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公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到期的制度构建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7-13
  摘  要
  
  2013 年,我国进行资本制度改革,将实缴资本制改为认缴资本制,取消最低注册资本额以及两年或五年内缴纳出资的限制。认缴制下,股东有权自由约定出资额度、出资方式、出资期限等事项,与实缴资本制相比,股东享有更大的自治权利。资本制度的变革必然会影响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但此次改革并未相应提高对债权人利益保护的程度,导致股东和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失衡,债权人利益保护陷入困境。司法实践中,债权人利益保护的纠纷明显增多。其中较为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应当如何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债权人能否要求未届期未出资股东承担加速出资的责任。由于立法的缺失,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加速出资责任时,法院的认识并不一致,经常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基于以上的情况,本文论证了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正当性,并结合司法现状提出了构建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的建议。

公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到期的制度构建
 
  
  具体而言,本文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分析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正当性。首先论证了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必要性,债权人利益与股东利益的保护处于失衡状态,而现有制度无法有效保护债权人。其次介绍了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理论基础,债权人利益保护原则、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和资本维持原则均可作为加速出资的理论依据。
  
  第二部分主要介绍我国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现状及问题。现状分析部分介绍了我国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相关规定以及司法实践情况。接着介绍了公司存续中股东提前出资存在的三个问题,第一,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判断标准不明,第二,股东承担责任的类型以及范围不明,第三个是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的方式混乱。
  
  第三部分是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域外相关制度的研究,主要介绍了美国和德国的相关制度。首先介绍了美国的授权资本制,围绕债权人请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理论基础及情形展开;其次,介绍了德国的最低注册资本制度,并重点研究股金债权强制执行制度。
  
  第四部分是我国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的构建。首先,我国应在公司法或者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加速到期制度。其次,针对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应将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不能作为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判断标准,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责任,且股东加速出资后不可主张扣除利息,债权人应通过加速到期之诉请求股东提前出资。
  
  关键词:  股东出资义务;债权人利益;利益平衡;加速到期。
  
  Abstract
  
  In  2013,  our  Company  Law  reformed  the  capital  system,  transforming  the  paid-in capital system into the capital subscription system, and the minimum registration amount and  the  two  or  five  year  contribution  period  requirement  were  abolished.  Under  the capital  subscription  system,  shareholders  have  the  right  to  freely  agree  on  the  capital amount,  way  of  payment  and  duration  of  their  contribution,  and  they  have  greater autonomy.  Changes  in  the capital  system  will inevitably  affect  the interests  of creditors, but  the  reform  has not lifted the degree of protection of creditors’ interests, which has fallen  into  a  more  unfavorable  situation.  The  interests  of  shareholders  and  creditors  are imbalanced.  After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capital  subscription  system,  there  has  been  an obvious  increase  in  disputes  between  companies  and  creditors,  which  in  practice  has given rise to a range of issues of creditor protection. One of the more prominent issues is how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creditors  when  a  company  is  unable  to  settle  its  debts  as they fall due, and whether creditors can claim responsibility for accelerated contributions from  unpaid  shareholders.  Due  to  the  lack  of  legislation,  when  creditors  request shareholders  to  assume  responsibility  for  accelerated contributions,  the  courts’ understanding of the issue of accelerated maturity is not consistent, and the phenomenon of different decisions in the same case is more obvious. Based on the above situation, this article demonstrates the legitimacy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and  puts  forward  a  proposal  to  build  a  system  of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in the company's existence in light of the current judicial situation.
  
  Specifically, the paper includes four parts.
  
  The  first  part  mainly  analyzes  the  justification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in the duration of the company. Firstly, the need for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s’ capital contributions in the duration of the company is argued, and  the  imbalanced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ests  of  creditors  and  the  protection  of shareholders’ interests, while the existing system cannot effectively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creditors.  Secondly,  the  theoretical  basis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of shareholders’ contributions in the survival of a company is argued, and the principle of protection of creditors’ interests, the principle of reciprocity of rights and obligations, and the  principle  of  capital  maintenance  all  provide  theoretical  support  for  the  accelerated contribution system.
  
  The second part focuses on the current status and problems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of shareholders’ capital contributions in the duration of Chinese companies. The status  analysis  section  describes  the  provisions  for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in  the  context  of  corporate  survival  and  judicial  practice.  Three  problems with  the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in  the  survival  of  a  company were described, the first being the unclear criteria for determining that a company cannot pay its debts as they fall due, the second being the unclear type and extent of shareholder liability,  and  the  third  being  the  confusion  in  the  way  creditors  request  shareholder liability.
  
  The third part studies the extraterritorial regimes related to the accelerated expiry of shareholder  capital  contributions  in  company  duration,  mainl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Germany. The United States system section begins with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uthorized capital system, followed by a description of the theoretical basis and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creditors seek to hold shareholders liable for corporate debts. The German system  described  in  the  section  on  minimum  registered  capital,  followed  by  the  system  of disposition of claims, with a focus on the system of enforcement of claims.
  
  The  fourth  part  is  the  building  blocks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of shareholder  contributions  in  the  survival  of  our  companies.  First,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should be clearly defined in the company law or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Secondly, to  propose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s  of  the  accelerated  expiry  system,  the  execution  of property that  facilitates  the execution cannot  be used as a  criterion  for  the company’s inability  to  settle  its  debts  as  they  fall  due,  and  shareholders  bear  supplementary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mpany’s  debts  within  the  scope  of  non-financing,  and shareholders  cannot  claim  a  deduction  of  the  interest  they  have  lost  after  accelerating their  contributions,  and  the  responsibility  of  shareholders  for  accelerated  contributions should be determined in the accelerated maturity appeal.
  
  Key Words:    Shareholder’s capital contribution obligations, Creditors’ interests, The balance of interests, Accelerated expiry 。
  
  绪  论
 
  
  一、研究背景及意义 。
  
  (一)研究背景。
  

  2013年12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公司法》的决定,与2005年公司法改革相比,此次改革进一步降低了公司设立的门槛,减轻了投资者的负担。改革后,我国资本制度由分期缴纳制转变为认缴制,取消了股东应于2年或者5年内缴纳出资的限制,出资额度、出资期限及出资方式等事项完全由股东意思自治。股东实缴资本不再作为工商登记事项,验资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资本制度在公司法体系中占据核心地位,资本制度的改革必定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12013年修改《公司法》时,关于股东出资的相关规定,仅对抽逃出资部分做了调整,除此之外,未作实质性修改。《公司法》是调整公司、股东和债权人三者间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认缴制下,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大部分配套措施仍沿用2005年分期缴纳资本制度下的规定,债权人利益保护程度并未相应提高,现行法律体系中并无控制股东出资的规定,缺乏配套风险防控机制,股东利益保护与债权人利益保护处于失衡状态。
  
  我国实行认缴制后,股东认缴出资时一般会约定较长的出资期限,有的股东甚至在章程中约定一百年的出资期限,与分期缴纳制下2年或者5年的出资期限相比,股东的出资义务长期处于不确定的状态,股东出资完全自治使未届期未履行出资义务股东的数量大幅度增加。若公司陷入经营困境,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股东出资期限尚未届至,依据现有法律规定,债权人可通过破产制度或者人格否认制度维权,如不满足破产条件或人格否认条件,债权人需要等待股东出资期限届至方可要求股东出资,债权人可能需要等待20年或者30年,时间成本大,其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司法实践中,债权人为维护自身权利,会请求未届期未出资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但是由于我国法律并未对公司存续状态下债权人是否有权请求股东提前出资作明文规定,实践中此类案件的判决结果并不一致。
  
  (二)研究意义。
  
  我国实行认缴资本制后,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时,债权人请求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的案件明显增多。司法实践中,不同层级不同地区法院对加速出资问题的态度迥异,且多数案件诉讼程序复杂,司法成本较高。基于这样的实际情况,本文深入研究了公司存续状态下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以期为法院审理加速出资案件提供相关参考,统一司法审判结果,维护司法公信力。
  
  二、文献综述。
  
  (一)国内研究现状。

  
  我国学者对股东出资加速到期问题的研究大多始于2015年,在此之前,关于加速出资问题的讨论较少,学界主要讨论现有公司资本制度的性质、认缴制改革的优劣等问题。2015年后,学界关于加速到期问题的研究较多,主要集中讨论是否应当允许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学界主要分为三派:肯定说、否定说和折衷说。
  
  蒋大兴、李建伟、梁上上、郭富青、周珺、石冠彬、刘铭卿和张磊等学者持肯定观点,认为应当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蒋大兴教授认为现行公司法中存在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法律依据,“非破产加速到期”较“破产加速到期”而言,成本更小,以此论证“非破产加速到期”的合理性。2李建伟教授认为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是权利义务对等性的内在要求,权利和义务是相互对应的,股东同样需要遵循权利义务对等原则,股东享受期限利益的同时,应承担相应的义务,当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股东应加速出资;此外,认缴制下的资本维持原则要求,股东加速出资,以维持公司债务清洁状态。3梁上上教授认为如果债权人无权请求未出资股东加速出资,债权人的利益将难以得到保护,并对《<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3条第2款中的“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作扩大解释,认为适用该条的股东包括届期未出资股东和未届期未出资股东,此条款可作为债权人行使请求权的依据。4郭富青教授亦认可肯定说,认为股东实缴出资部分和未缴出资部分均构成债权实现的担保,《公司法》第3条规定股东以认缴出资部分承担责任,第3条是强制性默示规则,章程属于内部约定,无法对抗外部债权人。5周珺副教授从利益衡量的角度分析加速出资问题,如果不认可股东加速出资,将严重损害债权人的利益,股东可能会约定过长出资期限,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出资义务的虚无化,此外,股东还可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变更出资期限,使其出资义务永远不会到期,以上行为均不利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6石冠彬研究员认为公司处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状态时,如果股东不提前缴纳出资,可以认为股东并无维持公司存续的意愿,因此,股东加速出资存在正当性,除此之外,该学者认为法律未明文规定股东加速出资义务时,可以类推适用破产状态下的加速到期制度。7刘铭卿博士通过分析,认为以现有法律制度保护债权人并不具可行性,通过破产加速到期制度、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和债权人撤销制度并不能有效保护债权人利益,其次从股东出资自由原则出发,认为出资约定是股东对公司未来发展的提前预设,公司经营状况发生变化时,可以在必要时刻打破约定,此外,对债权人而言,股东出资时间并非其最关注的事项,对债权人而言更为重要的是股东的资本充实责任,即股东应在认缴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8张磊从公司法宗旨之一是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资本充实责任、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和股东有限责任论证股东加速出资的合理性,从而得出应当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的结论。9付慧姝、范成龙认为加速到期制度较破产制度而言,更为有效,成本更低,且《破产法》第35条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3条第2款作解释后能作为债权人行使请求权的法律依据。10冯果、南玉梅认为《<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3条第2款中“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应作扩大解释,理由主要是:股东出资义务具有法定性,章程不能对抗法定义务;资本维持原则意味着股东负有避免公司陷入无法偿债的困境的义务;赋予股东期限利益的主体并非债权人。11石少侠、卢政宜亦认可肯定说,认为加速到期能够维护公平正义,能有效平衡股东和债权人之间的利益,符合我国注重债权人利益保护原则的要求。
  
  王建文、卢宁、黄耀文、俞巍、陈克、林晓镍、韩天岚、何伟等学者并不认可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认为法律无明文规定时,股东出资无需加速到期。王建文教授认为认缴制下,股东期限利益并不理所当然地置后于债权人利益,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不应对股东期限利益造成损害;此外,我国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公司存续状态下的加速到期,即便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具有强烈的现实需求,但于法无据。13卢宁以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的工作报告为依据,认为不应允许出资加速到期,应通过破产制度予以解决,并提出建立催缴制度以维护债权人的利益。14黄耀文并不认为公司存续状态下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具有合理性,理由主要是:股东个人财产不属于公司的财产,股东仅与公司产生债权债务关系;我国立法上仅规定破产加速到期制度;资本制度改革的目的是赋予股东更大的自治权,如果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则与资本制度改革的初衷相悖。15俞巍、陈克认为股东和公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如果赋予债权人请求权,债权人可能动辄向股东追索,有损公司独立人格。16林晓镍、韩天岚、何伟认为法律赋予股东自由约定出资期限的权利,但并未赋予债权人请求权,债权人无权要求股东提前出资。17岳卫峰、苏继成和王士鹏等学者持折衷说,一般情况下,股东出资期限尚未届至时不允许股东出资加速到期,若存在特殊情形,应当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提前出资。岳卫峰副教授认为应当允许非自愿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非自愿债权人与自愿债权人地位并不相同,非自愿债权人并非通过协商与债务人确立债权债务关系,无法预期债权债务关系的产生。18苏继成认为公司不能偿还到期债务,且公司存在破产的现实危险时,应当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19王士鹏认为,公司处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经营困难状态时,如果继续经营下去,可能破产,此时应当允许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不必等到公司解散、破产或者股东出资期限届满。20综合来看,两种情形下,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第一种情形是公司经营困难且存在破产的危险,第二种情形是债权人具备非自愿债权人的身份。
  
  综上所述,我国大多数学者认可肯定说,认为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具有合理性。认可否定说和折衷说学者较少,持否定说学者的主要论据是法律尚未明文规定加速到期制度。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二)国外研究现状
  三、研究思路和方法
  (一)研究思路
  (二)研究方法
  四、创新点与不足
  (一)创新点
  (二)不足
  
  第一章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正当性分析
  
  第一节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必要性
  一、股东期限利益与债权人利益保护的失衡
  二、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优势
  第二节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理论基础
  一、债权人利益保护原则
  二、权利义务对等原则
  三、资本维持原则
  
  第二章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现状及问题
  

  第一节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现状
  一、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相关规定
  二、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司法现状
  第二节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存在的问题
  一、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判断标准不明
  二、加速出资股东责任的类型和范围不明
  三、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的方式混乱
  
  第三章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域外相关制度研究
  
  第一节 美国法律中股东加速出资的相关制度
  一、授权资本制
  二、债权人享有请求股东加速出资的权利
  第二节 德国法律中股东加速出资的相关制度
  一、最低注册资本制
  二、债权人享有强制执行股金债权的权利
  
  第四章  我国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的构建
  
  第一节 明确规定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
  第二节 明确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标准
  一、重新设计强制执行不能标准
  二、采用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不能标准
  第三节 明确股东责任的类型及范围
  一、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二、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承担责任
  第四节 明确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的法定程序
  一、加速到期之诉中确定股东责任
  二、规范加速到期之诉的诉讼程序

  结  语

  2013年,认缴制改革后,股东可以自由约定出资额度、出资期限以及出资方式,享有较大的自治权利,但是债权人利益保护的程度并未相应提高。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存在正当性,股东提前出资能够平衡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此外,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并非空穴来风,债权人利益保护原则、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和资本维持原则均可作为加速出资的理论依据。

  司法实践中,债权人请求股东加速出资的案件审判结果并不一致,法院不支持加速出资最主要的理由是,我国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应严格依现有法律条文审理加速到期案件。欲解决司法裁判不一致的问题,应明确规定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可以在公司法或者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该制度,可参考如下表述: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如果债权人请求未届出资期限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提前履行出资义务,人民法院应支持其请求。

  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中,判断股东是否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应以公司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不能作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判断标准。提前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放弃了其享有的期限利益,股东应当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无权向公司或者债权人主张利息的扣除。构建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制度,应当明确债权人请求股东承担责任的法定程序。司法实践中,债权人可能会通过三种方式行使请求权,如果债权人将股东和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则忽略了未经执行程序无法判断公司清偿能力的事实。如果债权人于执行程序中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将违反审执分离原则。本文认为债权人欲请求股东加速出资,首先应将公司作为被告,要求法院审理债权债务关系,确定债权人对公司享有债权的事实,如果在以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执行程序中,公司方便执行的财产不能清偿债务,债权人再将股东作为被告,提起加速到期之诉。

  参考文献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