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的驱动力与目标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2-10

  摘    要: 对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我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前提、驱动力量、主要任务进行了研究。研究表明,提高供给质量、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推进供需结构调整、矫正资源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是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现实需要。国家发展战略的全面推动、体育事业健康发展的需要、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是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驱动力量。积极推进市场出清、全面推动体育企业去库存、科学推进体育企业去杠杆、切实降低体育企业成本、补齐体育产业发展短板是我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

  关键词: 体育产业; 供给侧; 结构性改革;

  Abstract: The paper studies the important premise, driving force and main task of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deepening the reform in an all-round way.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supply, meeting the growing demand of sports consumption of the broad masses, promoting the adjustment of supply and demand structure, correcting the distortion of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improving the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are the realistic needs of promoting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the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The driving force for China's sports industry to promote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consists of the comprehensive promotion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strategy, the need of healthy development of sports and the new norm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It is the main task of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to promote sports enterprises to remove inventory, scientifically promote sports enterprises to deleverage, effectively reduce the cost of sports enterprises, and make up for the shortcomings of sports industry development.

  Keyword: sports industry; supply side; structural reform;

  从世界范围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由来已久。20世纪70年代,欧美国家遭遇高通胀和高失业率的双重压力,以凯恩斯为代表的经济学派受到挑战和质疑,因为凯恩斯的经济理论既不能解释造成通胀的原因,也不能帮助解决高失业和高通胀问题。在这种条件下,以“供给学派经济学”(Supply-side Economics)为核心内容的经济理论应运而生。就我国而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受到专家学者们的青睐,其时间并不长,具体可追溯到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习近平在会中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1]。自此以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受到学界和业界的高度重视,各行业、各领域积极配合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体战略,贯彻落实自身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此同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针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生态、党建等方面,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奋斗目标、主攻方向等核心内容,为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深化改革的科学指南和行动纲领,因此立足“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围绕“改革的出发点—改革的关键点—改革的着力点”这一主线,梳理我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前提,剖析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驱动力量,探究我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路径,具有划时代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1、 改革的出发点: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前提

  1.1、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

  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提高体育产业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体育产业供需结构调整,矫正体育产业要素配置扭曲,扩大体育产业的有效供给,提高体育产业供给结构对体育消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体育产业全要素生产率,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促进体育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2]。具体来说,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如下内涵:第一,提高体育产业供给质量是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前提。提高体育产业供给质量就是指体育产品或服务的提供要能够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的多元化、差异化的体育消费需求,而非部分人群或数量层面的体育消费需求满足。第二,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是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目标。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的对象从根本上来说是“人”,因此改革中要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综合价值”“创新发展”的改革理念,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的体育消费需求,而不仅仅是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第三,推进供需结构调整、矫正资源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是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途径。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假设是体育产业发展存在比较严重的供需结构失衡、资源配置扭曲及资源要素生产率低等问题,通过调整供需结构、合理配置资源、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等方式可推动体育产业的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
 

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的驱动力与目标
 

  1.2、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

  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体育产业供给水平,贯彻落实好“以人为本”“综合价值”“创新发展”的体育产业发展理念,在适度扩大社会体育消费总需求的同时,实现体育产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提高体育产业供给结构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体育产业供给体系更好地适应体育需求结构变化[3]。第一,提高体育产业供给水平是解决体育产业资源配置扭曲、供给不足、供给无效、供需失衡的关键,也是提升体育产业供给能力和供给水平的重要手段。第二,“以人为本”既是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基本理念,也是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展理念,充分体现了“发展依靠人民,发展为了人民”的核心思想。第三,适当扩大社会体育消费总需求是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前提。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为了抑制体育总消费和总需求,而是立足“供给侧”,在提高供给能力、供给层次、供给水平的基础上,更好地满足和激发社会的体育消费总需求。第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简言之,就是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去除库存积压、控制金融风险、降低融资成本、填补发展短板等措施推进和实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五,提高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是保障[4]。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就是指当体育产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出现变化时,改革要视具体的国情、社会需要及产业发展的阶段进行适当地调整和优化,以保证体育产业的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

  1.3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意义

  (1)提高体育供给效率和优化体育资源配置的推进器。

  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入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改革当中,是实现体育产业健康发展和促进体育消费结构均衡的重要举措,也是提高体育供给效率和优化体育资源配置的推进器。众所周知,我国传统的体育发展战略偏重于总量增长而忽视结构和制度的优化。结构失调、体制僵化不仅加大了我国体育体制改革的难度,而且也加重了国家投入的负担,尤其是注重“量的增长”的粗放型体育产业发展模式已不能适应和满足我国当前体育产业大发展和体育消费升级的现实需要。一方面,从供给侧的角度推进体育产业的结构性改革可以提升体育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质量和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可避免无效供给和过剩供给,有助于提高体育供给的效率;另一方面,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于国家的整体战略,从资金、土地、政策、技术、制度等层面对体育资源配置实施政府的宏观调控和市场的微观操作,可优化体育资源的配置水平。

  (2)实现市场资源优化配置的关键举措。

  就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而言,最大的结构性改革还是市场化改革,即体育行政管理部门的简政放权和市场力量的全面参与。通过进一步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明确双方的责、权、利,充分发挥市场在体育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激发市场参与体育产业的积极性和能动性。从全国来看,我国体育产业在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等五大方面都面临重大的供给侧体制问题,而解决好这些问题的关键就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创新发展为例,长期以来我国体育产业创新动力不足、投机性发展氛围过浓,出现了一些人把大量的精力、财力、智力花在投机取巧上。如《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颁发以来,大量社会资本纷纷进入体育产业,“跑马圈地”和“蒙眼狂奔”的现象极为严重,就目前来看,大量的资本是盲目的,众多体育企业出现破产或负债,社会资本并没能在推进体育产业发展和体育消费升级中发挥应有的价值和作用,体育产业的健康可持续性发展堪忧。

  (3)促进体育产业消费升级的必由之路。

  纵观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近年来产业总值获得了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国家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1.9万亿,增加值6 475亿,增加值增长率达到17.8%,GDP占比达0.9%[5]。经分析可知,当前的产业增长主要还是依靠投资拉动,消费的拉动作用还未得到充分发挥,未来发展潜力巨大。另外,我国的体育产品和服务存在较严重的结构性供需矛盾。一方面,社会大众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另一方面,我国体育产品和服务的层次、水平和质量不高,存在“供给不足”和“供给过剩”的双重矛盾。再者,从体育消费水平来看,我国社会大众与欧美发达国家差距悬殊。因此,以“供给侧”为切入点进行体育产业的结构性改革可帮助体育企业更好地认识社会大众的体育消费需求,在适当扩大社会体育消费总需求的前提下,为社会大众提供多元优质的体育产品和服务,促进我国体育产业的消费升级。

  2 、改革的关键点: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多维驱动

  2.1、 政策驱动:国家发展战略的全面推动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得益于我国社会发展的大环境及国家发展战略的全面推动,具体体现在我国体育产业发展战略及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战略上。一是体育产业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自2014年10月《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颁布以来,体育领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文件,2016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颁布了《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和《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又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种种迹象表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基于此背景,传统体育发展方式和发展结构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改革和完善[6]。二是“全民健身战略”与“健康中国2030”的实施。2016年5月,国务院印发了《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的通知,指出“全民健康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体现,是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标志;全民健身是实现全民健康的重要途径和手段,是全体人民增强体魄和幸福生活的基础保障;实施全民健身计划是国家的重要发展战略”[7]。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强调“共建共享、全民健康是建设健康中国的战略主题”[8]。政策表明,全民健身已上升为国家战略[9]。三是全面贯彻和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受到学界和业界的关注和重视,各行业、各领域积极配合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体战略,实施和贯彻自身领域内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2、 行业驱动:体育事业健康发展的需要

  纵观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历史,由于体育发展的时代背景和国家需要,长期以来,“举国体制”成为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基础和保障。“竞技体育”“学校体育”“群众体育”成为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三驾马车”,其中,竞技体育又是重中之重,80%的资源都投入到竞技体育的发展当中,“二八原则”在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可以肯定的是,在特定历史时期,“举国体制”为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但长期的“举国体制”及以竞技体育为重点的体育发展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新时代体育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在新的历史时期,我国体育的发展体制和发展方式的转变势在必行。2014年10月《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颁布,再次充实和丰富了体育事业发展的内涵和外延,“群众体育、学校体育、体育产业、竞技体育”四维发展结构取代了传统体育中“群体体育、学校体育、竞技体育”的三维结构[10]。值得注意的是,“竞技体育”的核心发展地位逐步弱化,而“群众体育”“体育产业”的发展成为新时期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重点。之所以出现这种调整,与当前我国体育事业发展存在的诸多问题息息相关。一是资源分配严重不均。我国传统的体育发展,竞技体育处在体育事业发展首要位置,绝大部分的资本、人力和社会资源都向该领域倾斜,致使竞技体育、群众体育、学校体育发展结构的严重失衡。二是供需结构性失衡。我国体育供需的结构性失衡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人们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另一方面,社会供给的体育产品和服务的层次和水平较低,难以满足社会需求。三是政府资本投入压力大。举国体制下,体育事业发展的投入几乎全部由国家和政府负担,随着人们体育消费需求的日益增长,政府投入压力巨大,亟须调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到体育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中来。

  2.3、 经济驱动: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截至2011年,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超过8%,其中,2005-2011年间国民生产总值年均超过9%,然而自2011年以来,国民经济增速骤降,从2011年的9.5%下降到2014年的7.4%,接下来的三年,年均增速都低于7%,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6.9%、6.7%、6.9%。就目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增长趋势来看,“十三五”时期GDP的平均潜在增长率可能会低于“十二五”时期平均7.6%的增长率,平均只能达到6.2%甚至更低,所以经济增速放缓将会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简单来看,就是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不再可能维持长期以来高达两位数的GDP增长速度,而且,如果不能够及时地探索新时期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源泉和驱动力,GDP增长速度还将持续下降,经济增长势必呈现“L”型发展态势。中央政府及各地方政府已经充分认识经济增速下滑的严峻现状,积极采取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推进经济发展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发展结构调整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体育、健康、医疗、文化、旅游等领域成为新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重点行业。体育产业作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的驱动力,必将成为未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经济增长点之一。资料显示,我国GDP高速发展时,体育产业发展速度较快,而当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由高速增长换挡到中高速以后,体育产业发展的速度更快。数据表明,2015年以来,我国GDP的增速已经降至7%以下,而体育产业增加值增速不降反升,从多年稳定的14%上升到20%以上。由此可见,我国经济整体水平的下滑及经济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体育产业已经发展成为其中重要的产业门类,这也是我国整体经济发展对体育产业发展的需要。所以,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正在驱动并将持续驱动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贯彻与落实。

  3、 改革的着力点: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

  3.1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念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念的明确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改革的导向性和科学性,影响着改革的深度和广度,更影响着改革的质量和水平。从体育产业发展的行业特征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国家战略来看,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以人本、价值、创新为导向推动改革的贯彻和落实。第一,人本导向。人本导向是相对于物本导向而言的,强调改革与发展要服务于“人”,而绝不仅仅只是“物”。例如,过去的发展观认为,发展就是追求经济规模的快速扩大,就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高速增长,它忽视甚至损害人民群众的现实需要和利益诉求,其本质就是物本导向。发展与改革要依靠“人”,发展与改革的成果要服务于“人”,而绝不能本末倒置。因此,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充分体现人本导向。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人本导向就是指在推进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要以人为本,尊重社会大众在改革过程中的基本权利和利益诉求,改革的出发点要服务于人的需要和诉求,而绝不能忽视甚至损害人民群众的需要和利益,使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都能享受到改革的红利。第二,价值导向。所谓的价值导向是指社会、群体或个人在多种具体价值取向中将其中某种价值取向确定为主导的追求方向的过程[11]。正确的价值导向往往能够引导改革向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纵观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40年,绝大多数鲜亮的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数据都源于前一阶段的锐意改革。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一味追求GDP的高速增长,而忽视了对环境的保护,致使我们生活的环境和条件受到严重污染和破坏。体育产业作为一项朝阳产业和绿色产业,改革的价值追求绝不能仅仅体现在经济数字上,需要更多地考虑社会和人的需求、环境的完善和优化,因此,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以综合价值为导向,即要以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环境价值的全面实现为导向。第三,创新导向。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创新导向就是指体育产业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要始终贯彻创新的思想和理念,不断尝试新体制、新方法、新举措,确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创新理念得到贯彻和落实。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要把制度创新放在重要位置,构建开放、包容的体育产业发展体制;引领科技创新,培养体育产业发展新动能;推进管理体制创新,提高行政管理能力和水平;推进体育产业转型升级,扩大体育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深化国资企业改革,激发体育市场主体活力;推进体育金融开放创新,着力防范金融风险;多项创新举措齐头并进,减轻体育企业生产经营负担;聚焦城乡发展一体化,着力补齐体育产业发展的短板。众所周知,回力是我国知名的运动品牌,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品牌竞争力和市场影响力,2018年回力集团推出了“回力城市”发展计划,利用智能在线制造创新升级,进一步做大做强回力品牌,围绕“在线制造”,逐步打造“智慧品牌、智捷物流、智能服务、智新科技”四大平台,有序推进产品生产向着数据化、智能化、自动化的方向发展,较大程度提升了企业的活力、市场竞争力及社会影响力。

  3.2 、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

  (1)积极推进市场出清。

  针对目前我国体育产业发展存在的产能过剩问题,需要实施“保护”与“控制”并行的发展路径。积极控制体育用品、服装、鞋帽等低端市场的产品供给,进一步化解体育用品、服装、鞋帽等领域的产能过剩。支持社会企业和组织积极加大对社会存量体育资源的开发投入,盘活存量体育资源。如对利用率水平不高的体育场馆、废旧厂房等设施进行优化和改造,提升场馆设施服务社会大众的能力和水平。鼓励体育企业加大对高新技术的开发和投入,确保产品和服务的市场竞争力。鼓励体育企业进行兼并重组,淘汰产能过剩的体育企业,助推体育产业转型升级。

  (2)全面推动体育企业去库存。

  采取“鼓励”与“保护”协同进行的方式积极推进我国体育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体育用品、服装等行业存在的较严重的库存积压问题。鼓励我国体育用品企业将过剩的产能进一步转向国际市场,尤其是亚非拉国家。鼓励体育企业通过低价、打折或产品下乡形式消化库存积压。鼓励体育用品企业加大技术投入,增强对库存的回收和再生产能力,进一步提升产品生产的质量和水平。适度增加三四线城市及农村的体育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增加公共支出进行内部消耗,达到去库存和去产能的目的。

  (3)科学推进体育企业去杠杆。

  债务率与GDP增速的比例关系是评价杠杆率高低的重要指标,推进体育企业去杠杆主要可从“降低债务”和“提升GDP”来实现[12]。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想重回8%,难度极大,通过加大投资来实现GDP增长,短期可以达到效果,与此同时债务也会进一步提升,达不到企业“去杠杆”的效果,因此归根结底需要通过控制债务来实现。一是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而非宽松的货币政策,保持灵活适度,适时预调微调,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做好与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适应的总需求管理,为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13]。二是积极发展股权融资,通过强化体育市场纪律让“僵尸企业”有序退出,同时以政府、居民和民企加杠杆配合国企去杠杆[14]。

  (4)切实降低体育企业成本。

  建立和完善体育企业孵化基地,扩大规模经营,实现降本增效。通过补贴、低息贷款等方式进一步扶持高新技术体育企业,降低体育企业发展成本。鼓励体育企业优化生产和服务流程,减少资源重复配置,实现集约发展,提高经济效益。鼓励和支持体育企业进一步优化产业链和流通环节,降低体育企业成本。鼓励银行系统为体育企业发展提供低息贷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通过反腐、打破垄断、简政放权来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持续推进体育资源的价格改革,降低体育企业原材料成本。实施减税降费,降低企业财税成本;推进利率市场化,结合降息降低企业财务成本[15]。进一步落实养老保险体系改革,降低体育企业人力成本。

  (5)补齐体育产业发展短板。

  加大对高端体育用品研发和设计的技术投入,提升体育用品业的层次和水平。加大对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体育组织管理活动、体育场馆管理活动、体育培训与教育、体育传媒与服务、体育中介活动等服务性产品的商业开发和投入。鼓励各体育院校、综合性院校加强对体育经营管理人才的培养力度,充实体育人才储备和推进体育智库建设[16]。推进球员、教练员、管理人员合理化的跨领域和跨部门流动,确保体育人才就业水平的提升及人才价值的充分实现[17]。优化和完善体育产业统计工作,为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发展提供实证参考。建立有利于创新创业的体育管理体制,通过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制度体系来推动体育产业供给体系和供给结构的改善。

  4、 结语

  基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背景,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是“全面深化改革”指导思想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家战略的贯彻落实和重要体现,也是我国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更是体育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和社会体育消费结构完善的主要保障和关键举措。就目前来看,由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体系尚不完善,我国体育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缺乏必要的理论参考和实践经验,改革推进的过程中遇到障碍和困难在所难免。纵观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与改革,当下已经进入改革的“深水区”,挑战和机会前所未有,改革的力度、强度和深度亦前所未有。积极推进市场出清、全面推进体育企业去库存、科学推进体育企业去杠杆、切实降低体育企业成本、补齐体育产业发展短板是我国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 温大安.用整体性思维推进“供给侧改革”——学习习总书记讲话精神的体会[J].经济研究导刊,2016(14):11-13.
  [2] 王双林.从当前舆论看产权交易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J].产权导刊,2017(7):23-29.
  [3] 李本松.习近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想探析[J].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6(5):7-11,17.
  [4] 刘玮.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领经济新常态[J].金融经济,2016(5):19-20.
  [5] 国家统计局.2016年国家体育产业总规模与增加值数据公告[EB/OL].[2018-01-13].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801/t20180113_1573014.html.
  [6] 陶尚武.供给侧改革背景下体育健身休闲业发展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7(25):48-49.
  [7] 新华社.全民健身计划:健康中国建设有力支撑[EB/OL].[2016-06-24].http://sports.qq.com/a/20160624/002398.htm.
  [8] 刘源隆,于靖园,洪治.跨越15年的健康蓝图[J].小康,2016(29):32-33
  [9] 夏漫辉.当代中国主流体育思潮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5.
  [10] 郑宝通.我国建设体育强国基本理论的分析研究[D].郑州:郑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11] 朱锦程.我国文化消费品供给的路径选择与价值判断——历史制度主义视角下文化产业市场取向与价值导向关系[J].中国文化产业评论,2012(2):63-72.
  [12] 马德浩.我国体育发展方式改革研究综述与展望[J].体育成人教育学刊,2019(4):78-82.
  [13] 钮文新.什么是“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J].中国经济周刊,2016(19):73.
  [14] 黄益平.如何破解中国经济高杠杆陷阱[J].财经界,2016(10):88-92.
  [15] 胡恒松,刘俊峰.货币政策转变为慢牛行情提供坚实支撑[J].清华金融评论,2015(1):81-82.
  [16] 付群,肖淑红,王萍之,等.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的现状及特点研究——以北京体育产业发展为例[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73-80.
  [17] 付群,肖淑红,王萍之,等.北京市体育中介服务业发展研究[J].中国体育科技,2015(6):26-37.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