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窦娥冤》的大圆满结局探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6-29

  摘    要: 《窦娥冤》是元曲大家关汉卿的代表作,讲述了窦娥含冤被杀,最终平反昭雪的故事。其中第三折是全剧的高潮,第四折是大团圆的结局。窦娥冤案的平反归功于窦娥的自救和窦天章的协助,从中读者可以看出作者对当时官员腐败懒散、政治黑暗、功名利禄对人性抹杀等现实的控诉和讽刺。

  关键词: 《窦娥冤》; 第四折; 讽刺;

  关汉卿作品具有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两个特点,但它们并不矛盾。一般都是通过现实主义描写社会的黑暗,再通过浪漫主义出现大团圆式的结局,表达下层人民的美好愿望。他的代表作《窦娥冤》也不例外,前三折催人泪下的情节被人称为元曲悲剧的典范,在第四折中实现了大团圆。对于第四折,有人认为破坏了文章的悲剧效果,实际上作者在最后一折大团圆的结局中也寄寓了讽刺意味。

  一、窦娥的自救

  首先,窦娥实现平反的关键人物是窦娥的鬼魂。在含冤被杀的三年里,虽然窦娥死前立的誓言都实现了,但现实生活中仍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喊冤。所以,窦娥只得自救。窦天章看到窦娥案件时,说到“我才看头一宗文卷,就与老夫同姓,这药死公公的罪名,犯在十恶不赦,俺同姓之人,也有不畏法度的。这是问结了的文书,不看他罢。”1于是,窦娥再次失去了他救的机会,只得再次登场,反复将自己的卷宗放在上面想引起窦天章的注意。更讽刺的是,窦天章明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被冤枉的却找不到证据,只能在判案时默默地祈祷:“我那屈死的儿,这一节是紧要公案,你不自来折辩,怎得一个明白,你如今冤魂却在哪里?”2在窦娥鬼魂登场后,她的冤屈才被彻底洗刷了。案件在窦娥生前得不到公正的处理,死后平反需要自己上场,平反后得到最好的结局是超度后早登极乐,真是讽刺。窦娥冤案的产生和自救讽刺了元朝时期暴政横行的现实。据《元史》记载:“至元二十六年,时相桑哥专政,法令苛急,四方骚动。”3“至元二十八年,建宁路总管马谋,因捕盗延及平民,致死者多;又劫掠人财,迫通妇女,受民财积百五十锭。”4这则材料说明了元代政治混乱、暴政横行,社会发生了众多冤假错案。同时也说明了元朝不止一个“窦娥”冤,而是有成千上万个窦娥冤。面对这样的社会,单单指望他救是不可能的,只能努力实现自救。

  二、窦天章的协助

  窦娥的平反仅仅依靠自救是不够的,还需有现实社会的力量。于是作者把目光放在了窦娥的生父窦天章的身上。窦天章是一位穷苦儒生,后凭借自己清廉的作风终于位居高官。但就是这位清官,在审案时仍三番五次出现问题。首先是他办案时的疏忽。看到窦娥的案件时,他认为“不看也罢”。在文章中作者强调过窦天章是一位廉能清正、节操坚刚的好官,然而在重审案件时仍然不谨慎,若不是窦娥的鬼魂三番两次地提醒,恐怕窦娥的冤屈又被无视了。这个细节讽刺了元代官员的无能懒惰、办事不严谨等问题。正如《元史》所录“大德七年,朝廷鉴于社会景况之日趋恶劣,‘罢赃污官吏凡一万八千四百七十三人,赃四万五千八百六十五锭,审冤狱五千一百七十六事。’”5其次是窦天章和窦娥的关系,窦娥的冤屈由自己的亲父亲洗刷,表现了作者对当时官府的不信任。在贪污腐败的官府系统中,窦娥作为一个正直贫困的弱女子想要平反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作者安排了窦天章来处理窦娥的冤案,增加了平反的可能性。窦娥案件的平反归功于自己父亲手中的权力,这无疑是作者洞察社会后,留下的无奈之笔。最后,在父女相认时,窦天章认为窦娥是杀人犯便不顾父女情意,大声咒骂:“我窦家三辈无犯法之男,五世无再婚之女,到今日被你辱没祖宗世德,又连累我的清名。你快与我细吐真情,不要虚言支对,若说的有半厘差错,牒发你城隍祠内,着你永世不得人身,罚在阴山,永为饿鬼。”6这是一位父亲面对分离十六年刚刚相认的女儿说出的话。在窦天章和窦娥相认时,作为父亲第一时间不是喜极而泣或是为窦娥之死感到痛苦,而是大声地质问窦娥,急于撇清关系,害怕影响到自己的仕途。这是功名利禄对人性的抹杀。因为在元代存在“十儒九丐”的现象,科举制度的取消使得儒生们仕途之路变得更加艰难。儒生们开始不顾一切地向上爬,对于来之不易的机会异常珍惜。所以,一旦仕途之路有所阻碍便坐立不安、破口大骂。
 

《窦娥冤》的大圆满结局探析
 

  三、总结

  《窦娥冤》大团圆的结局满足了观众的心理,同时也暴露了当时黑暗的社会。窦娥的冤案凭借自己鬼魂的自救与父亲窦天章的协助得到了平反,讽刺了元代官员的腐败无能、政治的黑暗以及功名利禄对人性的抹杀。关汉卿在满足观众的同时,不忘本心寄寓时事,真不愧为元曲四大家之首。

  参考文献

  [1]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76年.
  [2] 徐征等.全元曲[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

  注释

  1徐征等.全元曲[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288页.
  2徐征等.全元曲[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293页.
  3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76年.第4016页.
  4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76年.第4042页.
  5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76年.第456页.
  6徐征等.全元曲[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291页.

上一篇:琵琶与唐诗所构建的文化意象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