月回升至2.1%,欧元区由连续2个月回落转为回升至1.0%,日本回升为0.5%,印度连续3个月上升,巴西由连续2个月回落转为回升至3.3%。预计2020年美联储降息空间缩窄,可能至多再降息一次;欧洲央行和英国将分别启动降低0%和0.75%的主导利率,并继续推行量化宽松政策;新兴经济体也继续小幅降息;日本央行将继续维持–0.1%的政策利率量化宽松政策不变。

  在货币政策宽松空间有限的情况下,部分经济体也将实施较为积极的财政政策。2020年欧元区和英国可能选择继续放松财政政策,英国财税刺激规模增加的程度较2018年有所上升;新兴经济体也将继续增加财政刺激,印度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巴西通过养老金改革方案,效果将在2020年显现,但规模较小;美国和日本由于政府财政和债务压力大幅上升,财政刺激规模有所减弱。

  2020年“双松”的财政货币政策组合,将有利于支持消费和投资,促进全球尤其是欧洲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但提振作用有限。

  1.3 、部分经济体债务危机将有所改善

  2020年全球贸易向好,主要经济体利率总体维持较低水平,将有利于减轻部分经济体偿债压力,缓解债务危机,促进财政状况有所好转。

  从发达经济体看,欧元区和英国的货币政策放松和出口增速提高,将有利于降低其债务负担。预计2020年欧元区、英国的政府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将由2019年的83.9%、85.6%降至82.3%、84.8%;而美国则由106.2%小幅升至108.0%,债务负担继续增加;日本继续保持在237.00%左右。

  从新兴经济体看,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的低利率促使国际资本流入新兴经济体,另一方面中美双边贸易减少有利于促进中国以外的新兴经济体的进出口贸易增长,利好于部分对外贸和外资依赖性较高、经常账户逆差严重的南美和欧洲新兴经济体国家,承受的货币贬值和偿债压力将有所减轻。预计2020年拉丁美洲的政府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将由2019年的71.7%小幅降至71.3%,但新兴欧洲由30.4%小幅升至31.2%,亚洲新兴经济体可能由55.6%大幅升至59.5%,接近60%的负债率警戒线。

  1.4、 主要经济体金融市场风险持续积累

  2020年全球货币政策宽松,贸易紧张局势的起伏,将可能对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股市、汇市和债市持续产生不利影响。

  美国经济放缓,货币政策宽松,美国金融风险持续积累。2019年美元长短期利差倒挂的期限范围不断扩大,年中出现美元10年期和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利差连续4个月倒挂,接近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情形;道指、标普、纳指等三大股指屡创新高,截至2019年12月31日分别比年初上涨22%、29%和35%。如果美国股市和美元指数出现动荡,可能对美国经济增长进一步形成冲击。

  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宽松,促使国际资本大量流入新兴经济体,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风险将大幅上升。如果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由松转紧,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可能出现国际资本大量撤离新兴经济体国家,对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将带来冲击。预计亚洲新兴经济体和拉丁美洲的金融市场风险较大。

  2、 我国经济外部不确定性减弱,稳增长支撑增强

  2019年我国经济增长总体平稳,全年同比增速6.1%。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我国以“六稳”政策为导向,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4个季度分别增长6.4%、6.2%、6.0%和6.0%;其中11月、12月多项数据向好,经济显现阶段性企稳迹象。消费仍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全年消费、投资和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7.8%、31.2%和11%。

  2020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之年,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速平稳、结构优化、动能转换的发展态势。虽然经济发展仍面临国内结构调整压力大、外部环境复杂的影响,但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宏观政策适时适度逆周期调节,政策合力将为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2.1、 经济增长具有韧性,预计2020年实现6.0%的增长

  一方面,经济运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难和挑战。从国内看,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从国际看,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虽然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但是美对华政策转为竞争导向,中美之间除贸易冲突外,还涉及到高科技、金融、地缘政治、国际规则等全方位的大国博弈,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

  另一方面,经济保持平稳发展具有坚实支撑,有利因素在积累增多。一是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物质技术基础雄厚,产业门类齐全,国内市场广阔,人力资本和人才资源庞大,经济韧性强、潜力大,应对外部冲击能力强。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改革开放力度加大,宏观政策更加注重组合发力,为经济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全面做好“六稳”工作,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三是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贸易摩擦阶段性缓和,短期内我国外部不确定性因素降低;并且中美双边关税小幅下调,有利于我国出口改善、提振信心,有利于我国经济增长。

  经济先行指标PMI指数重回扩张区。前期稳增长政策效果逐步显现,2019年11月制造业PMI指数由前值49.3升至50.2,在连续6个月低于50景气荣枯线之后,重回扩张区间;12月制造业PMI与上月持平,延续扩张态势,显示预期向好、经济运行趋稳。反映中小企业的财新制造业PMI指数,截至2019年12月,已连续5个月高于荣枯线。

  2 0 2 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预计经济保持总体平稳态势,实现6.0%的增长。

  2.2、 投资受基建回升拉动,增速有望低位企稳

  2019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55.1万亿元,同比增长5.4%。预计2020年投资同比增长5.2%,增速略低于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切实增加有效投资,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会议指出,支持加大设备更新和技改投入;加强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川藏铁路等重大项目建设,稳步推进通信网络建设,加快自然灾害防治重大工程实施,加强市政管网、城市停车场、冷链物流等建设,加快农村公路、信息、水利等设施建设。

  从投资的三大领域来看:一是预计基建投资增速小幅回升。稳投资政策持续加力,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发行使用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措施,包括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扩大专项债使用范围、明确专项债作为项目资本金的使用占比上限等;并下调部分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允许项目可通过发行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加快发行使用,基建投资有望改善。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建”将成为2020年稳增长和促创新的重要发力点。

  二是预计制造业投资增速仍处低位。2019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涨幅由正转负,自7月以来连续5个月负增长,反映工业需求趋弱;叠加中美贸易摩擦长期不确定性,压制外向型企业扩大投资意愿。此外,企业经营效益下滑,可用于投资的资金减少,2019年1–11月制造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4.1%(上年同期为增长9.9%)。

  三是预计房地产投资缓步下行。2019年房地产融资收紧,加大房企在拍卖拿地、土地开发等多环节融资的约束。2019年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8.5%,增速较上年(17.2%)大幅下降,拖累后续房地产施工强度及投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坚持房住不炒定位,全面落实因城施策,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长效管理调控机制,预计2020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将有所回落。

  2.3 、消费受利好政策提振,预计保持平稳增长

  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1万亿元,同比增长8.0%。2020年,消费在我国经济增长中将继续发挥“主引擎”的作用,预计保持8%左右的增长。

  一方面,促消费政策效应将在2020年持续释放,消费将继续发挥经济增长“主引擎”的作用。近年来,围绕扩内需促消费的政策和措施持续推出,促进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升级,促进文化旅游消费、体育健身和体育消费等,鼓励夜间商业和假日消费,促进流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激发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推动消费稳定增长。2020年我国将进一步推进各项促消费政策落实落地。

  另一方面,也存在抑制消费的因素。一是居民收入增速放缓,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5.8%,低于2017年和2018年同期增速(分别为7.5%和6.6%)。二是房贷规模较高,影响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2019年前三季度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9.05万亿元,占住户部门贷款余额(53.6万亿元)的54.2%,比重较上年同期(54.0%)提高。

  2.4、 出口受外需不振及贸易摩擦影响,预计低速增长

  2019年,出口2.5万亿美元、进口2.1万亿美元,分别同比下降0.5%和–2.8%;外贸顺差4 215亿美元,较上年(3 509亿美元)大幅增长。中美贸易摩擦正显现缓和迹象,利好进出口。预计2020年出口、进口增速有所回升,改善幅度或将大于出口,分别同比增长2%和1%。

  一方面,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国内经济承压,内外需求偏弱,对进出口压制仍在。中美经贸磋商2019年10月取得阶段性进展,美国暂停上调关税;12月13日中美声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中美贸易摩擦虽阶段性缓和,但美国后续取消关税和最终谈判仍存较大不确定性。在美国对华未继续降低或取消已经加征的关税之前,加税的负面效应将持续显现。

  另一方面,我国外贸市场日趋多元化,有利于降低外部环境不稳定对外贸的扰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为我国贸易伙伴提供了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新平台。我国对欧盟、东盟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出口有望保持稳定增长,有利于巩固整体外贸稳定。同时,我国将继续推动稳外贸政策深入落实,以及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有助于缓解出口压力。

  2.5、 三大攻坚战取得重大胜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0年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我国将完成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的重大任务。一是在精准脱贫方面:2019年全国1 109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连续7年脱贫人数在1 000万人以上,2020年全面脱贫任务将如期完成。二是在污染防治方面:2019年,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为82%,已达到2020年的目标(80%以上);地表水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比上年上升3.9个百分点。三是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

上一篇:结构转型对2008年经济衰退的影响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