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我国古代曲艺与戏曲的起源及发展比较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11-12

  摘    要: 中国戏曲由古代歌舞、说唱艺术和滑稽戏三种艺术形式组成。说唱艺术作为曲艺的基本艺术手段之一,对戏曲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本文以宋金戏曲形成为节点,主要梳理曲艺和戏曲两种艺术形式在起源和发展过程中的异同和联系。宋代目连戏的演出文本和宋元杂剧的曲式规范,是戏曲吸收同时期曲艺中“变文”和“诸宫调”形式的突出成果。

  关键词 :     戏曲;曲艺;艺术起源:

  曲艺与戏曲作为由民间兴起后得到广泛传播的传统艺术形式,在传承和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诸多相似之处;但由于各自的艺术特点不同———曲艺是以口语说唱叙述故事,戏曲是以歌舞演绎故事,在追溯历史起源方面,必然存在差异。曲艺的历史,可溯之源长,可证之史短,研究者若从史料方面将其与戏曲相比,难免不够详尽。但若从两者形成的历史时间进行比较,戏曲艺术却远不及曲艺悠久。戏曲艺术形成于宋金时期,成熟于元代初期,而曲艺在现存唐代资料记载以前,已具备相当成熟的艺术形式;曲艺是戏曲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戏曲的起源之一,戏曲是在吸收说唱艺术的演唱技巧、讽刺幽默的表演内容后,与歌舞、滑稽戏相结合,形成综合性的表演艺术形式。

  一、曲艺与戏曲在先秦时期的文化异同

  从以往研究资料来看,曲艺的起源并没有确切的年代,学者仅标注了唐朝作为曲艺信史的开端。但与其他艺术形成之初相同,人类首先是为满足生存及劳动的需要,才开始进行相关事物的创造。例如,衣服的出现是源于人们自我保护意识,防止身体部位受到伤害;语言的出现是为了彼此交流,表情达意。说唱艺术的出现也是先以实用性为主,是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叙述本民族的历史文化,歌颂英雄们的丰功伟绩,并在人们不断传诵过程中,最终形成了固定的表演形式,成为了古老的民族艺术形式之一。因此,学界将说唱艺术的起源划在了人类文明史前。他们认为,“曲艺是人类在未有文字或出版物之前,口头传承历史与文化的世俗方式的艺术化升华”。在此,曲艺主要被界定为传承历史的一种语言工具,它带有更多的教化意味,主观的情感表达并不是最初的目的。它所说唱的题材主要出自历史真实事件,只是在经过几代人的传诵中,加入了个人演绎的成分。

  戏曲艺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时代。戏曲是以歌舞为主的表现形式,关于古代歌舞的记载,大多可作为戏曲溯源的资料。然而,戏曲与曲艺的差异性主要在于,戏曲艺术的形成需要在文字、作曲、表演、声乐、器乐演奏、舞蹈杂技等艺术形式已高度成熟后,再将这些艺术形式进行综合、提炼、加工,使它们统一为戏曲文本服务;而曲艺在说唱技艺与文本的成熟后,就可以建立起较完善的表演体制。所以,即使戏曲艺术的起源可以划在原始时代,但戏曲艺术具备形成的基本条件,仍在宋金时期。此外,戏曲所融合的歌舞表现形式,自远古时代起就具有极强烈的情感表达因素。无论是早期全民性的狩猎舞蹈,或是“蜡”“雩”等有关农事的祭祀舞蹈,又或是奴隶制时期为取悦奴隶主所表演的歌功颂德的优人乐舞,都含有个人乞求神明、集体狂欢或表达崇敬的意愿,这种舞蹈的表演目的与以最初传诵历史为主的说唱有所不同,并没有教化人心的意味。从自娱娱人性质的歌舞,到教化人心的戏曲,其中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直至宋元时期,由于文人的参与,剧作家的主观意志借助文本尽数抒发,戏曲创作得以进入到“不关风化体,纵好也枉然”的发展时期,更多体现其教化作用。
 

我国古代曲艺与戏曲的起源及发展比较
 

  在追溯两种艺术门类的形成历史中也可以发现,先秦时期,两者存在较多文化同源的现象。其一,在对于俳优讽谏的历史记载,曲艺和戏曲研究人员都表示可以作为艺术形成的文化源头。曲艺研究者认为曲艺与优人讽谏的滑稽表演在方式方法与内容表达方面,可能存在某种关系。因为“优人讽谏同后世曲艺的幽默讽刺传统、寓教于乐传统、语言风格及艺术构思方式等多有相通”。同时,戏曲研究者认为,“与巫比较,优人的艺术是不带宗教色彩的,是纯粹用以娱人的表演艺术……因此,优又是最早的职业演员”。优人在滑稽调笑的过程中,既带有模仿他人行为举止的装扮形式,如《史记·滑稽列传》中“优孟衣冠”,优孟模仿孙叔敖的穿戴动作、说话神气,甚至达到楚王无法分辨的地步;同时具备能歌善舞,具有高超的技艺,如《国语·晋语》中“优施教丽姬”的记载,优施在与里克喝酒时,就是歌舞一曲,暗示里克择木而栖。这些说明俳优的表演综合多种技艺元素,含有即兴成分。其二,在对于古代神话题材的借鉴方面,戏曲研究者认为封建初期的歌舞形式“角抵戏”与民间传说的蚩尤氏有关。传说蚩尤氏头生两角,在与黄帝大战时,就是以角抵人,大败黄帝;曲艺研究者也表示,古代的神话寓言是说书类曲艺创作借鉴的文化源头之一。

  由上可见,曲艺与戏曲艺术在表现特性上具有相通性,两者之间存在着割不断的历史渊源。然而,在创作思维上,口头传诵与古代歌舞存在差异。口头传诵先于歌舞进入艺术教化的阶段,只是由于人类文字的出现,书面记录取代口头传诵,才使得传诵形式逐步向自娱或娱人的说唱艺术转变,说唱的内容也从“正史”到“野史”,夹杂着个人情感;戏曲源流中的古代歌舞从始至终都带有情感成分,也更具程式性特点。

  二、曲艺与戏曲在两汉至宋代时期的发展差异

  从先秦至汉代,关于曲艺的记载虽仍是只鳞片爪,影影绰绰,但根据学者列举的几处在古书中类似说唱表演文字描述及“说书俑”的文物图片,我们可以推断,曲艺在封建君主专制的两汉时期,已形成独立的表现形式,并广泛流传于民间。而在当时,戏曲艺术仍孕育在角抵戏、俳优、歌舞、西域杂技、说唱艺术等表演形式之中,两者没有出现文化同源的现象。汉代初期,民间将角抵戏进一步戏剧化,出现《东海黄公》人与虎的搏斗的规定情节,虽然仍是以竞技为主,但一人扮演黄公,一人扮演老虎,按照故事的规定,老虎需要被黄公“杀死”,这已经出现了戏剧的雏形。并且,随着汉代宫廷艺术的发展,角抵戏进入宫廷与优、歌舞同台演出,三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开始初步融合。再加上西域使者的朝贡,将杂技艺术传入中土,这些艺术现象为戏曲艺术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历史条件。至此,关于起源异同的比较,由于曲艺表演形式的确立,转变为曲艺如何进一步发展,以及戏曲如何综合各艺术门类在宋金时期形成的问题。

  从唐代至宋金这段发展时期,曲艺与各种歌舞、杂技、哑剧等民间艺术形式不断交融,民间艺人运用各种艺术手段搬演广泛流传于民间的话本小说、佛教故事等,并逐渐在南北方形成杂剧,后发展成为戏曲。在这个过程中,戏曲对曲艺的融合主要在于佛经俗讲的“变文”和“诸宫调”音乐结构两个方面。

  (一)从“变文”的兴起到目连戏盛行

  唐朝初年,由于史料保存完整,涌现出大量关于曲艺演出和表演形式的文献资料,同时出现了早期的曲艺文本“变文”。变文,是唐代僧徒用讲故事的形式演说经文,是“俗讲”的一种。“变文”的表现形式是通过说唱的方式,曲白韵散相间,诗文结合,逐段铺叙。演唱”变文”的场面与现代多数曲种的演出极为相近:主讲和尚坐在正中,旁边有帮唱和奏乐的人员,身后悬挂佛教故事画作为装置。据曲艺学者所述,“从敦煌话本的内容和题材看,唐代的说话,艺术上已经十分发达。不仅说表的情节十分曲折生动、引人入胜,而且善于塑造人物,语言描绘也细腻流畅。从话本中多有人物对话看,大概也有类似后世说书‘跳出跳入’般的‘起角色’式虚拟模仿表演”,可见曲艺发展至唐代已相当成熟。

  包括说唱艺术在内的各艺术门类的繁荣发展,无疑给戏曲艺术的形成从各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加快了戏曲艺术形成的步伐。在专门表演各类技艺的勾栏瓦舍出现之前,各地寺庙每到宗教节日就会聚集众多百姓,民间艺人借此机会在寺庙中表演技艺绝活,招徕观众。民间的百戏在此与曲艺的“变文”进行艺术交流,吸收变文的说唱技巧。唐朝末年,随着“变文”流入民间,其涵盖的题材更为广泛,有讲述佛经的《维摩诘经变文》,讲佛教故事的《破魔变》,还有讲述历史故事、民间故事或现实内容的《伍子胥变文》《王昭君变文》《孟姜女变文》《张义潮变文》等。其中,与戏曲直接相关的是讲述“目连救母”题材的变文,现存《目连缘起》《大目乾连民间救母变文》《目连变文》等十一种。《目连救母》是我国第一个被文献述名的戏曲剧目。

  宋代,民间艺人在继承唐代参军戏传统的基础上,广泛吸收许多表演、歌唱的技艺,逐渐形成戏曲艺术的雏形———杂剧。在杂剧出现不久,民间艺人们便用来演绎目连救母的题材。目连戏取材于佛经《佛说盂兰盆经》,后经唐代变文的内容演绎,以及继承汉代百戏和唐代参军戏的表演艺术,在北宋年间形成。这个戏曲题材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是民间传播佛教思想的重要载体,其主要目的在于警世和教化。由于目连戏自诞生之后,始终没有脱离经文所含有的宗教意义和盂兰盆会风俗打在他身上的深刻烙印,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宗教和民俗的性质更为突出,因此,它与其他的戏曲剧目不同,而是代表着民众信仰的一部非常特殊的戏剧。目连戏的表演中融入许多杂技等多种艺术形式的表演,包括杂技、假形幻术、绝技、哑剧、单口相声、提线木偶、对歌等,其整体风格也体现出早期戏曲艺术的样貌。许多古老的戏曲剧种,如祁剧、辰河高腔、莆仙戏等,称目连戏为“戏祖”“戏娘”,可见其流变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因此,从戏曲的发展历程来看,变文为目连戏提供了文本和表演参照,对于戏曲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二)宋金杂剧对“诸宫调”音乐的吸收

  “诸宫调”是北宋时兴起于民间的说唱技艺,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同时期的“唱赚”艺术。在音乐结构上,“唱赚”和“诸宫调”都是集合宫调中的曲子形成套曲,并增加鼓、笛、拍板进行伴奏。不同的是,前者是用同一宫调的曲子成套,多用来讲述一人一事,不宜铺叙比较曲折的故事情节;后者是集合若干不同宫调的曲子成套,行腔跌宕起伏,错落有致,擅于表现长篇故事。诸宫调对后世的戏曲音乐,特别是元杂剧的音乐产生了直接影响。例如,元杂剧体制分为旦本和末本,一折由一人主唱,以不同宫调构成套曲演绎故事,并多用叙述手法描写战争场面,都是继承了诸宫调的音乐结构。

  从文本来看,保存的诸宫调作品有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散见于《雍熙乐府》等书中的元人王伯成《天宝遗事诸宫调》选曲等。“董西厢”曲词提到的《谒浆崔护》《离魂倩女》《双女夺夫》《柳毅传书》《井底引银瓶》《崔韬逢雌虎》《郑子遇狐妖》等曲目,也均为诸宫调作品。宋代以后,曲艺与戏曲在各自的艺术领域不断发展,各类曲种和流派呈现出百家争鸣的局面,深刻反映着人民的思想感情和社会生活。

  三、结语

  曲艺的历史始于记录和传唱,从叙述内容的完整到说唱形式的丰富,从语言的规范到富有节奏性、旋律性的歌唱,再到辅以鼓板弦乐的伴奏等,这个过程在创作思维上与戏曲存在一定差异。戏曲是对于古代舞蹈和民间音乐的融合,是在保留各类技艺的高度技巧性同时,结合文本以综合展示技艺,尤其在发展的早期(以宋代目连戏的演出情况为例),并不以敷衍情节为主要目的。因此,戏曲的综合性特征相较于曲艺更为突出,也因其对舞蹈、音乐、杂技、说唱的吸收,表现出与生活存在一定距离的程式性的特点。当然,这种艺术创作倾向随着戏曲文学和表演的发展有所转变,也逐渐确立了以塑造人物为核心的表现原则,但戏曲对于载歌载舞和富于技巧性的形式追求仍然延续至今。

  曲艺与戏曲在各自的发展过程中主要在唐代至宋代有艺术上的交集,其发展脉络大致为:先秦至初唐,曲艺以传唱诗歌、记录历史为目的不断发展,戏曲则孕育在先秦古代歌舞和古优、参军戏等艺术形式之中;唐代时期,佛教僧人用曲艺的说唱形式演绎经文,戏曲在综合各种歌唱和表演技艺后,融合变文曲本,搬演目连救母题材;此后,随着文人和贵族参与到戏曲文学的创作中,戏曲的艺术形式愈加成熟,在音乐上吸收以诸宫调为代表的曲艺说唱音乐,形成曲牌联套、一人主唱的元杂剧体制。历史上,戏曲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融合同时期曲艺“变文”和“诸宫调”的成果,曲艺的兴盛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戏曲表演的技巧,两者的交流促成了共同的发展。但目前这种艺术交流的情况并不多见。曲艺和戏曲艺术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涵盖着民族文化的精华。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应进一步推进两种艺术的合作交流,探索共同发展之路。

  参考文献

  [1]蔡源莉,吴文科中国曲艺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10-13.
  [2]张庚,郭汉城中国戏曲通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3:11.
  [3]朱恒夫目连戏研究[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